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對於家人的情緒勒索,我們究竟該怎麼擺脫?

精華簡文

對於家人的情緒勒索,我們究竟該怎麼擺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61202

對於家人的情緒勒索,我們究竟該怎麼擺脫?

遠流出版
  • 吳姵瑩

一對姊妹,妹妹從小就被媽媽情緒勒索,姊姊卻不會。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為什麼有的人就是容易被情緒勒索?而在面對父母或長輩的情緒勒索時,我們應該如何回話?

為什麼我們這麼容易被家人情緒勒索?

在任何關係中,都可能存在情緒勒索的情形,但在家庭關係裡,這是更普遍也更嚴重的。因為我們難以逃開或切斷和家人的關係。面對伴侶,可以分手;面對朋友,可以絕交。雖然我們不想如此,但尚有這樣的選擇。不過,面對父母長輩時,「血濃於水」令我們無法割捨和逃避。

我們之所以會界限不清,根源就在於,我們從小就被父母情緒勒索。

因此你會發現,情緒勒索是關係狀態的展現,當中有相互依存的課題,而既然是關係,就是兩個人的事。但又究竟是什麼,讓關係中有勒索者跟被勒索者,你為什麼會成為被勒索的人,一定是在這段關係中提供了某些東西,讓你感覺你願意被勒索。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Cindy 跟姐姐的關係並不親近。因為姐姐很受寵,但她卻是差點被送養的孩子,兩姐妹在家中的心理地位落差很大。三十多歲後彼此都結婚了,Cindy 才有機會跟姐姐暢談。她問姐姐:「我從小就一直覺得家裡很窮,因為媽媽一天到晚在哭窮,那你的感覺呢?」

結果,姐姐回她,媽就在演戲,你看不懂嗎?由於妹妹從小就被媽媽窮困的情緒困住,為了媽媽,省吃儉用,住非常破爛的宿舍,為的是幫媽媽省錢。可是姐姐沒有被困住,住好的,而家裡不夠錢,她就去打工。

但為什麼妹妺被勒索,姐姐卻不會被勒索?這當中最大的差別,就是她們的經歷不同。妹妹基於差點被拋棄的經驗,無法感受到自我價值,所以仰賴媽媽的一言一行。但姐姐自小受寵讓她擁有自我價值,便不容易被家人的行為牽制,這就是情緒勒索的共構狀態。

如果你在家裡也有這般情況,為什麼你好像會一直顧慮媽媽,可哥哥好像完全無感,你可以重新思索你們在家中被對待的經驗,所形塑出的自我狀態;當你像Cindy 的姐姐一樣,對自己有較多的肯定,對於別人的話語就不會輕易動搖。

如何面對父母或長輩的情緒勒索呢?

首先,需要能分清楚彼此的責任。

那天我在演講時,學員Kevin 發問,他在父親仍在世時,很想到加拿大去念書,卻被母親阻止,說父親身體不好,不知道還有多少時日可以陪伴他,Kevin 把話聽進耳後就決定不出國了。父親離開的幾年後,Kevin 依舊想出國念書,母親就開始說:「有必要離家這麼遠嗎?你就這麼想擺脫我嗎?」惹得Kevin 很苦惱,因為母親一直強調,如果愛他就應該陪在他身邊,但Kevin 一直有個無法實踐的夢,不時感到無奈。

我相信,這個例子大家都不陌生。當你想達成夢想時,父母成為你夢想的羈絆,還責難你的夢想不切實際與背叛親族,但這些責備與恐懼背後,其實是父母滿滿的分離焦慮,他們無法預見孩子離開後的孤單,更不願去承受孩子飛走後,兩老需要大眼瞪小眼的生活。

因此,在所謂的「責任」議題上,分成兩個層次:一是「家庭歷程任務」,另一是「個人成長任務」。

在家庭歷程上,當孩子成年,就該成家立業,獨立出去,擁有自己的家庭,或擁有自己的事業。家庭階段也會從滿巢期過渡到空巢期的階段,也就是說,原本家中的孩子都在巢穴裡受父母的哺育跟滋養,到了成年茁壯後,該具備能力飛出巢穴,成立自己的巢穴,家庭就到了沒有小孩的空巢階段。

空巢期的家庭任務,就是卸除父母的角色,好好回到夫妻生活上,重新回歸兩人生活,若夫妻中有一人離世,則是回歸到自己身上,重新做自己。

然而,在華人家庭中,最難卸除的就是父母的職責,對成年子女過度干涉。同時,成年子女也會透過某些行為,允許父母持續干涉,例如:做決定時不斷問父母的意見,三心二意,就像是邀請人來為自己決定一樣,那麼父母就會理所當然,進入干涉。

因此,在第一個「家庭歷程任務」的原則,當我們與父母對話,就要提醒父母卸下父母角色裡的擔憂與恐懼,練習讓親子之間以兩個成人的模式互動,尊重孩子的決定。

你可以說:「媽,想到我出國念書,你一定很擔心,覺得我還小會把事情搞砸,但我已經長大了,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我會照顧好自己。我也希望,你為了我們在年輕時奉獻出的時間,可以用接下來的人生好好彌補,去完成想做的事。你可以好好當自己,而不是只當媽媽。我看到這麼當自己又開心的媽媽,也會為你感到開心!」

在「責任」議題上,來到個人成長任務的部分。在Kevin 的例子裡,其實母親有情緒依賴還有分離焦慮,所以面對孩子的選擇,總是有非常多的挑剔和批評。不允許孩子決定的背後,是擔心孩子離自己遠去。同時,父母也需要孩子的陪伴,來對抗孤單寂寞等各種情緒。

但對於每個人的成長任務,「情緒獨立」是很重要的一環。當情緒不夠獨立,就無法承受分離後的傷心和寂寞,孩子就要犧牲自己的成長,陪伴在側。當孩子本身也想著「自己一個人會很孤單寂寞」,就成了父母一樣陷入情緒依賴。

假如父母情緒不獨立,而你也是,就成了心理學上常見的共依存現象,好比糾纏在一起的藤蔓,痛苦萬分又難分難捨。

最後,我們還是要回到自己的需求和感受。容易被情緒勒索的人,特別會觀察別人的情緒跟感受,看見別人卻忽略自己。所以,你需要練習照顧自己的需求。其實你很委屈、很疲倦,需要休息。可能昨天陪了媽媽一整晚,工作都無法完成且一身疲憊,這時你要回到自己身上去肯定正在經驗的感受。現在身上的情緒,除了疲倦,還可能有很強烈的委屈,甚至是強烈的憤怒。

那憤怒的感覺是什麼?是我都做了這麼多,你都不滿足!

這些感受都值得被你肯定。可是當自我的組成裡有著許多否定時,你會跟著否定身上的情緒,會覺得「我怎麼可以生氣?他是我這麼重要的人!他從小為我們犧牲了多少事!」

許多被家人安排人生的孩子,都活得無力,甚至抑鬱。他們從小就習得的無助經驗,使得他們不能反抗父母,壓抑所有的感受,以至於連快樂都感受不到。

但我們身為人,就是會有感受、情緒與欲望,這些感受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警醒與保護我們,並非來搗亂。當我們錯誤認知感受的存在,終究會導致情緒上的疾病產生。

很多人罹上抑鬱症後來看診,才發現他們真正罹患的是「拒絕情緒症」。他在意識裡一直想要拒絕家人的情緒勒索,但在理性上無法做到,所以不斷拒絕自己的想法和情緒,最後衍生疾病,他們也得以逃離家人的掌控。

因為潛意識裡,我們明白,當我成為病人,你就不能再要求我什麼了。

你到底想要什麼?想要什麼關係?想要什麼樣的自己?

從小不斷被灌輸父母觀念與情緒勒索的孩子,對他們來說,擁有自己的想法相當困難。通常,他們在擁有想法和感受的第一時間,就會遭到挫敗或指責,而傾向去做他們可以做到的─壓抑自己的心聲,只為了讓身旁的人快樂。

但被情緒勒索的孩子在家中通常不會快樂,也因此他們心中的願望都沒有真正實現過。他經常以為,只要我做多一點、再努力一點,別人就會開心。但事實並非如此。最終,還是要回到自己身上,先幫自己過好,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什麼樣的互動,而不是去符合別人的期待,或安撫他人的情緒。

在人際相處中,偶爾會有人讓你覺得,你跟他的互動很舒服自在,在一起時你可以全然做自己,那這樣的互動的經驗是什麼?你能不能將此經驗複製到你的家庭關係裡?所以,回到內心的渴望,你願不願意為自己畫出藍圖?關於你自己、你的家人、你們的互動等。

當我們觀察內在思維,也看見內心的渴望後,下一步驟便是以新思維來面對關係,其中最重要的,是要傳達你希望怎麼被對待,以及你不需要忍受什麼樣的對待。還有,融合前面提到的觀念,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情緒和狀態負責。

你新的思維可以是:「我是一個成年人了,吼叫無法摧毀我。」

「我不必負責讓氣氛變好。」你本來是家裡的開心果時,一定會覺得有責任,讓全家氣氛變好,但新的思維可以幫助我們重新調整步調,不再依循舊有模式前進。

請對舊有的思維設限,透過新思維調整「我是他孩子,理當被他管」以及「他不開心都是我的錯」的思維,為自己找回生命主導權。

重點要體現出你的渴望,當你站穩立場、肯定自己的感受,你可以跟父母這樣說:「你一直是我最愛最重視的家人,但我的生活實在不能繞著你們轉,我有工作、有愛人。我希望,你們一直是我最穩固的後盾。你們可以祝福我的人生嗎?可以支持我的決定嗎?因為你們的支持對我而言非常重要。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小朋友了。我希望你們支持我現在的生活。」

如此,當你分開責任,看清楚自身感受,也為舊思維設限後,就可以進一步取得父母的成全,拿回你的主導權。

當然,除了歸還責任外,我們也該撿起自己的責任,而不是將自己的選擇怪到他人身上。

當你願意對自己的責任負責,就會增加對自己的悅納感,也在完整自我的一部分,完整過往的歷史,讓自我更為強壯。當你對自己負責,也就懂得他人也該為他們自己負責,進而能夠畫出界限,不干涉彼此的界限或狀態。

所以,界限的建立與自我狀態脫離不了關係。你越清楚自己是誰,對自己的存在越感覺安適與自在,也就能清晰感受到身上的情緒和感受必定其來有自,不會批評和否定。

當我們提升與強化自我感,就能夠給出自我安全感;當我們被他人否定與批判時,能為自己守護,而非成為自己的敵人、他人的戰友;當我們擁有安全感,就不會在情緒勒索的環境中尋求扭曲的人際連結、歸屬與被需要的感覺,自然就能擺脫情緒勒索的共構機制了。

本文摘自遠流《關係界限:解決人際、愛情、父母的情感糾結症 》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