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90%農校生不從農?三方聯手要讓農校起死回生

精華簡文

90%農校生不從農?三方聯手要讓農校起死回生

旗山農工為「高職農校策略聯盟」的一員,學生們透過合作的企業、農場實習,有系統地認識台灣農業現況。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7051

90%農校生不從農?三方聯手要讓農校起死回生

Web Only

當農校學生畢業後都到便利商店跟加油站打工,當農校學生第一志願是服務業,學用落差這麼大的農校,該怎麼復興?政府喊的10年3萬青農,能有解嗎?

高雄美濃同心園有機農場裡,超過100名國小學生體驗食農教育。帶隊的是旗山農工休閒農場科的學生,高三姬睦翔和同學帶著學生在農場裡,拔八色蘿蔔、清洗蘿蔔、認識病蟲害,甚至下手煮親手採摘的蔬菜,大手牽小手,從產地到餐桌,帶著小學生走過一輪。(延伸閱讀:學校教你種田 食農教育串起社區

「學校食農教育沒學到這麼多,」姬睦翔講話很小聲,很難想像靦腆的他,竟可以掌控活動現場。他在學校實習農場學的是實作種植,技藝檢定考造園景觀,都跟現在休閒農業關注的領域不盡相同,未來要接下家中果園的他,看到了新的經營方式。(延伸閱讀:佳冬高農 台灣型農  一手包辦農場到餐桌

另一頭,專做毛豆外銷的永昇冷凍食品工業董事長劉貴坪,正等著面試還沒畢業的高職農校生,入選的學生將成為永昇冷凍食品工業的儲備幹部。

學生從現場選別、洗滌開始做起,得先全身消毒,穿上防塵衣。劉貴坪想讓年輕人從基礎學起,成為儲備幹部後,進一步利用科技、大數據強化品管跟行銷,「現在的農作已經不是靠經驗,而是靠分析溫度、濕度、控管原料的變化,重要的是數據分析,」他說。

企業、農場、農校聯手,為學生職涯鋪路

這些高職學生參與的是「高職農校策略聯盟」,由農委會和財團法人農村發展基金會共同編列預算,兩年來編列520萬,交給旗下的豐年社主辦,媒合南部農校和附近地區的農企業、農場,提供學生見習、工讀跟就業的機會,更吸引雲林縣農校校長帶隊參訪。

從去年初到現在,已經有35間農企業、11間農場以及10所農校加入聯盟,有將近500位農校學生,走出學校舒適圈,走向自己的未來。

農業要年輕化,得先抓住流失的90%農校生,為台灣農業注入新血。

早在5、6年前,教育部在追蹤高中職畢業生流向時就發現,農業群裡直接就業的畢業生只佔5至10%,農業群學校畢業生只有15到16%會想從事與本行相關工作。農委會去年的調查更發現,農校生就業的第一志願不是農業,反而是服務業。

對政府而言,迫在眉睫的是解決學用落差的問題,讓具備農業專業知識的農校學生,可以留在相關的產業,解決農業人才荒。

連續5年香蕉出口佔全台第一名的旗山果菜運銷合作社,每年出口超過3000噸,總經理郭泰呈是農三代。

他看著上一輩的農民逐漸凋零,意識到自己得開始培養人才,「再不培養就來不及,我會沒辦法銜接,農業要年輕化,」郭泰呈說。

雖然技職學校過往也有合作廠商或校內農場可供學生實習,但看在豐年社副社長蘇登呼以及旗山農工校長徐震魁眼裡,都不是真正縮短學用落差的方式。

接軌產業鏈企業,讓學生親上農業現場

長年待在技職體系的徐震魁直言,農校找實習合作夥伴,很難找到固定合作的企業,導致學校合作對象只是個位數,譬如岡山農工、佳冬高農和旗山農工,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和農友種苗合作。「老實說,學校沒門路,老師跟產業的連結也不見得強,沒有跟農企業對接的機會,缺乏業界經驗。」

缺乏連結機會,就算教育部有補助計劃案,臨時要找廠商合作,對農校的老師或校長來說都很困難,且合作伙伴多集中在生產端田間管理的實習。

但在策略聯盟中,提供見習跟工讀的農企業橫跨上、中、下游,從生產、加工、包裝、行銷通路、智慧農業、餐飲到食農教育。

攤開46家廠商名單,連烘焙業、高雄知名燒烤店碳佐麻里等都赫然在列,還有幫農民做農產品行銷的企管顧問公司,連續兩個月在平日中午到岡山農工,帶學生討論網路行銷案例。

這些農企業跟農場也有篩選和淘汰機制。由各縣市農業局處、農會、農試所等推薦後,豐年社到實地訪查,瞭解工作環境跟見習內容,推選媒合廠商,發現不適合,會讓廠商退出聯盟。

策略聯盟的目標很清楚,就是要為農業留下人才。

「很多農校學生畢業後,跑去加油站或便利商店打工,這太可惜了,我們想要讓學生突破對農業的刻板印象,看到未來的可能性,才會願意留下來,」豐年社副社長蘇登呼解釋,這些農企業一直都存在,只是沒有系統性地讓學生了解,唯有讓具有農業知識的學生願意回流,農業才可能有希望。

同心園有機農場做的是田間治療和有機蔬果栽種,農場主人胡惠玲坦言,一開始會擔心自己的技術流出去,後來會期待學生因為實習而產生新的想法,良性競爭帶動產業創新。(延伸閱讀:花蓮高農 首創校園植物工廠 種出有機農人才

蘇登呼說,在這個農場可讓學生看到,農業一樣有數據、報表、人力管理、研發的議題,從行銷學到消費者心理學都得了解,拓展學生對農業的想像。對學校老師而言,看到的是給學生更多元的機會。

因為策略聯盟採取「循環式見習就業」,旗山農工食品科主任黃安娜分析,學生覺得工作環境不好,可以換不同廠商,學不同領域的知識,讓學生有更多機會可以選擇。譬如有學生從有機農場申請到溫室工讀,半年內體驗到不同作物的管理跟行銷方式。(延伸閱讀:苗栗農工 從板金敲出創意 文創藝品顛覆農校

讓年輕農業人才看到永續未來

事實上,教育部過去也曾經做全台技職跟企業的媒合資訊平台「高職與業界合作機構產學資訊平台」,但為什麼農業比較特別,需要外部力量?

教育部國教署副署長戴淑芬坦言,農業策略聯盟增加學生機會,是加碼的作用。如果是理工類型產學攜手專班,中油、中鋼或是上銀的工廠足夠容納整個學校的學生實習,但農業產業規模小,又有季節性,需求相對不大。

長期來看,政府喊出10年3萬青農培育,提供獎助金鼓勵高中生從農,也利用策略聯盟建立媒合平台,蘇登呼樂觀地說,不管學生要升學還是就業,工讀、見習的經驗都能成為養分,「這些經驗用推甄也很有幫助啊,就算學生升學,畢業後也會回來!」 

各產業苦尋不著人才,高喊產學連結的同時,難免遭外界質疑是否只是為了解決缺工困境。要回答這個問題,最終還是得認清教育的本質,不是在訓練具有即戰力的員工,而是期待透過產業經驗,讓年輕人看到未來,有更多選擇的機會。(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宜蘭土拉客實驗農場 一起生活一起種田 教授女農打造共食圈
台北市幸安國小 現代小小神農 用雙手認識食材
安心廚房:產官學重建食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