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踏進敬鵬救火 就是進入超大超危險的化學工廠

精華簡文

踏進敬鵬救火 就是進入超大超危險的化學工廠

圖片來源:敬鵬官網

瀏覽數

8896

踏進敬鵬救火 就是進入超大超危險的化學工廠

Web Only
  • 黃國維

敬鵬生產的是印刷電路板,但生產製程的本質上就是一座「大型」且在「密閉」空間的超大超危險的化學工廠,屋頂上密佈著各種不同的化學原料管線;廠區內在特定原料儲藏室或製程區,也是充滿了各種強酸強鹼或易燃,只有了解此類無塵室工廠的本質,才能讓敬鵬的悲劇不會再發生。

4月28日,台灣印刷電路板(PCB)大廠敬鵬工業平鎮廠區的一場大火,驚傳有7名英勇的消防隊員為搶救受困的2名移工,「錯誤地」進入火場搶救,結果付出了7名消防隊員5死2重傷,2名受困移工死亡的慘痛代價。

事件發生後所有的輿論全在究責錯誤的資訊、危險化學品存放過量、或存放資訊等細微枝節,完全沒有人從此類無塵室工廠的危害本質來作討論。

電子材料產業從1970年代開始由外商在台(特別是桃園一帶)開始發展,然後是光碟產業,以及後續由政府大力推動的半導體產業、LCD產業、LED產業也陸續從桃園、新竹、苗栗、台中,一路延伸到台南及高雄。

其中從桃園的新屋平鎮楊梅湖口台一線沿線,更是台灣早期電子材料產業的主要發展軸線,在1980年一直到2000年在台灣電子材料產業最風光的時期,除了一棟棟超大型無塵室工廠大樓在各地如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外,更為人熟知的是電子新貴的崛起。

高科技工廠,是密閉空間內的化學工廠

因此在電子材料產業最風光的時期,上下班時人潮車潮嘆為觀止。但在物換星移及殘酷的世界產業競爭下,這些無塵室工廠都陸續閒置,甚至高掛出「分租」的招牌。相對的一些潛在的風險也將會在未來陸續發生,而我們也必須認真切實地對這些潛在的風險要防患於「未燃」!

雖然不應講實話,但事實上卻也不得不讓國人特別是救災第一線的打火兄弟們知道。這些電子材料產業的無塵室工廠,在生產製程的本質上就是一座「大型」且在「密閉」空間的超大超危險的化學工廠;是在高度控制恆溫恆濕與落塵量的「密閉空間」中,透過許多道的的化學反應製程,及部份的物理製程來生產電子零組件或電子材料。

所以在這些高科技的工廠裡面,真實的景象是:

屋頂上密佈著各種不同的化學原料管線;廠區內在特定原料儲藏室或製程區,也是充滿了各種強酸強鹼或易燃(因為要易揮發才能作製程清洗)物。簡言之,大多數的電子材料工廠實際上也真就是一個密閉空間內的化學工廠。

但一般的化學工廠因為所有的管線塔槽我們看得見,所以相對的對救災滅火的消防隊員而言,危險是可以預見的。但對密閉空間的無塵室工廠,如果不能在意外一發生的最初時間點,就要用工廠內部的災害防制系統加以撲滅,一旦大火已起進入火場的發展期,除了廠區內會形成滿室毒煙外,屋頂上密佈的各種化學原料及氣體管線會在火場中轉成綿延的火龍,更成了毒氣室裡的隱形殺手。

事實上台灣並不是沒有面對無塵室大火的經驗,但問題是我們的消防教育體系是否有將這樣的經驗加以記取並作傳承。

三大原因,竹科園區火災傷害低

在1996年至1997年,在新竹科學園區陸續發生過華邦電子、聯瑞積體電路、天下電子等3場無塵室工廠的火災意外。但3場火災卻只有1個人受傷,其中聯瑞的火災其嚴重情形可與敬鵬工業相比擬。1997年10月,聯瑞因為包商施工不慎引發大火,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總計燒了3天3夜,百億元的設備、數萬片在生產線上跑的晶圓,全部付之一炬。

在新竹科學園區所發生的災害,特別是生命的傷害能這麼低,其原因有以下幾點:

  1. 產業集中 
  2. 產業與區內的消防單位平時經常作聯合防災演練 
  3. 防災意識正確;一旦火場漫延則完全禁絕人員入火場

但在這次的敬鵬火災中我們有看到桃園市消防單位有以上的準備嗎?看到電視上被救出的消防隊員穿的是一般消防防燄衣,根本就不是化災衣,我眼淚都掉出來了。

他們的裝備擋的住火,但擋得住屋頂滴落下了強酸嗎?他們腳上踩過的酸鹼是否也會腐蝕掉他們的防護鞋?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消防隊員養成教育可有充分的訓練,可以應付這樣的風險呢?

敬鵬不會是個案!從桃園市到新竹縣,無論是在工業區內或工業區外,仍然矗立了無數的無塵室工廠,無論這些是外表光鮮亮麗,或外表已斑駁且同一棟無塵室工廠卻掛上了多家科技公司的無塵室工廠,如果不能落實工安檢查及產險的稽核制度,在事件的當時就能用廠內的消防設備防患於未燃。

希望未來國人都要重新思考,千萬不能不要再苛責消防隊員見危不救!

真的真的!生命才是無價!不要再讓消防隊員再進入無塵室的火場煉獄了!!

(本文作者現任工研院員工,曾任職工研院工安衛中心/光電所等單位)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