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全球兩億人買單他的故事 丹布朗是如何煉成的?

精華簡文

全球兩億人買單他的故事 丹布朗是如何煉成的?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8063

全球兩億人買單他的故事 丹布朗是如何煉成的?

Web Only

《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作者丹布朗(Dan Brown),為了新書《起源》來台宣傳。他在全球擁有兩億讀者,三本作品被改拍成好萊塢大片。但你知道他高中寫作課,只拿到C-嗎?丹布朗是如何煉成的?

「整個閱讀過程中都有一個巨大的秘密,因為你不能夠讓人在毫無意義的情況下繼續翻頁。所以寫書最大的挑戰,是讓人們繼續翻開新的一頁。你必須在人們要去的地方找到平衡,讓讀者興奮、等待,甚至生氣。你生氣是因為你不知道答案,但你仍會說好吧,我還在這。」

《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地獄》等書作者、美國作家丹布朗(Dan Brown),為了新書《起源》來台宣傳。他在全球擁有兩億讀者,三本作品被改拍成好萊塢大片,由演員湯姆漢克飾演筆下最為人熟知的主角藍登教授。他在接受《天下》專訪時分享自己建構故事的心得,講話總是語帶幽默,手勢很多,像是迫不及待希望學生理解的老師。

丹布朗的小說最著名之處,就是顛覆以往人們對西方文明的認知,擁有令讀者毫無防備的轉折,而奠基於情節之上的,是豐盛的歷史、建築與藝術,科學和宗教對立、財富權力伴隨著謀殺、陰謀,聰明又博學的主角就帶著讀者在迷霧中迎向驚人的結局。讀者藉由丹布朗的思考與質問,收獲豐富的知識和對慣性思惟的批判。

他的每本小說也都是一本很棒的旅遊攻略,讓巴黎羅浮宮在官網承認,因為《達文西密碼》而遊客人氣倍增;沿著羅馬的教堂和雕塑,總有人拿著一本《天使與魔鬼》兩相對照;而新書《起源》,則是把地點拉到西班牙,在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和巴塞隆納的高第建築裡,遇上人工智慧、量子運算和現代藝術。

丹布朗是非常認真的作者,他實地探訪所有書中寫到的地點,查閱、訪談書中提到的科學理論與歷史知識,他取用的現實世界元素,讓虛構小說更有份量,也更能引發讀者的親近與好奇。

「這一次,讓我最激動的,是讀者們想談論人工智慧,在未來,科技是拯救我們還是毀滅我們?」對丹布朗而言,最開心的事是引起讀者間相互的交流、對話、甚至是辯論。

他的小說不止想帶給讀者娛樂,也想帶給讀者深層思考,「像科學和宗教這樣的概念,是人們擁抱的哲學,對人有強烈的影響。如果一方不理解另一方,就會造成緊張,甚至製造戰爭。當有人把信仰的哲理變成極端,就會產生大問題,重要的是,人們能夠相互理解與溝通。」

黃明堂攝。

丹布朗試著在書中傳達,即使人類不共同享有一樣的語言、文化,但所有人對於在山中仰望星空、懷中抱著新生兒、外表逐漸老去、墜入愛河等各種感知,其實都是有著同樣的經歷,只是因為文化、語言的差異,而用不同方式來描述同樣的經歷。

他終究是一個樂觀的人,對於人類未來的情境,他相信世上有更多的愛與創造力,能解決恨與破壞力,「我認為科技能有助於解決人們面臨的許多大問題,人口過剩、饑餓、污染、得到乾淨能源。核彈能殺死我們,但我們找到安全使用權力的方法;人工智慧能與人類融合,我想我們已經有了隨身攜帶的智慧型手機,未來在某個時刻,可能AI會是我們腦子裡的晶片。」

事實上,丹布朗對宗教和科學的興趣,也與他的家庭背景有關。他的媽媽有很虔誠的宗教信仰,在教會彈奏管風琴,也是唱詩班主任。爸爸則是數學老師,還著有數學教科書。父母雖然有不同的世界觀,但相處得也很好,小時候的丹布朗從來沒有懷疑或特別思考什麼,直到他九歲那一年,去了科學博物館看到人從人猿演化而來的歷程,他開始感到困惑,因為宗教說人是從亞當、夏娃而來,上帝在七天內創造了世界。

「我去問神父,哪個故事是真的,結果神父說『好孩子不會問這種問題』!」從此丹布朗就開始不斷探索這類議題,他想問,上帝能否在科學的演進中繼續存在?科學會使宗教過時嗎?人們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

丹布朗在五歲時就寫了生平第一本書,他口述,媽媽紀錄,用厚紙本做成書封裝訂起來,書名就叫《長頸鹿、豬、著火的褲子》,「你看,一聽就是本驚悚懸疑小說!」他笑著說,從小父母不信任電視,認為電視會殘害小孩的想像力,因此他和兄弟姐妹都被童書包圍,「無聊的時候,媽媽會在紙上隨意畫幾條線,然後叫我們繼續畫下去,『用這個做一件藝術品!運用你的想像力!』,然後她就去喝點飲料什麼的,再回來聽我們說畫了些什麼,」他隨手在桌上拿起筆和紙就在記者面前畫了起來,幾條曲線變成海中波浪,然後出現汪洋小船,「你看再加幾筆,這就是個暴風雨的故事!」

丹布朗也熱愛音樂,曾想以作曲為生,甚至搬去加州找機會,最後失敗又搬回家和父母一起住。他寫的前四本書都賣不出去,直到《達文西密碼》才一鳴驚人。在他成為家喻戶曉的大作家前,他喜歡親自寫信給各別讀者,透過他們問的問題,再學到新東西。他的書中充滿科學新知和歷史文化,因為他更喜歡有教育意義的文學,「如果我要花時間閱讀,那最好可以讓我學習,」他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說。

雖然享有盛名,但丹布朗一點也不多產,五十三歲的他,花了四年時間研究、撰寫新書《起源》。他告訴《天下》,他每天早上四點起床,準備一杯有藍莓、菠菜、香蕉和許多不同種子的水果冰沙,煮一點咖啡,然後開始工作。寫到早上十一點或十二點,工作了七、八個小時後,就去做運動鍛鍊或去海灘散步。跑步、打網球或高爾夫球,體力活讓大腦休息,「下午就做生意,和代理商、律師、出版商討論事情,然後晚上和朋友去吃飯,或是朋友來我家,」丹布朗說他一早起床不會碰電子郵件,讓大腦像是留有一點夢境裡的創造力去寫作。

黃明堂攝。

這位廣受全球喜愛的作家,在高中時也曾寫作課得到C-,當時他覺得自己寫得超好,結果老師把作文上所有的形容詞圈起來,在旁邊註明「不要用過度描述來達到目的」。「大學時我還是做過同樣的事,呵呵,但其實文學、小說,是要說服讀者『這個故事』,語言目標要明確傳達故事,太花俏、太高雅,反而讓讀者分心。語言是透明的,注意故事情節與節奏本身。」丹布朗說。

丹布朗創作《達文西密碼》時,是窩在父母家的洗衣房裡,用老舊的電腦,架在燙衣板上一字一句敲出來。「非要有適合的空間才能寫作嗎?當初塞萬提斯還是在監獄裡寫下《唐吉訶德》的呢,」他把寫作形容成運動,要多加練習、觀察別的優秀選手,他一天寫六到八小時,經常使用刪除鍵和橡皮擦,「每寫十頁,丟掉九頁,剩下的那一頁才會覺得好。」

而那些宏大的問題、精巧的情節,就在作家的勤奮努力中跨過時間與地域,在讀者面前展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