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離岸風電榜單揭曉 外商大獲全勝

精華簡文

離岸風電榜單揭曉 外商大獲全勝

離岸風電規劃場址遴選結果說明記者會,左為能源局長林全能,左二為政務次長龔明鑫。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20608

離岸風電榜單揭曉 外商大獲全勝

Web Only

離岸風電公布遴選名單,未來10年內預計創造上兆元商機、兩萬個工作機會的產業邁出重要第一步,外商一枝獨秀拿下7成核配容量,台灣隊由上緯、台電、中鋼出線,亞泥、力麗上緯+麥格理第一輪落選。但是,名單底定才是真挑戰:一是開發商可能會出現整併、二取得資格不代表能撐到最後、三是供應鏈必須展開整合,而最怕的是跟法國一樣,空有架構、在地化目標不切實際,最後是毫無進展。

在2017年底前通過環評,總共20個離岸風場參加經濟部能源局的遴選,經過近兩週評選,在考慮開發商的技術能力與財務能力後,結果由7家開發商的10座風場入選。至2025年為止,預計建成裝置容量超過3.8GW的離岸風電風場,其中超過2.8GW由來自德國、丹麥、加拿大與新加坡的外商取得。

 

 

最大贏家是德國隊,達德能源(wpd)兩階段開發的雲林及桃園觀音風場皆獲得核配容量,共計超過1GW。第二名是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獲得900MW,第三名的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同樣來自丹麥,獲得600MW。除此之外,加拿大與新加坡外商組成的NPI+玉山能源也通過遴選取得核配容量。

台灣則是有上緯、中鋼、台電等三支團隊取得核配容量,亞泥、力麗集團則沒有通過這一輪遴選。

但達德能源相當低調,不願受訪,只發新聞稿指出:「wpd與其合作夥伴在台灣耕耘十數年,已於陸域風電累積達到市佔率50% 的成績...最重要還是漁會、社區鄉親、地方政府及供應鏈的全力相挺,這幾年不吝指教與鼓勵,大家對於獲選的消息都相當振奮,也有信心共同完成這個艱鉅挑戰,」wpd台灣執行董事王雲怡強調。

為何wpd能獲得第一順位?

一位參與離岸風電多年的工程顧問指出,wpd的前身英華威,十幾年前就在台灣建造陸域風機,在工程方面頗有實績,且去年底就與環球測繪公司簽下第一張離岸風電場址調查合約,算是手腳很快、動作積極的廠商。

此外另個重要因素,是達德能源的允能風場位於雲林外海,並不在能源公告的潛力場址當中,避開了相對擁擠的彰化外海區域,沒有其他開發商與之競爭併網容量。

接下來開發商最重要的工作,將是與能源局簽約,進行籌設電業許可的程序。能源局長林全能在記者會上表示,獲得容量配額的開發商,明年底前要獲得電業籌設許可,後年要拿到施工許可,如果無法達成,其他廠商可以依照順位遞補。

至於後續近2GW的容量,預計6月將進行競標,到時候就將是比低價,而非像現在有一度將近新台幣6元的躉購電價。

第二順位的沃旭能源,則是目前全球離岸風電開發領導者。這家由丹麥政府持股近半的國有企業,目前掌握了全球海上風電近4成的市場。

沃旭能源亞太區總經理暨台灣董事長柏森文(Matthias Bausenwein)說,「對於今天的遴選結果,我們深感榮幸。沃旭將全力投入並依時程在台灣建造完成世界級的離岸風場,以支持台灣極具企圖心的綠能發展目標。沃旭也會持續與中央與地方政府合作,落實建立本地供應鏈,並與地方社群緊密融合,將知識移轉並且培育在地人才。」

沃旭能源亞太區總經理暨台灣董事長柏森文。(邱劍英攝)

遴選只是踏出第一步,接下來可預見的是,在地供應鏈建立與人才培訓,會成為風場開發商接下來的重中之重。

在地供應與人才培訓,將是未來挑戰

在地供應鏈方面,沃旭能源已和桃園的世紀鋼構簽下第一張風機水下基礎轉階段的原型合約,但這只是非常小一部分。「在地供應鏈建立起來的速度要夠快,才能夠做風場建設的後盾,」柏森文在專訪時強調。

在人才方面,將來建置與維護離岸風場,預估將會需要上萬名能投入海上風電的人才。

柏森文指出,沃旭能源已經和彰化師範大學、高雄海洋科技大學等學校合作實習計劃,希望建立離岸風電碩士班,以培育所需人才。

「我們也希望更多年輕人看到再生能源工作是有未來的,」柏森文強調,希望全台灣更多學校都能加入培訓人才行列,因為希望台灣的離岸風電產業能自我成長,乃至於在海外的優秀台灣人可以回來參與這個新興產業。

另一家來自丹麥的開發商CIP,也積極進行人才培育工作。CIP執行長侯奕愷(Jesper Holst)指出,CIP預計與丹麥科技大學合作,與台大工科海洋系、土木系、電機系等系所在台灣成立風能碩士專班,最快下半年就會開始課程,希望培養出更多綠領人才。

CIP董事長侯奕凱。(CIP提供)

除了碩士專班,CIP也針對彰化在地大學生推出風場維運的師徒制培訓計畫。他們和建國大學的老師合作,挑出約50名大學生進行培訓,預計選出10位學生提供獎學金,送到歐洲風場接受實務訓練。

台灣離岸風電的風險:是否步上法國後塵?

對獲取裝置容量配額的開發商來說,固然值得欣喜,但對於未獲核配容量,或是容量未達效益規模的業者來說,接下來有幾個可能性:可能參與6月的競標(第二次機會,比賣電價格),或將審慎考慮是否繼續尋求在台灣投資,或是進入冬眠蟄伏期。

 

 

等到6月競標階段之後,離岸風電開發商想必會再有一波整併,到時這盤棋局上將剩下哪些玩家,會真正進入明朗階段。

不過離岸風電即使已經從環評走到遴選階段,未來也有風險存在。一位不願具名的開發商指出,最不願看到的,是台灣離岸風電發展步上法國的後塵:空有發展框架,但將近10年都還在原地踏步。

這位開發商指出,法國早在2009年就已通過離岸風電環評,也要求建立在地供應鏈,但由於開發商缺乏經驗,對在地化的期待又不切實際,光是風機供應商就換了好幾次,再加上在地居民抗爭不斷,至今建置風場進度仍為零。「如果台灣也走上類似道路,是會讓人非常沮喪的,」他說。(責任編輯:吳凱琳)

【延伸閱讀】

台灣要蓋海上風電萬里長城?除了錢與人,還缺這5塊基石
離岸風電九千億商機 台灣隊準備好了!
上緯拚進歐洲風機供應鏈 被拒絕三次還是不能放棄
鋼鐵老大哥拚了!中鋼:台灣風電能超越丹麥
離岸風電八國聯軍拼本地化,娶台灣供應鏈賺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