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揭開玉山金「礁溪會議」內幕 如何用兩張紙選出接班人?

精華簡文

揭開玉山金「礁溪會議」內幕 如何用兩張紙選出接班人?

玉山金創辦人黃永仁(右)不僅是傳承給總經理黃男州(左),更要在台灣建立一家沒有財團支持、官股色彩,完全由專業經理人持有、管理,也能永續百年的銀行家的銀行。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9383

揭開玉山金「礁溪會議」內幕 如何用兩張紙選出接班人?

天下雜誌647期

2008年,玉山金控創辦人黃永仁大膽交棒給台灣史上最年輕的金控總經理黃男州,打破銀行圈論資排輩的慣例,卻讓所有人心服口服、沒有高階主管離職。10年後,兩人一同接受《天下》專訪,首度揭開傳說中那場「礁溪會議」的完整過程。

新銀行設立已26年,由一群專業經理人成立、管理的玉山金控,一路股本成長了10倍、資產規模突破2兆關卡、近10年平均股東報酬率超過10%,在所有金控名列前茅。

玉山金外資持股超過5成,一直是外資最愛的台灣金控公司之一。也是台灣第一家入選「道瓊永續世界指數」的金融業。

大膽拔擢黃男州,且讓所有人心服口服

2008年,玉山金控創辦人黃永仁大膽交棒給台灣史上最年輕的金控總經理黃男州,打破了銀行圈論資排輩的慣例。10年來,業績蒸蒸日上,內部也沒有因為越級拔擢人才,而發生高階主管離職、或起任何波瀾。

已經10年沒接受過媒體採訪的黃永仁,與總經理黃男州一起接受《天下雜誌》專訪,第一次完整披露他的傳承接班學,揭開傳說中「礁溪會議」的完整過程與幕後,也分享玉山獨特的接班梯隊制度,剖析員工高認同、高持股,高階主管低離職率的祕密。

1992年,當時擔任華南銀行副總經理的黃永仁,號召銀行圈專業經理人、傳統產業投資人,成立了玉山銀行。2001年,成立玉山金控。

10年前,玉山金原總經理侯永雄退休,黃永仁宣布由當時的玉山金策略長黃男州接任總經理,那時黃男州才43歲,寫下了台灣最年輕金控總經理的紀錄,迄今無人能破。

黃永仁說,挑人要看人格特質,黃男州邏輯好又擅長溝通、喜歡讀書,重點是有彈性卻堅守底線, 很願意為眾人付出。(邱劍英攝)

更難的是,「黃永仁這一次傳承,卻能讓其他人心服口服,沒有高階主管離職,全留下來幫黃男州,」台大管院名譽教授、玉山金獨董柯承恩說。

越過前面一大堆資深主管,拔擢一個青年才俊,卻沒有引發離職潮,到底如何辦到?

礁溪會議:奠定玉山交棒模式

一切需要花時間佈局。黃永仁說,早在侯永雄退休前幾年,他就已在內部討論接班的議題好幾次。

決定性的一次在礁溪。當時,他邀請了玉山金所有副總經理級的主管到礁溪老爺酒店,事先告訴他們什麼都不用準備。接著關起門,拿出預先準備的一張紙給每一個人。

黃永仁提出一個問題要每個人先回答:「玉山的接班人需要有哪些條件?」根據大家提出的條件,綜合歸納出三點:一、對玉山有承諾,二、具專業與領導能力,三、具金融產業代表性。每一項重點,都有明確的定義與內容。

接著黃永仁拿出第二張紙,上面有所有副總的名單,他讓每個人可以圈選名單上的人,也可以提出名單外的人選,但重要的是必須講出圈選此人的理由。

在第一回合腦力激盪出了重要的接班人關鍵條件,接下來,要這群副總推薦誰最符合這些條件,可推薦兩、三位,但要寫出推薦順序,照一、二、三排列,並寫出推薦理由。結果有四個副總被選出來,黃男州得票最多,但有幾位票數也不少。

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邱劍英攝)

當天並沒有公布,黃永仁也不讓任何人知道真正的得票結果,但是請大家回去再思考,根據這三項重點,誰是最適合玉山的接班人。

10天之後,黃永仁宣布結果,黃男州拿到最多票數,但他坦言,也有另外三位拿到不少票數,經過大家充分討論,黃永仁在會議結論時表示,「我很清楚地說,我跟多數的選擇一樣,我選定他(黃男州)了,我負責任。」

礁溪會議之後,黃永仁跟獨立董事和董事們報告這件事情,並提報到公司治理暨提名委員會進行討論,確立成為選任接班人的模式。

為何選擇黃男州?黃永仁說,「一個接班人是要託付未來10年或更長,而不是上來做1、2年。選的是未來,而不是現在的接班人,」於是,當時最年輕的黃男州勝出。

往下一層談玉山金傳承,發現選舉只是結果,培養黃男州其實是長達16年的過程,這套制度不僅用在黃男州,也用在玉山金的中高階主管身上。

觀察、培養接班人

1992年,黃男州剛從美國拿到管理碩士回來,到玉山求職,開始進入了黃永仁的觀察雷達。黃永仁說,「當時就覺得這個人邏輯思考非常好。開始觀察黃男州,接著發現他擅長溝通,有彈性但堅守底線。而他的人格特質,願意結合眾人的力量謀求幸福,也非常喜愛看書。」

一路從交易員到科長、再到特助,黃永仁觀察黃男州的人格特質。2003年,黃永仁送黃男州去美國參加哈佛領導梯隊班,跟世界一流企業菁英、CEO一起上課,卻鬧出了插曲,因為哈佛不願意收黃男州。

哈佛認為,這個班是給CEO或準CEO上的,黃男州當時連副總經理都不是。玉山金回覆哈佛說,這個人未來應該會是CEO,但哈佛不肯,堅持要黃永仁寫一封推薦函才收。

「派黃男州到哈佛去,接觸世界各國、亞洲的一流企業CEO或準CEO,要讓他開拓視野,不能只關在台灣看玉山,」黃永仁解釋,回到台灣第2年,黃男州升任副總級的策略長。

哈佛班過了15年,黃永仁卻能牢牢記住哈佛領導梯隊班的細節,將黃男州上課的歷程娓娓道來,證明了挑選接班人是長期又深入的觀察。

黃永仁記得,黃男州當時每天挑燈夜戰到凌晨2、3點,第二天又要很早爬起來。本來在玉山,留過學的黃男州英文算好,但到了哈佛要跟人家辯論時,才發現有些專業詞還是不夠。黃男州展現了決心、毅力,現在連外國人都稱讚他的英文。黃男州回國後,就讓他負責投資人關係,出去鍛煉,接觸世界級投資人。

更特別的是,這樣的觀察、培養不僅用在黃男州身上,而是在玉山金實際成為制度。(責任編輯:黃韵庭)

文章未完,繼續閱讀:員工超高認同感、高持股 玉山金如何做到?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