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人為什麼會犯可笑的錯誤?

精華簡文

人為什麼會犯可笑的錯誤?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424

人為什麼會犯可笑的錯誤?

早安財經
  • 麥可.路易士

又不是笨蛋,為什麼會犯下愚蠢的錯誤?是什麼矇騙了我們的心智?由《魔球》作者麥可.路易士透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研究,來告訴你。

以色列心理學家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和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有許多小實驗,可以證明記憶如何扭曲你我的判斷。

丹尼爾和阿莫斯所做的實驗,雖然是關於「記憶」——而不是眼睛——如何欺騙我們的心智,但造成的效果卻很類似,可取得的例子也俯拾即是。例如,他們在奧瑞岡大學的學生面前念出一長串——總共有三十九個——人名,每個名字約花兩秒鐘。光從名字,你可輕易區分男女,其中有些是名人,例如伊莉莎白泰勒、理查.尼克森,有些則沒那麼出名,像是拉娜透納(Lana Turner)、威廉.傅爾布萊特(William Fulbright)等。

其中一份名單有十九個男性名字和二十個女性名字,另一份則是二十個女性名字和十九個男性名字。但女性名字較多的名單中,男性名人較多;而男性名字較多的那份名單,有較多的女性名人。奧瑞岡學生聽完其中一份名單後,就得判斷這份名單是女性名字較多,還是男性名字較多。

結果,他們幾乎全答錯了。那份男性名字較多、但有較多女性名人的名單,他們誤以為女性名字比較多,反之亦然。「我們的每個問題都有客觀的正確答案,」阿莫斯和丹尼爾在完成這場小實驗之後寫道:「但現實生活並非如此,離婚、經濟衰退、動手術,基本上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些事件的發生機率無法簡單地只用發生過的實例來做估算。」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會透過「可得性捷思法」(availability heuristic)來評估這類事件的發生機率。

所謂的可得性捷思法就是,可取得性越高、越容易想到的情境(例如最近才發生,或是很常發生,讓人們印象特別深刻),人們就會判斷它的發生機率越高。

「例如,在判斷某對夫妻是否會離婚時,你腦中可能會浮現跟他們情況類似的夫妻,於是你開始搜尋自己的記憶庫中有多少類似的夫妻。如果記憶中這些夫妻離婚占多數,那麼你就會認為這對夫妻離婚的可能性很高。」

同樣的,問題不在於人是笨蛋。一般來說,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這條法則來判斷機率時,通常不會出大錯。但倘若必須做出判斷的事情,你很難從記憶中搜尋到精準的資訊,而剛好這時候可能產生誤導你的資訊輕易浮現腦海,那麼你就會犯錯。

還有沒有別的機制存在?

其中之一是「有條件捷思法」(conditionality heuristic)。他們寫道,為了判斷任何一種情境的不確定程度,人們會做出「不成文的假設」(unstated assumptions)。「例如,在評估一家企業的獲利時,人們會傾向假設這家企業的營運正常,並根據這個假設進行預測。」兩人的筆記寫道:「他們在預測機率時,並沒有考慮到這家公司的營運狀況很可能因為戰爭、經濟衰退或主要競爭對手退出市場等因素,而發生劇烈改變。」

這就是導致錯誤的另一個原因:人們不僅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甚至在進行判斷時,不會將自己的無知考量進去。

◆你以為自己很聰明,其實早就被操弄了

另一種可能的捷思法,他們稱之為「定錨與調整」(anchoring and adjustment)法則。為了凸顯這條法則的效果,他們給一群高中生五秒鐘,要他們猜出數學算式的答案。第一組學生的題目是:

8×7×6×5×4×3×2×1

第二組學生的題目是:

1×2×3×4×5×6×7×8

五秒鐘,當然不夠他們進行計算,所以這些學生必須用猜的。這兩道算式的答案一樣,所以至少兩組學生猜測的答案應該相近。

但結果沒有,反而是天差地遠。第一組學生的答案是二二五○。第二組學生的答案是五一二(正確答案是四○三二○)。第一組學生之所以猜出如此高的數字,是因為他們以「8」這個數字做為起始點,而第二組學生的起始點則是數字1。

類似這樣的實驗,非常容易引來熱烈討論。因為我們在做預測時,的確常會因為無關的訊息而受影響。丹尼爾和阿莫斯曾經準備了一個轉盤,轉盤上有標示著數字○到一○○的格子。然後他們要求受試者,在轉動轉盤之後,猜測聯合國裡有多少個非洲國家。結果,轉盤上轉到的數字越高的學生,所預估非洲國家的數目也高於轉出較低數字的學生,為什麼會這樣?「定錨」也是一種捷思法嗎?它的運作方式,跟「代表性捷思法」和「可得性捷思法」一樣嗎?在面對一個沒有把握的問題時,人們會採取這種思考方式嗎?

阿莫斯認為會,但丹尼爾則認為不會。對這個議題,他們並沒有達成高度的共識,也沒有寫成一篇論文,而是將這條法則寫在他們的工作摘要上。「我們必須再鑽研定錨,因為實驗結果太驚人了。」丹尼爾說:「不過也因為如此,我們反而開始回頭想:到底捷思法是什麼?」

◆心智法則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及預測能力

丹尼爾和很想知道,人類心智為什麼如此容易受到「可得性捷思法」的誤導。於是,他們幾乎投入全部的心力,探索「可得性捷思法」到底玩的是哪些花樣。他們發現:當一個人必須判斷的情境越複雜、越接近真實生活,就越容易掉入「可得性」陷阱。例如,丈夫是否會為了另一個女人離開她?我們所編造的故事,取材自我們的記憶,而且會很有效地取代了我們對機率的判斷。「具有說服力的情境假想,極有可能限制我們對未來的想像。」丹尼爾和阿莫斯寫道:「非常多證據顯示,一個不確定性的情境一旦以某種特定方式被認知、被解讀,就很難再用其他方法重新理解。」

問題是,人們心中基於「可得性」證據所編織的故事,通常是有偏差的。「你對未來的想像,來自你過去的經驗。」他們寫道。這個觀點,顛覆了喬治.桑塔亞那(George Santayana)的名言「無法銘記過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丹尼爾和阿莫斯認為,過去的記憶可能會扭曲我們對未來的判斷。

「我們通常認定一件事情極不可能或不可能發生,是因為我們無法想像。真正的阻礙,是我們的想像力。」

當機率不可知或尚未得知,人們自行編造的故事往往會過度簡化。「我們只能思考相對簡單的情境模擬,」他們說:「這種傾向在面對衝突時,會更為顯著。我們只知道自己的計畫,對手的計畫卻不容易取得,因此不管是下棋或打仗,我們很難採納敵人的觀點。」

人的想像力受到心智法則的宰制,而這些法則也限制了人們的思維。例如,對一位一九三九年住在巴黎的猶太人來說,編造一個故事來說明德軍會採取和一九一九年相同的戰略,遠比創造一則故事推論他們在一九四一年會如何應戰,要容易許多。即便有很多具有說服力的證據顯示,這次的情況與一九一九年不同。

本文摘自早安財經《橡皮擦計畫》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