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金權遊戲怎麼玩? 劉兆玄藉《阿飄》揭露官場醜惡

精華簡文

金權遊戲怎麼玩?  劉兆玄藉《阿飄》揭露官場醜惡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3580

金權遊戲怎麼玩? 劉兆玄藉《阿飄》揭露官場醜惡

Web Only

一塊水源保護區的土地,如何利用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漏洞,在立法院長藉掌控預算威脅、政壇新星從地方勾結施壓下,成為企業的禁臠?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在最新完成的科幻政治小說《阿飄》中完全揭露,藉以闡述我們以為驕傲的「台式民主」,還未成熟,就已經走向崩壞。

一個愛打牌的立法院長、一個從電子業跨足生技的企業家、一個從立委爬上市長的政壇新星,以及錯綜複雜的黑白兩道,共同炒作水源水質保護區的土地。

書封上寫著:這是一本當過閣揆的人才能寫出來的小說,歡迎對號入座!

以上官鼎為名,創作武俠小說的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從2014年起接連出版《王道劍》、《雁城諜影》、《從台灣來》之後,今年又推出新作《阿飄》。

阿飄,一般人用來指涉無影無形的「鬼」,劉兆玄在書中說是外星人,然而英文書名「Phantom」,既是幽靈、幻影,也是幻象,或許更能切中他所要表達的意念:對民主政治發展前景的憂慮。

如科幻般的情節,說的是怵目驚心的政壇黑暗

從外星人談到民主政治,這是一本完全跳脫過去上官鼎擅長的武俠、歷史、諜報小說,轉而跨入「科幻+政治」的小說,雖然有著科幻的情節,說的卻是扎扎實實的政治,從官商勾結、金權政治到台美軍購內幕,從中看到在民主政治背後的陰暗面。

立法院長廖淳仁和企業家翁偉中、在地服務處主任阿不拉,在院長的豪宅內一起商討水資源保護地BS2-1。

廖院長瞇著細眼仔細回味好酒的醇香,他摸了摸脣上花白的短髭,「這塊地能做什麼大計畫,你先說一下。」「向水源的坡地種電、背水源的坡地開發高級別墅、森林公園、運動設施。」運動設施?講白了就是高爾夫球場。 從中央到地方,不論是法案、預算、人事、基礎設施、土地開發…..,利益大的案子無一不設法主導,廖院長打的主意是「能源政策執行至今,再生能源預定的目標達不到也就罷了,但不能像現在這樣缺口太大,我想政府主管單位壓力一定大到不行,翁偉中這個鬼點子,一定很對經濟部的胃口,就只環保署那邊需要協調。」

「水資源那邊呢?」「你忘了水資源歸經濟部管。」

故事情節刻意繞著立法院轉,以彰顯台灣制度的缺失。「以台灣一切向選票看齊的政治下,立法院還比行政院重要,」劉兆玄說,因為修憲已經修到總統隨時可以把行政院長換掉,但要找沒有選票壓力的人當行政院長,就是因為不會向現實低頭,可以扛起責任。但現在的行政院長已是今非昔比,事事請示總統、黨和立法院,不符合責任政治。(延伸閱讀:劉兆玄:我不戀棧,也不輕易言退

「寫現實的政治,一定會有對號入座的困擾,」劉兆玄在《阿飄》的後記寫著,「我希望做到的是小說裡的人物設計不刻意針對任何特定的真實人物,但是故事的點點滴滴又讓人感受到那麼的熟悉卻又驚心動魄。」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同樣在今年和世界級懸疑小說天王帕特森共同寫就《消失的總統》(The president is missing),在這本新作中有這樣一句話:「每一位美國總統都要面臨這樣一個處境,正確的選擇往往意味著糟糕的政治」,令人不免聯想成他是要把在8年的總統任內,能說、不能說的全都呈現在書中。

反觀在台灣擔任過國科會主委、交通部長、行政院副院長和行政院院長,在內閣中多次進出,被視為是前總統馬英九最倚重的智囊,劉兆玄又希望透過阿飄的眼睛,揭露的是什麼樣的政治內幕,更令人好奇。(延伸閱讀:劉兆玄:沒格調,就什麼都沒了

劉兆玄的新作《阿飄》以科幻手法寫成,揭露政商勾結和台美軍售內幕,書中的角色多有現實人物的影子。(王建棟攝)

政壇歷鍊加上科學家專業,5個月完成一部小說

《 阿飄》一書中的主角為來自外星球的「阿飄」司馬隨意,因為穿梭在總統府、立法院等多處敏感地點,一位潦倒不見容於傳統媒體的記者丘守義開始追蹤,並和阿飄連上線,從而透過阿飄獨有的隱匿術和攝像術,「眼見」一幕幕高官和企業、地方勢力勾結,藉由權勢企圖炒作土地。

阿飄同時隨著丘守義到美國,飄入權力核心,「見證」台美高層和美國軍火商人的交易內情。每一幕都如親臨現場,活靈活現、怵目驚心。

「有一個禿頭留短鬍子的老頭最後說到,『基金的預算過不了關』的事,那兩個官員臉色不好看,但不再說什麼,最後禿頭要兩個官員回去報告他們的長官,說預算的事他可以幫忙解套,希望今天談的事也可以解套。」

守義看得入神,但心中懷疑更深了,這樣以預算要脅官員的事怎可能在院長辦公室裡進行,當著事主的面,毫無忌憚地施壓

從台灣到美國,故事或有虛假,場景卻是再真實不過。劉兆玄的一支筆就像是攝影機,為讀者打開平常人進不去的領域。「我想我佔有這個優勢,因為書中的地點我真的在那邊出現過,信手拈來,很容易寫,」劉兆玄舉例說,讀者不一定去過總統府,但看了他的文字就能感受到總統開會的樣子。

在官場多年的經歷,讓劉兆玄有機會觀察到上層的政治運作。

「對一個寫小說的人來講,所有的經驗都是可能的素材,」他的經歷不但特殊,還運用了身為科學家本身的專業,「西方的小說愈寫愈專業,因為寫一般東西再也無法吸引讀者。我覺得我就很適合寫一本科幻加政治的小說。」

劉兆玄從去年5月開始動筆,到10月底完成,12月底才定稿交給出版社,在採訪的同時,擺在他身邊是一幅色彩繽紛的水彩畫,在綠意盎然的湖邊,一個男人的背影正在垂釣。這是劉兆玄在16歲後,相隔超過50年,第一次重拾畫筆的畫作。

台灣民主還沒有成熟,就已經敗壞

在湖邊靜觀大自然變化的男人,或許最能代表劉兆玄現在的心境。對他來說,寫政治小說不是要寫出政治的黑暗或是八卦,而是台灣所推崇、學習的美式民主,已經慢慢出現瓶頸、走入困境,「不能說是墮落,也許太重了點,但至少是遇到很嚴重的困境。美國出問題,台灣也出問題了。」

二十世紀是美國人的世紀,但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美國顯然遭逢愈來愈多無法解決的難題,「我們(台灣)是還沒有到成熟的階段,就已經敗壞了,」他想要彰顯的是民主可以順利運作的基礎,已經慢慢被侵蝕流失。

所謂的「基礎」是政黨政治,但並非是你死我活的競爭。而是贏了的一方用自己的方式執政,視在野的一方既是對手也是夥伴(partner),另外則是有素質的公民,能用理性進行判斷,以避免走入極端。

但因為制度的運作和人為的操作,讓基礎慢慢被掏空,於是可能出現「民意背書的獨裁」,他的意思是立法院原本可以監督行政院,但當立法院失去監督功能,就形成完全的獨裁;另一方面當兩黨旗鼓相當,就成為「永續的空轉」,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取得妥協,民主制度中的中庸之道已經消失。

「一旦走入兩極化就變民粹,沒有理性,就只能用小腦來決定,」他說,當基礎流失殆盡,不是換政黨上台就可以解決。

儘管已離開政壇,但面對台灣政治現況,劉兆玄仍相當憂心且悲觀,認為很難有簡單的解決方法。(王建棟攝)

台灣政治現狀已病入膏肓,沒有簡單的答案

雖然從2009年因八八水災引起的政治風暴下台,離開政壇將近10年,劉兆玄對政治動態和國家發展,仍是有相當程度的關心,當然也會有免不了的焦慮。(延伸閱讀:劉兆玄  十年教訓,為何重演悲劇?

當經濟部長和環保署長都已經擺平,剩下就等地方政府請求解除BS2-1那塊地禁令的公文呈報上來。地方政壇春風得意的年輕市長道:「報告院長,這對地方發展是件好事,我已經完成地方層次的環評審查,有兩位環保團體推薦的教授原本持強烈反對開發的意見,經過翁董事長一一溝通後,兩位專家在會議上全都轉彎,不但沒有反對,反而十分專業地提出綠色開發兼顧環保的意見,對全案順利過關居功厥偉。」

但一本科幻+政治小說,顯然無法解決當下無窮無盡的問題。他說他不是要提供solution(解決方案),而是要讓大家思考這事情的可怕,因為人存在其中很容易麻木,只會追求小確幸。

既然是小說的形式,引人入勝之處或許就在虛幻和真實之間的交錯,「這本書的好處是,若沒有親身經歷,就科幻嘛!」劉兆玄有時不免自嘲,卻又不露一絲笑意,「科幻小說最好寫了,唯一就是對科學要有一定的瞭解,如果寫得很荒謬,就變成荒謬小說了。」

然而,阿飄不只是科幻政治小說,更具體而微呈現出台式民主的荒謬性。

時報文化出版總編輯曾文娟,從王道劍開始和劉兆玄展開合作,她認為劉兆玄是個說故事的高手,台灣很少有政治小說,但他的小說不但有政治、有科幻,也有戲劇成分,元素相當豐富,勝過多數著重文字堆砌卻故事空洞、人物單調的小說。

回到現實世界,劉兆玄對台灣的政壇現狀,顯然是悲觀的。

「你認為台灣的政治現狀可能有解方嗎?」面對《天下》記者的問題,劉兆玄頓了兩秒,「現在來講,比較困難,原因是已經病入膏肓,成為結構性持續,不容易看出來有容易的解答。」

這應該才是縱橫政壇多年的劉兆玄遁入小說,大俠上官鼎重出江湖的關鍵,因為困難的問題,從來就沒有簡單的答案,最後的最後,只能靠想像力。(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