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理解東南亞】他們都有認同危機 送小孩出國請三思

精華簡文

【理解東南亞】他們都有認同危機 送小孩出國請三思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8164

【理解東南亞】他們都有認同危機 送小孩出國請三思

Web Only

很多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和競爭力擔足了心,千方百計將小孩送進標榜銜接國外學校的私校、國際學校,或乾脆直接送出國讀書,這麼做,安了父母的心,但是對於孩子人格和心理健康發展,卻少有研究著墨。

台灣少子化,國際學校或標榜銜接國外的雙語學校卻愈開愈多。國際學校在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更是一個特殊且愈來愈興旺的存在。

泰國中小學國際學校超過120家,過去20年增加了起碼100家。小小的新加坡,國際學校也超過20家,馬來西亞則超過30家。

這些國家,家庭環境稍好的家庭,都很流行讓孩子進國際學校,以期讓孩子「有個更有保障的未來」。

東南亞國際學校的學生,以前基本上是本國人和外派人員,包括當地台商和陸商子女就讀。但這幾年,愈來愈多兩岸父母把孩子送到這些國家念國際學校。台灣一家財經媒體創辦人,幾年前便拗不過太太,將兩個女兒送到新加坡念私立國際學校。

「我是誰?」第三文化小孩的身分認同危機

對於成年之前就在不同文化之間切換的人,人格發展的問題,學術界少有研究和探討。根據泰國英文報《The Nation》的報導,去年底,清邁大學社會系一組師生針對在泰國國際學校畢業的300名學生進行問卷調查,結果竟發現,高達78%的學生有嚴重的自我身分認同的問題。這些孩子成年後很多都出現「我是誰?」的疑惑,對他們的社交、就業和情緒,都造成困擾。

清邁大學這項「第三文化青年自我認同」調查,調查對象是300名泰國國際學校畢業,如今已經進入社會的年輕人。

「第三種文化」(The Third Culture)這個詞,是1950年代由美國社會學家尤辛夫婦(John and Ruth Hill Useem)首次提出,意指兩種文化之間的小圈子裡的人。

念國際學校的好處是,「容易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建立聯繫,」曼谷RIS國際學校中小學、英文教學的易三倉大學(ABAC)畢業、如今在阿聯酋航空擔任空姐的Amy Lu告訴《The Nation》,「壞處是在兩種文化價值觀之間經常有衝突,我在任何地方都感覺不到歸屬感,很不好受。」

在泰國,念國際學校的學生通常只和同樣念國際學校的學生來往,這些孩子在家講泰文,但同學朋友之間講英文,學校雖然也按規定教授泰語,但比率很低。「我平常出門,跟朋友在一起,交談都是英泰文夾雜,經常會引人側目,」Amy Lu說,「這些朋友,全都跟我一樣 是第三文化小孩。」

文化、語言障礙 讓他們難以適應職場

隨著時間過去,鼓勵發展國際學校的東南亞國家,也逐漸發現國際學校教育帶來一些副作用,除了身分認同困難、不夠了解自己的國家之外,畢業生的就業競爭力竟然也出現問題。

清邁大學這份調查發現,在泰國工作的國際學生,無論有沒有出國念書,有超過6成都表示他們在職場上很難適應,因為無法與他們的同事深入交談。由於文化和語言障礙,很多人甚至無法找到工作,連實習機會都受限。

Amy Lu告訴《The Nation》說,她的朋友Bo去年夏天在美國大使館實習,負責將泰國新聞翻譯成英文。「但她只能按照字面翻譯,不知道任何關於報導的背景或歷史,沒辦法向她的老闆詳細解釋。結果實習結束後,她沒有拿到offer。」 

在每個地方都感覺像局外人

在泰國南部合艾經營機車輪圈廠的台商王重平,女兒王瑞玉和弟弟在合艾念完小學,被父母送到離家100多公里的馬來西亞念以英文為主、中文為輔的住宿學校。初中畢業,姐弟兩便被父母送去澳洲。

「我每年只『回家』一次。回到合艾,我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人家看到我和弟弟用英文交談,都會悄悄翻白眼,」王瑞玉告訴《天下》。她泰文也流利,「但每次跟小學同學出去,都覺得怪怪的。他們背後都叫我們『坤法郎』(泰語:外國人),認為我們講話中英泰文交替很臭屁。」

那麼父親嘉義的老家呢?「很少去,在那裡更覺得自己是外人,」王瑞玉說。

「那你們認為自己是哪裡人呢?」記者問她。

「我不知道,每次人家問我,我都回答不出來,」王瑞玉答,「我常覺自己不屬於任何地方,這種感覺非常難受。我跟我爸講,他都說我想太多了。我現在快大學畢業了,對於未來,我很害怕,不知道該到哪裡落腳。」

強調踏實、安全感、歸屬感等等與「競爭力」無關的範疇,在競爭愈來愈激烈的今天,容易被貼上追求「小確幸」的標韱,但或許這也是現代人身心症愈來愈多的原因之一。(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年訂5折再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