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教授逃亡?一億五千萬挖角,這個教授卻選擇留在台灣

精華簡文

教授逃亡?一億五千萬挖角,這個教授卻選擇留在台灣

中央大學太空遙測中心教授劉說安表示,民主價值與學術自由是台灣高教的優勢。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8435

教授逃亡?一億五千萬挖角,這個教授卻選擇留在台灣

Web Only

當全台灣都在說人才外流,當全球搶人大戰開打,有些人明明看起來有更好的機會,為什麼他們不離開?台灣又為何攬不到才、留不住人?

「薪資他國三分之一!頂大管理學院教授全球徵才 全軍覆沒」,媒體報導的標題一出爐,引發學術界驚慌與瘋狂轉發。內文寫的是因為薪資過低,頂大商管科系發的聘書沒人要接,有申請人中途被攔截,有的是拿到聘書卻選擇去其他國家。

這不是特例,台灣在延攬與培育人才的競爭力確實愈來愈弱。

攤開教育部的數字,2012年全台新進教師超過1000名,但2016年只剩不到700人,減少超過三成。非本國籍,第一次擔任助理教授的人數(外籍新聘教師)也減少,從2012年的50人,減少到2016年的38人。(延伸閱讀:台灣教授逃亡潮 以後誰來教大學生?

但還是有教授即使被國外高薪挖角,仍選擇留下。面對中國大陸的銀彈攻勢,中央大學太空遙測中心教授劉說安,以及從瑞士來的台大新聞所教授劉好迪(Adrian Rauchfleisch)均認為,台灣的劣勢在於不會宣傳自己的優勢——自由與民主。

中大教授劉說安:留美回台,就是想貢獻所學

劉說安的專業是衛星遙測結合全球暖化的研究,為俄羅斯聯邦工程科學院院士。他用衛星遙測資訊搭配實地勘查冰川融化速度,檢測冰川危險指數;他到東南亞研究預防瘧疾防治、到南極探勘融冰狀況與全球暖化相關性。作為衛星遙測結合全球暖化、環境與疾病防治的學者,被挖角或是受邀擔任客座教授,他早已習以為常。

採訪當天,劉說安的手機不停傳來訊息,不乏關於論文指導評論、或是參與「千人計劃」的邀請。

面對高薪挖角,劉說安並不心動,雖然台灣薪資低,但是自由的學術風氣對他而言更重要。(王建棟攝)

幾年前,劉說安收到中國某985大學(指中國「985工程」計劃中重點支持的39所頂尖大學之一)的聘任邀約,連具體的數字都雙手奉上,除了提供5年3000萬人民幣(1億5000萬台幣)的薪資研究費外,光簽約金就100萬人民幣(500萬台幣)。

從小家裡務農的劉說安,當初是賣了祖產才能湊足經費到美國念書,因為拿到獎學金才降低經濟負擔,碩、博都是雙學位。在密西根大學拿到電機工程跟大氣海洋科學雙博士學位後,前美國太空總署太空人指導教授本來想把劉說安留在身邊,但他一心想回台灣,「想貢獻所學,對台灣有種使命感吧。」

台灣薪水比不上其他國家不是新聞。

20年前的美國,光是博士後的薪水就比台灣教授還要高,劉說安的太太辭掉美國工作回台,薪水打對折,他卻不遺憾。他證明,回台灣也可以因為自己夠頂尖而走向國際。現在他的實驗室,各國學者都要來取經,光是今年就有突尼西亞、加拿大、日本、西班牙到中國大陸的學者來拜訪。

中國大陸的高薪挖角,沒有為劉說安帶來太大困擾。劉說安分析,台灣在太空、遙測領域的頂尖人才相對比中國多,衛星遙測在中國能應用的產業與層面太廣,人才相當缺乏,不過相關領域從台灣出走的並不多。

1億5000萬元換不到的民主與學術自由

但台灣薪資沒有競爭力,也是鐵錚錚的事實。20年不變的薪資,就算有後來急起直追的玉山計劃或彈性薪資,整體加總也比不上中國提供的待遇。

近年中國挖角的力道,沒有減緩,只有更強。

「1億5000萬,你看有多少台灣人會被買走?多少人擋得住這個誘惑?已經好幾個到中國的教授跟我說,錢多到不知道怎麼花,」劉說安這幾年帶學生參與國際學術會議,也會被當面詢問要不要過去當教授,從中科院到大學,各種學研機構都強化搶人才的力道。(延伸閱讀:西進台師:我為何是幫中國、而不是台灣培養人才?

當記者問劉說安,1億5000萬元擺在眼前,為什麼不去?「浮現在我腦海,第一個念頭就是台灣的民主跟學術自由,兩邊的制度實在太不相同,民主價值就是台灣的優勢,」沈吟許久,劉說安抬起頭,淡然說道。

台灣高教向海外攬才,卻因薪資太低乏人問津,另一方面,中國頻頻用高薪向台灣教授招手,讓許多大學聘不到新血、人才出走,加劇台灣高教困境。(王建棟攝)

劉說安認為,雖然自己做的是科學跟工程,跟社會學科無關,問題是中國的大學運作,絕對無法脫離政治制度,「你是整個人要過去耶!不要說什麼大學跟政治無關,大學運作能脫離得了政治嗎? 還有價值觀及文化差異的因素存在,」他瞪大眼激動地說。(延伸閱讀:回不來的台師,難以終結的漂泊

除了學術自由外,太空或是衛星遙測領域也被視為跟國安機密密切的領域,成為相關領域學者不願前往中國的原因。

成大航空太空工程所特聘教授趙怡欽解釋,太空遙測領域跟國防相關,接國家計劃都得簽保密協定,各國都有自己發展的系統跟制度,管制嚴格,外國人過去也有隱形的天花板。即使技術很進步,比起一般學科領域,發展空間更有侷限性。

劉說安被高薪挖角,卻因為台灣的學術自由而留下。台大新聞所創所以來第一位外籍教授劉好迪也是如此。

外師劉好迪:在台灣做研究不會受到箝制

劉好迪是德裔瑞士籍的學者,從蘇黎世大學傳播與媒體研究拿到博士學位後,陸續有荷蘭、中國、新加坡和香港的大學提供工作機會,劉好迪卻選擇台灣。他曾在馬來西亞跟上海實習、工作一年半,對亞洲並不陌生,因為學術研究跟亞洲的媒體傳播有關,而興起到亞洲國家工作的念頭。

對他來說,台北的生活要比其他國家的大都市來得更便利,除了生活品質,台灣是研究兩岸政治社會關係的跳板,能同時觀察中國和亞洲,學術思想又不會受到箝制,即便劉好迪曾因為薪水而踟躕,最後台灣還是成為最佳選項。

「我做社會科學研究,在中國一定會受到箝制,香港跟新加坡也一樣,」他坦言,台灣距離中國夠近,有很多研究兩岸政治社會的學者,可以跨領域交流。但他也坦言,當初被薪資嚇了一大跳,「來台灣面試的時候,我看到薪資,心想怎麼會這麼低!」他的語氣不可置信。

劉好迪坦承說,台灣教授薪資確實讓他嚇了一大跳,但生活便利、學術自由等條件,讓他選擇在台灣任教,也成為台大新聞所首位專任外籍教師。(劉好迪提供)

只是原本讓劉好迪受到驚嚇的助理教授薪資,卻隱藏「驚喜」。他發現,台大的教授除了薪資,還有租屋補貼,宿舍租金低廉,每個人又有額外的研究經費,整體算起來,跟歐洲的薪資差不遠。因為在歐洲申請研究經費,並不會給主持人計劃費用,只會針對設備、實驗儀器或一些必要支出提供經費,教授沒有額外薪資。

台灣的劣勢,就是不會宣傳自己的好

台灣的劣勢,在於「不會宣傳自己的優勢」。劉好迪說,台大跨領域交流風氣比蘇黎世大學,或是他參與過的歐洲、亞洲的大學更興盛,自由度也更高,應該讓國外的學者知道這些利基,強化徵才訊息網絡,更要懂得為台灣學術環境打廣告。

「我也是到台灣才知道這些好處,」他說,如果不是因為有家庭在台灣,如果不是因為先向台大經濟系的德國教授請教,也不知道台灣有這麼好。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興起討論台灣人才外流的聲浪,但敲響警鐘的同時,也不應該別過臉,忽視台灣的優勢,台灣的學術自由與民主底蘊才是關鍵。

事實上,政府提出一連串留才攬才的政策,譬如「玉山學者」與「玉山青年學者」,頂尖學者每年最多有500萬可拿,一次拿3年。教育部更同步提高公立大學教授學術研究加給10%,希望藉此留任教授。科技部也推出愛因斯坦跟哥倫布計劃,培養年輕學者。

但最大的癥結點,劉說安認為除了薪資問題,還有把攬才看得比留才更重,想攬才卻忽略想留在台灣的這群人,加上政府政策的不穩定,才會讓教授們對政府失去信心。

當各大學的人才荒愈來愈嚴重,一如劉說安在採訪最後提到,「我們要對台灣有信心,但怎麼重建信心,還是得靠政府。」

民主與自由就像空氣和水,對人才來說,雖然感覺不到重量,卻是不可或缺,但政府政策要如何像陽光,灑在最需要的地方?留才與攬才不能有所偏廢,而在培養年輕學者的同時,也不能忽視中堅或是具豐富經驗的學者,畢竟學術仍需要傳承。(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台灣前50%對上中國各省前2%學生,競爭有多殘酷?
先追劇,再攻心 中國打文化戰,台灣能反擊嗎?
醫師鬧出走?西進外科主任:該來的都來了,不來的也不會特別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