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世界新秩序】中美大國博弈,台、星小國家如何生存?

精華簡文

【世界新秩序】中美大國博弈,台、星小國家如何生存?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582

【世界新秩序】中美大國博弈,台、星小國家如何生存?

Web Only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本周會面,牽動二戰後,長達60年的亞洲權力平衡。中國大陸雖不在幕前,但在幕後如何操盤,受人關注。美國為首的自由主義秩序,如何面對崛起的中國。《天下雜誌》專訪來台灣參與 「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學術研討會,三位來自新加坡、美國、德國的國際重量級思想家,從歷史、經濟、哲學的角度,探索與你我切身相關,中美角力下的全球新遊戲規則。

6月2號,87歲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主席、中研院院士王賡武梳著一絲不苟的銀髮,一身筆挺的西裝,現身炎熱台北的國際論壇「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

王賡武曾提出「中國四次崛起」,以華人認同研究享譽全球。2015年11月習近平訪問新加坡,前往新加坡國立大學發表演說,新加坡李顯龍等新加坡政要出席,新加坡國大陪同的除了校長就是王賡武。

身為新加坡前總統納丹口中「新加坡國寶級學者」,王賡武被公認為與余英時、許倬雲齊名的「海外三大華人史學大師」,但王賡武說,那兩位是中國教育體系培養的傳統學者,他則是從外國人視角看中國歷史。

這也是因為王賡武有著多元的文化背景。一口標準華文參雜英語,王賡武其實是澳大利亞公民,他出生印尼泗水,輾轉於馬來西亞怡保、南京、新加坡和倫敦之間求學,之後任教於馬來亞大學和澳大利亞國際大學,之後擔任香港大學校長整整十年,應新加坡前副總理吳慶瑞的邀請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主席至今超過20年。離散多國的經驗,他的國家認同以很淡薄。

「我要老實承認,我現在的國家觀念不強。我一生的經驗,國家好像已經疏離了,對我來說我家人在哪,朋友在哪,這才重要,」王賡武曾如此說。

如今面對中美兩強對決,在亞洲崛起,西方自由主義秩序碰上民粹風潮而碰壁的局勢,王賡武不悲觀,學歷史的他指出,自由主義就算失敗也有其教訓值得學習。

但他不諱言,世界秩序正邁入新的階段。而歷史上,新局不見得是最好的。所以他呼籲,中美兩大強權必須有避免戰爭的共通理想。小國在當中該如何生存?


以下為專訪摘要:

世界民粹主義興起,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似乎走到終點。但在我看來,中國的《易經》只有變是不變的。你要適應變,應變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世界在變,尤其是經濟的發展有很多新的變化。中國這40年來經濟發展的速度,誰想得到?連中國大陸領導們也沒想到會那麼快。西方發展到某程度,生活水準高,他們沒有面對生存問題。一個是享受的社會,一個求生存的社會,經濟發展的速度不同。你怎麼去適應這種變化,這是每個國家、區域都要考慮的問題。
西方自由主義會遭遇瓶頸,也是可以預期的。

自由主義為何碰壁?

西方自由主義的來源,就是追求一個終點。終點就是全部走向自由、平等、人權、法治的理想社會。這個終點的概念來自宗教,基督教的終點就是「審判日」(Day of Judgement)。西方的啟蒙時代,宗教走世俗化,最後目標轉化成是自由理想的社會。所以,才會有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的說法。

但中國沒有這種概念,儒家思想也好,其他中國百家思想也好,基本上認為最理想是中國過去的「黃金時代」(Golden Age),著重在如何恢復過去?所以經常是朝後看,維持歷史的連續性。

一個是往前走,追求一個自由平等的終點,一個理想的社會。一個考慮那個黃金時代,與歷史保持連續。因此自由主義能夠完全說服其他文化嗎?不大可能。因此自由主義發揮到某種程度之後,現在碰壁了。

美國的自由主義傳統,是從威爾遜總統一次世界大戰之後開始的,直到歐巴馬已經差不多一百年。他想把自由主義傳給其他世界各國,期待其他人能夠跟隨美國一樣的想法,世界就會和平,不會打仗。但是,今天的美國是全世界最強的國家,很容易借用強權的手法,過去攻打伊拉克就有點這樣的意味。從美國的觀點來看,它是為了救濟伊拉克的人。

但這麼一來自由主義本身就成了問題:你不能夠強迫別人,這和自由主義的理想是相反的。當矛盾越深、越多,自由主義的秩序怎麼再做下去?

川普反而比較老實,就是美國優先,反而直白容易懂。他不是個政治家,也不是思想家,他就是做生意,雖然言行舉止反覆讓人頭疼。但很明顯的,他不走過去自由主義路線,美國本身現在等於退出這個自由主義世界秩序。

西方理想上的自由主義世界秩序,不管在亞洲、在西方,都面對一個未知數。大家都明顯地看出,自由主義走不通了,但到底怎麼走,坦白說都還在摸索中。

摸索期,必須要避免戰爭

我相信人總會找到出路。只是從歷史看,出路不一定是最理想的。

如果大家都只維護自己的利益,就沒有規則,這麼一來社會就落入叢林法則(law of jungle),這也會變得很可怕。因為有強權、弱勢,這就跟古代相似。歐洲18世紀以前就是不斷打仗。中國秦朝之前有春秋戰國,人民很苦。

從過去的歷史我們很清楚,摸索期,大家必須有一個理想就是「和」。

至於怎麼往下走?我是學歷史的,歷史給我們留下一點指點。過去的經驗就像一種課程。你一定要懂得過去如何,好的地方可以學,不是完全放棄掉,不然容易流離失所,失去方向。我認為不必失望。自由主義碰壁了,但還是有他的教訓。

世界秩序往下改革,一定要是考慮到我們的傳統 (heritage)。不是要完全繼承,但不能忘掉你的heritage。改革不是完全的新發明,改革是建立在過去的教訓。

西方與東方文明的起源不同,在一些觀念上,存在鴻溝。我不認為,會有一個普世價值,歷史上,也從來沒有發生過,所有的文明統一在一個價值上。比較好的做法,應該還是尋求互相的理解,找出共通的部分。

一帶一路暗示美國,你要尊重我的利益

習近平一帶一路的策略,我的瞭解,可能是他給美國的一種暗示,「我不會對付你,但亞洲的大陸跟海洋,你要尊敬我的利益。」

為什麼?鄧小平的改革,最成功的一部分就是他知道中國要開放,但開放不是只跟東南亞開放,而是對整個世界開放。全球化的經濟跟海洋是分不開的,全球化的經濟,海洋的大通道是一定要保護的。

所以,在中國眼裡,一個東海跟南中國海要保護,日本、東南亞都同樣重要,再加上印度洋。中國看南中國海的關鍵是,不要受他人控制,有這種概念在背後,所以東南亞變得很重要。

美國也同樣瞭解這一點。美國師承英國,透過海洋控制世界,深知海洋勢力不能夠讓人家來掌握。美國以前只講亞太,重點擺在太平洋;講了幾十年,現在發現印度洋很重要。美國懂了要真正制衡中國,不僅是太平洋,印度洋也要控制好,就能真正contain China  (遏制中國)。

習近平的幕僚顯然看清了這一點,必須保護海洋的通道。否則一帶一路有多難啊!中國自己的錢絕對是不夠的,要靠很多國家,譬如:成立亞投行AIIB,要透過合作,讓大家都有利益。

小國求生:跟各國維持很好的關係

台灣與新加坡都是小國家,大國崛起,意味著生存問題。小國內部必須團結。對小國而言,基本上最好的就是歐洲經驗。有規矩,有國際法,大家都守法,就能夠維持秩序。小國必須善用國際法裡的各種關係,另外,還需要跟所有國家都建立很好的關係,貿易關係也好,政治關係也好,軍事方面跟大家和諧的去解決一些問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