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採訪後記】馬來西亞變天熱 除了東南亞的錢,台灣人還看到什麼?

精華簡文

【採訪後記】馬來西亞變天熱 除了東南亞的錢,台灣人還看到什麼?

除了看見新南向的商機,台灣真的願意理解東南亞嗎?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10682

【採訪後記】馬來西亞變天熱 除了東南亞的錢,台灣人還看到什麼?

Web Only

馬來西亞歷史性政黨輪替的大事件,為台灣帶來一波新聞熱潮的關注,但激情過後,還剩下多少關心?台灣如果想尋找中國之外的出路,成為東亞/東南亞區域的一份子,需要建立一套新的認識方法——唯有將他者當主體真正去理解,才可能有堅固的友誼,而不是只把東南亞當成鐵板一塊的「新南向」市場。

4月中的一個週六傍晚,我跟著民主行動黨南馬柔佛州的競選團隊,一路駛往峇株巴轄(Batu Pahat,馬來語「鑿石城」),這個柔北靠海的縣城,是馬國執政黨巫統(UMNO)的發源地。

那夜微涼,一如馬來西亞往常,下過大雨後的公路遠方,是不時夾帶閃電的鮭魚色晚霞。那晚集會,行動黨要直搗黃龍,在巫統老巢宣布柔佛州的議員候選人。

3年前在反對陣營分裂,最低潮時刻提出「馬來海嘯」卻被眾人訕笑,這次大選成為全國話題的柔佛州行動黨國會議員劉鎮東,在車上不厭其煩復述自己的理論:

「納吉貪腐、安華入獄後,馬來人失去可追隨的領袖,馬哈迪出現就是遞補了馬來領袖真空(The Malay leadership vacuum),馬來反風會形成海嘯,拉下納吉政府,」劉鎮東的把握不是打雞血式的自我感覺良好,而是基於長期的柔佛州民調,以及每次基層民眾握手的熱情程度來判斷,「柔佛州的族群結構和整個馬來西亞類似,所以這次大選是決戰柔佛,柔佛贏、全國就會贏。」

這位政治學碩士論文研究伊斯蘭黨,少數對馬來政治瞭若指掌的華裔議員,政治啟蒙是1998年安華遭馬哈迪罷黜入獄引發的「烈火莫熄」運動(Reformasi,馬來語「改革」之意,取自同年引發蘇哈托倒台的印尼Reformasi運動)。

這個類似1990年台灣「野百合運動」的街頭抗爭沒有成功,卻整整影響了一個世代。當年跨族群參與者紛紛加入反對黨,以安華為共主,成了馬國民主運動中堅,理想是建立一個多元、包容、跨族群的國家。

20年後,劉鎮東在內的「烈火莫熄世代」,和當初反對的威權者馬哈迪攜手合作。參與整合過程甚深的他,對於箇中峰迴路轉感觸良多,特別是馬哈迪首次讓10年來反對陣營三黨的各自旗幟整合為一,選擇當年反馬哈迪而成立的公正黨「藍眼旗」作為共同標誌。

他感覺這會是史詩般的時刻——93歲的馬哈迪、71歲的安華、40-50歲的烈火莫熄世代,三代一起攜手重建國家。他也相信一旦錯過這次歷史機運,馬來西亞會陷入很長的黑暗期。那晚峇株巴轄的造勢大會湧入了上千名支持者,大家充滿期待,卻沒有把握,沒人知道一個月後的結果會是什麼。(馬來西亞變天完整報導:誓言成真!93歲馬哈迪怎麼贏的?

2018年5月9日,馬來西亞終於迎來政黨輪替。(劉國泰攝)

5年來,見證民主派低谷到變天

2018年5月10日凌晨三點,我與各國媒體一起見證馬來西亞獨立61年後首度政黨輪替,就如劉鎮東預測,馬來海嘯起,柔佛贏、全國贏。但事實上,5年來馬國民主派因宗教議題、共主安華入獄,群龍無首而分裂,從低谷微微顫顫走到今日,任何熟知馬國政治的人都知道並不容易。(延伸閱讀:93歲馬哈迪逆襲成功,馬來西亞60年首次變天

由於缺乏一套系統性的認識方法,台灣讀者多半只關心新聞熱點而非在地脈絡,於是安華、劉鎮東這樣「烈火莫熄世代」的精彩故事,在大選報導中成了遺珠之憾。

事實上,我可以在現場見證歷史並非偶然。5年前505大選過後,基於好奇,我來到這個幾乎變天卻功敗垂成的國家,開啟了馬來西亞、進而對東南亞的認識。

這些年我頻繁走訪,透過和在地朋友交流,深入理解馬國政治社會。另一方面也發現,馬來西亞華人大多對中港台事務非常熟悉,但處於文化圈「中心」的台灣,卻對這個東協國家中經濟第三強(僅次新加坡、汶萊)的亞洲之虎,以馬來穆斯林為主、但有700萬華人的國家,既陌生也毫無好奇。

馬來西亞經濟是東南亞第三強,但台灣人真的了解它嗎?(劉國泰攝)

新南向應了解在地政經事:以他者為主體的認識論

一種「中心-邊陲」的感受漸漸清晰:台灣一直認為自己是「邊陲」,對來自中國的壓迫非常敏感,殊不知「中心-邊陲」是相對的,以文化影響力來說,台灣也是「中心」,對「邊陲」漠視,彷彿是鏡相。

長期以來,台灣的國際觀只面向歐美及中國,再加上國際孤兒的地位,和世界失去關聯,同時喪失對他者的好奇。我們只把東南亞當成「市場」,卻對政治社會視而不見,認識的主體永遠都只是台灣,而不是當地。

2016年蔡英文政府執政,提出「新南向政策」,「東南亞」成了顯學。媒體做的報導不少,但仍以台商角度出發,看不到「東南亞主體」,兩年下來,台灣對東南亞政經社會的認識見樹不見林,進展不多。(延伸閱讀:馬來西亞為什麼離「高收入國家」愈來愈近?

許多馬國華人朋友跟我直言,由於他們多熟悉中港台事務和語言相通,和台灣人交流不難。然而大部份台灣人只關心自己的世界,很少願意理解、融入在地脈絡,因此頂多和25%的華人做生意,更別說宗教文化的隔閡,和65%的主流馬來社群打交道難上加難,自然無法打進在地市場。

台灣人多半只和大馬華人做生意,難以打入六成五的馬來主流社會。(邱劍英攝)

中國積極佈局華社,台灣的空間在公民社會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是抱持著和台灣完全相反的態度經營東南亞。除了一帶一路銀彈攻勢的銳實力外,也善用華人情意結的軟實力。

從我5年來接觸各類馬來西亞華人發現,長年中國以文化血緣的「華人性」作為臍帶,輔以近5年結合了民族情懷和經濟利益的「一帶一路」,在華文媒體、華商、華校、傳統華社(同鄉會)積極經營,成效斐然。(延伸閱讀:【理解東南亞】馬哈迪反中?台灣誤會大了

一位消息人士直言,相較中國的積極,台灣既不關心在地、也沒錢,過去大量留台生的親台優勢逐漸消失,「連我們是馬來西亞人,不是中華民國『華僑』,都搞不清楚。」事實也是,在地華文媒體跟著唱和「一帶一路」主旋律,邊緣「新南向」,官方存在感薄弱。

然而,台灣真的沒有機會嗎?並不然。

資深媒體人、前《當今大馬》中文版主編楊凱斌觀察,由於對民主自由的價值觀,馬來西亞愈來愈多結合社運、文藝的咖啡店、沙龍講座,都是台灣軟實力的影響。

或許,唯有破除「華人權益、華人一家親」的族群觀,用公民主義的精神進入在地政治社會脈絡,真正和馬來西亞人交流而非侷限華人,才是台灣較有機會從中國影響力突圍的切入點。

「台灣已經沒有外交空間,如果官方不夠積極,民間心態還故步自封,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一位熟悉中方的華人提醒。

沒有好奇,就無法和當地交流,真正理解在地,才會帶來堅固的友誼。(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