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新五四敲響大學自治警鐘?

精華簡文

新五四敲響大學自治警鐘?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4826

新五四敲響大學自治警鐘?

Web Only

教育部駁回台大校長管中閔聘任案,台灣社會彷彿一分為二,主張大學自治、政治退出校園的論述喊得震天價響,但台灣的大學舉凡學生員額、預算、招生方式與系所增設都得看教育部臉色,大學自治真的存在嗎?

椰林大道上,不分晝夜,黃色絲帶飛揚,台大傅鐘敲響的,是高教的警鐘。

從教育部駁回台大校長管中閔聘任案的那一刻起,政治後座力一觸即發。由台大自主聯盟發動的「新五四運動」在四日下午四點正式展開,近千名學生、教授舉著「還我校長」、「大學自治」標語,穿上「爺們」衣服,向代理校長郭大維提交陳情書,抗議教育部不理會台大的遴選結果,忽視遴委會和校務會議的決議,政治黑手籠罩大學自治,要台大師生起身抵抗權力霸凌與國家暴力。(延伸閱讀:教育部駁回管中閔聘任,台灣高教怎麼辦?)

台大、清大、國立與私立大學院校協會,以及成大、交大、中大等「校園自主行動聯盟」也陸續發表聯合發聲明,台北商業大學等技職大學校長更發起全民連署。「其實我很羨慕台灣的大學,在馬來西亞談大學自主根本不可能,台灣應該要珍惜,」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國際學生,日前跟著老師到傅鐘前「上課」,有感而發地說。

這場大學對抗教育部的角力戰,政治力介入斧鑿斑斑,除了從遴選細節跟利益迴避抽絲剝繭,往下一層的關鍵字都圍繞著「大學自主」。

「我不講大學自主,我談大學自治,」東吳大學物理系名譽教授劉源俊,曾參與過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制度修法,他指出大學自治權不是無限上綱,應該是依法享有。

憲法第162條規定,公私立教育機關依法律受國家之監督。而《大學法》第一條,就指出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台大法律系教授陳昭如分析,大學自治不等於大學完全獨立於國家監督之外,應該是為了實現憲法所保障的學術、講學自由所存在的制度保障。

「我認為教育部有權不聘!我做過校長,他們卡我卡了半年,但政府審查我是同意的,」劉源俊直言,教育部的決定,並沒有侵害大學自治,因為教育部有不予聘任的權利與責任,「但教育部駁回的說法,完全沒有說服力。」

根據教育部提供的法律意見書,台大遴選程序的合法性與適當性有其問題(資訊揭露﹑利益迴避、違法兼職等等),要求重啟遴選。但劉源俊認為,所謂利益迴避或資訊揭露,在遴選辦法中並未規範,不足以構成反駁理由,從過程可以看出政治力確實滲透校園。台大化學系教授彭旭明也指出,台大程序都有遵照教育部的要求,教育部卻執意要重啟遴選,理由無法服人。

政府伸手進校園之所以引發激烈反彈,與台灣的發展歷史有關。陳昭如分析,當年修訂的大學法,就是為了脫離黨國威權統治,降低政治力對大學的干預。

如今大學自治的路隨著大學法修訂,看似逐步穩健,只是大學真的能擺脫政治力量嗎?又真的是當年所嚮往的「自治」嗎?台大所爆發的爭議,讓人對此產生問號。

身為校務會議代表之一的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王昱鈞撰文直言,此次校務會議是最能表現大學自治的時刻,但學生和提案人的意見都不被尊重,行政團隊隨意控制議事規則,導致提案擱置,無法落實大學自治。

不願具名的台大資深教授觀察,更多時候,大學自治是為了包裝少數人對於校園權力和資源的控制,私下的利益交換防不勝防。像台大這樣的爭議,絕對不是頭一遭。

1993年大學法修訂,官派校長走入歷史,被視為擴大大學自治的第一步。但後續的制度選擇,包括兩階段圈選與一階段由遴委會遴選的爭議,到遴選委員會組成的比例分配,每一步都有人為操作與派閥爭鬥的可能。

黑函、綁樁、收買、配票爭議不斷,成為「民粹式」與「小圈圈式」的選舉。當年台大力抗教育部,搶在《大學法》三讀前落實大學自治,現任台大遴委會召集人陳維昭就是第一屆「民選校長」,一路當了12年。有的大學,甚至有遴選委員在選出校長後擔任重要職位的爭議。

政治力量沒有離開過校園

除了以「大學自治」為名展開爭鬥,政治力量也沒有離開過校園。2005年,教育部長杜正勝圈選得票數第二名的李嗣涔為校長,彭旭明回憶,當時校內有零星抗議跟反對,認為教育部干預校園,只是規模不大。

歷年國立大學校長遴選制度變革與爭議

遴選辦法  

《大學法》修法時間 爭議事件
指  派 61年:國立大學置校長或院長一人,由教育部聘任。  
圈選

82年修正公布全文32條,教育部稱尊重大學的自主權,則應限制大學在「學術自由」之原則下,並在法規範圍內,享有自治權,以免浮濫。

第9條:國立大學校長應由各校組成遴選委員會遴選二至三人,由各大學報請教育部組織遴選委員會擇聘之。

  • 94年:台灣師範大學校長黃光彩因為行政資歷不足4年,被教育部解職。
  • 94年:海洋大學校長候選人公開說明會出現教授打架。
  • 94年:台灣大學校長遴選傳出換票、跑票醜聞。教育部圈選第二高票李嗣涔為校長。
校內遴選聘任

94年:新任公立大學校長,應於現任校長任期屆滿十個月前,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

  • 98年:虎尾科技大學校長放棄續任,從遴選新校長的管道爭取並指派遴選委員,遭質疑球員兼裁判。
  • 103年:政治大學遴選校長因不符合教育部規定而難產。
  • 104年:成功大學學生抗議遴選程序不公正。
  • 106年:陽明大學完成校長遴選,被質疑當選人郭旭崧是「心悅生醫」獨董,遴選委員會召集人張鴻仁是董事。

研究整理:邱學慈    資料來源:大學法、新聞媒體

類似的狀況發生好幾次,杜正勝宣布6所國立大學新任校長,師大、臺藝大跟中興大學的校長,都不是校內遴選委員會選出的第一人選。師大校長黃光彩更因為行政資歷不足,只當了8個月,就因資格不符被教育部解聘。

2005年12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大學法》修正案,將國立大學校長改為一階段遴選,教育部也授權各校自行設計遴選流程,試圖將政治干預降到最低。但2009年虎尾科技大學就爆出校長參選,同時指派遴選委員,有球員兼裁判的疑慮。2014年,政大校長周行一也因為不符教育部規定的「遴委會應就兩人以上之合格候選人審議,始得選定校長人選」;遴選作業得從頭來過。

2015年,成大學生抗議遴選程序不公正,指控黑箱作業,學生兩度癱瘓校務會議,因向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處分無效及停止執行訴訟都被駁回,校長蘇慧貞才得順利上任。

除了遴選校長,大學行政上也有政府的角色介入。實際攤開《大學法》,可以看到教育部管控的項目琳瑯滿目,舉凡學生員額、預算、整併、大學校長聘任、招生方式、學生修課學分認定、學雜費調整、系所增設以及產學合作等,都得等待教育部核准。學術界總戲稱全台只有一所「教育部大學」。

對「教育部大學」的戲謔,某種程度也暗示了政治或政府的力量,從來沒有離開校園。交大校長張懋中認為,要徹底落實大學自治,在現狀幾乎不可能,於是他以個人名義發信給全校師生,希望趁機改變結構性問題,並點出「現在是檢討大學走向公益信託法人化的契機」。

大學法人化,意味著政府給的預算比例降低,學校要自籌財源,但學生員額、預算編列等都可鬆綁,學習歐美制度,以長期契約夥伴關係取代從屬關係。

張懋中受訪時指出,加州大學系統就是信託公司,依據學生人數給予預算,校長是董事會推選,並且為其決策負責,跟台灣遴委會選完後解散,讓校長自生自滅的現象,完全不一樣。「台灣制度最大系統性問題,就是沒有問責機制。要大學自治的同時,也要負責,」張懋中直率地說。

他也建議,可先讓幾個國立大學合請董事會,由教育部委託外部社會賢達人士組成的董事會來監管,委託大學培養人才,但同樣有監督跟把關。年初,教育部也提出類似看法,將推動試辦公立大學法人化。

教育私營化的憂慮?

但如此一來,關鍵爭點是對教育私營化的憂慮。陳昭如批評,如果真讓大學自生自滅來換取「免監督」,讓政府「免義務」,這種方式無法作為高教困境的解方,因為法人化後的大學容易遁逃公共監督,大學有成為營利企業的風險,成為被認為「欠缺獲利能力」的教師與「付不起學費」的學生的惡夢。

不管是什麼方式或制度,都不可能完美無缺,但都代表著台灣社會對大學自治的重視。台大自主聯盟推動的新五四運動,在台大傅鐘前馬拉松式開展。台大也將在下週臨時校務會議討論後續處置,是重啟遴選抑或打行政訴訟。

「學術社群的人能不能理性對話、論述,尋求共識?而不是一味堅持、片面解讀。只有對立,事情很難順利落幕,」不願具名的台大遴選委員如是說。眼下除了對立,更關鍵的是確立政府的責任跟義務,並重新檢討大學校長的產生方式,從制度上著手,台灣高教才有往前進的力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