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五金皇后李麗秋 傳給女兒最不一樣的生意經

精華簡文

五金皇后李麗秋 傳給女兒最不一樣的生意經

特力集團董事長李麗秋(右二)和三個女兒。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3196

五金皇后李麗秋 傳給女兒最不一樣的生意經

天下雜誌646期

特力集團背後最重要的推手李麗秋,被譽為亞洲「五金皇后」,她征戰商場40餘年,打造出台灣最大家居用品王國,心中永遠的牽掛,也是家。

全球貿易界,有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字:「Judy Lee」,說的正是李麗秋。

眷村出生,李麗秋於1974年從兩張椅子、五人小貿易商白手起家,如今特力已是營收369.6億,員工超過5000人,全球營運分布11國、14個據點的台灣最大貿易商。

2014年亞洲《Forbes》公布亞洲最有影響力的50位女性商業領袖,描述入選的李麗秋為「五金皇后」,出口台灣製造的工具給全球客戶,「成為台灣最大的家用品通路和進出口貿易商,沃爾瑪、家德寶和史泰博都是她的客戶。」

創業超過40多年,李麗秋帶領公司歷經台幣升值、台海危機、金融風暴。許多台灣大貿易商轉型品牌代理求生存,只有特力一直守著貿易本業,至今依舊佔集團營收超過45%。在1993年特力掛牌上市後,還轉型跨足零售、發展中國市場、電子商務等。(延伸閱讀:特力逃出貿易「慘業」

企業版圖擴張背後,李麗秋一直是最大的推手。

是嚴格上司,也是勇健媽媽

身為卓越的女性企業家,李麗秋同時也是三個女兒的母親。她衝刺事業又要兼顧母職,三個女兒如今有兩個進入集團工作,她一方面是她們的上司,對女兒鐵面無私,回到家仍扮演女兒們永遠的避風港與後盾。

受訪這一天,難得曝光的李麗秋,刻意梳妝打扮一番,她一身褲裝、微卷短髮。此刻這位台灣最大貿易商舵手,在三名女兒簇擁下,抹去企業女強人的威嚴與距離感,反倒像極一名鄰居媽媽。

特力集團董事長李麗秋(右二)和三個女兒首度合體受訪,李麗秋說,她在母親與董事長的角色間找平衡。(王建棟攝)

「其實我們很怕媽媽,」三女兒、特力美國總經理何采妍透露,小時候三姊妹一聽到媽媽特有的急促電鈴聲、高跟鞋叩叩叩一進門,偷看電視的立馬關機、漫畫趕快藏起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招數。」

李麗秋是嚴格的,因為她從小就知道必須靠自己,拚出一條路。

這位「五金皇后」出身台南小眷村,父親是外省籍軍人,母親在滿是四川、湖南人的村子中,是少數本省籍女性,家中有六個弟弟妹妹。

李麗秋下課後要幫忙家庭工廠做手套,母親只有小二學歷,無法給她太多人生指引。一家人擠在幾坪大的屋簷下生活,物質條件並不好,卻讓李麗秋對「家」十分憧憬,這影響到她日後對家庭和孩子的態度。她努力讀書翻身,早早離開眷村賺錢。

拚戰商場,嚼檳榔攬業務

淡江大學銀行保險系畢業後,李麗秋短暫在花旗銀行、貿易公司任職。70年代適逢台灣經濟起飛,進出口貿易興盛,全台灣有50萬家貿易公司。由於貿易公司門檻不高,李麗秋決定自己創業。

那時,業界都聽聞過一名厲害的女業務。當時才20多歲的李麗秋,做五金工具出口貿易,客戶多是草莽氣重的黑手背景。曾有客戶欺負她年輕女生怕事,要求她吃一顆檳榔,才願意出一貨櫃貨。沒想到李麗秋二話不說真的嚼起檳榔,對方只好出貨櫃。她不只白天要談生意,晚上還要跑酒家幫客戶付帳。(延伸閱讀:李麗秋 外衣保守的冒險家

在生意上大膽,李麗秋選丈夫更是大膽。在外界紛紛看衰下,嫁給當時是屬下的特力集團總裁何湯雄。婚後第二天,她就讓出總經理位置給先生,自己退居幕後經理,繼續管理公司營運,兩人一起打拚事業。

特力集團總裁何湯雄。(黃明堂攝)

當時正值公司起飛,訂單愈來愈多,三個孩子也在打拚的過程中,一個一個報到。

「我們三個都是在她(李麗秋)排完客戶拜訪後一個星期休假期間生的,」大女兒何采容透露。

李麗秋為了不影響公司營運,她「計劃性生產」,三個孩子分別在國慶日前夕、耶誕節前剖腹生產,就連偶然懷孕九月出生的大女兒,李麗秋也是剖腹產後一週、沒坐月子就趕回工作崗位,十足拚命三郎。

「她很勇健,看到我們生完小孩虛弱的樣子,覺得我們很弱、養尊處優,」何采容笑著說。

過去20多年,特力從貿易跨足零售、品牌代理,孩子眼中勇健的媽媽李麗秋,是爸爸何湯雄背後最有執行力的推手。在1995年與英國B&Q合資開設特力屋,緊接著成立自有家居品牌HOLA和樂家居,2000年更帶著特力揮軍中國市場,逐步登上台灣最大的貿易商寶座。

女強人心中,永遠的羈絆

商場上零時差的拚戰,許多企業家和孩子很疏離,但李麗秋很清楚,自己如此拚命是為了給家人好的生活。家庭、孩子永遠是她心中最重要的牽掛,不能讓忙碌的職涯剝奪身為母親的角色。

「我們家是每天都開伙,」何采妍回憶小時候,李麗秋即便忙,晚餐一定開伙,讓她們三姊妹下課後回家有飯吃。

唯一沒有進入特力工作的二女兒何采柔記得,有一回李麗秋和何湯雄吵架,在家庭會議上溝通無效,她看著爸媽冷戰心中難受,就分別寫信希望他們和好。

「這些信媽媽都收在一個盒子裡,放在辦公室,」目前從事藝術工作的何采柔坦言,李麗秋不是一個會把愛掛在嘴上的母親,但她有一回到媽媽辦公室,發現自己人生第一次在上海辦個展的海報,不知何時已被媽媽裱框掛在牆上。

何采柔(二女兒):「媽媽是非常open的人,但不是讓你覺得想做什麼都可以,而是你要做可以、但要對自己做的事負責任。」(王建棟攝)

事業上,李麗秋是果決貿易女強人,但支撐她往前的,一直是家與三個女兒。

因此,三姊妹同時到美國讀書初幾年,李麗秋一邊要操煩併購美國三C通路Cen Dyne失敗的鉅額虧損,又要運籌帷幄貿易、零售和品牌的擴張與轉型,身心俱疲之際,回到家沒有了孩子的聲音,一切突然變得好安靜、好空。

熬不住思念時,明知美國正值半夜,她仍打越洋電話,自己靜靜地、一遍又一遍聽著答錄機中女兒們錄製的語音。

「那段空巢期,受不了,很想聽她們的聲音,」她吐露。

何采柔透露,從小母親李麗秋就以開家庭會議的方式,讓全家能充分溝通。(王建棟攝)

近10年,全球貿易零售面臨網路電商的衝擊,都在快速轉型,特力集團也不例外。除了請專業經理人童至祥擔任執行長,在企業管理上操刀,將公司制度化,8年前,也安排何采容和何采妍進入特力董事會。目前,一位擔任營運長,一位管理特力美國。母女關係之外,多了一層老闆與員工的從屬關係。

小女兒何采妍從美國MIT畢業一回台灣,就先去北京,在中國市場一待4年。

這幾年中國電商成長兇猛,大資本的玩法,讓特力在中國發展異常辛苦,一直無法擺脫赤字。2016年最艱苦的時期,集團賺6億多,但光中國零售就虧掉3億多,那年中國關了約10家店,試圖止血。

包裹在董事長外衣下的母愛

年紀輕的何采妍,深刻體會中國市場打仗方式的血腥,先搶市場佔有率、不管獲利的做法,讓特力競爭得很辛苦,就算有好產品,也沒辦法和中國企業拚擴張速度。

「這個資本遊戲不是我們特力做事的方式,我們當下就有取捨。我當然有挫折感,當時每天都是磨牙起來,壓力巨大,但媽媽放我們出去,就讓我們自己做主,」目前掌理特力美國,還將美國家居品牌Crate and Barrel代理進台灣,何采妍依舊記得中國市場的震撼教育。

李麗秋當時看在眼裡,內心雖然著急,卻選擇不事事出手干預,只在後方設好最後防線,確保女兒受傷後,仍然能爬起來。

「我覺得還是要自己承受,當然看了會心疼,有時會覺得何必呢?她們不必那麼辛苦,」從母親的角度,她很捨不得。

何采妍(小女兒):「我們從媽媽身上學到最不一樣的生意經,就是信任關係不是數字可以衡量出來的。」(王建棟攝)

「如果沒做好準備,人家會認為你只是如此而已」

但一轉念,她又很快變回嚴格勇健的董事長。

「人生無常,特力不能因為我不在,就不在了。我只能說大概運轉的方法,她們平常就應該練習,到時怎麼運轉她們要能決定,」李麗秋說。

大女兒何采容對李麗秋的嚴格感受很深,坦言媽媽個性果斷也較性急,自己和媽媽相處時間較長,衝突也較大。

今年3月,何采容正式接任集團營運長,新手上任要處理一系列人事問題。李麗秋冷不防問她,「你的財務計劃到底是什麼?接了那麼久,為什麼計劃都沒出來?」

「我才接三天而已,」何采容委屈地對焦急的李麗秋說。但李麗秋認為早該準備好,兩人大吵一架,何采容壓力大到忍不住落淚。

何采容(大女兒):「媽媽最會的就是拚命,拚了命地一直去做生意,她就用這方式保護她的家。」(王建棟攝)

「我常和她們說,很多人認為你們獲得的機會比別人好,如果你沒有比別人在工作上做得更好,他們會認為你就只是如此而已,」李麗秋不諱言自己求好心切。

母愛此刻包裹在「董事長」的外衣下,這份嚴格的鍛鍊與期許,顯得格外情深義重。

從媽媽身上,學到最不一樣的生意經

跟在貿易女強人媽媽身邊,何采容和何采妍體會最深的,反倒不是李麗秋果決的業務手腕,而是和客戶能維繫長達20、30年的信任關係。

何采妍記得,有次她陪媽媽大老遠從台灣飛到美國阿肯色州參加一場婚禮。邀請者是李麗秋之前沃爾瑪的採購客戶,但他早已離開沃爾瑪,李麗秋還是撥空飛去。

「這是我們在媽媽身上學到最不一樣的生意經,信任關係不是用數字可以衡量出來的,」何采妍說。

母女之間的牽絆與愛,從家延伸到企業,李麗秋對家的憧憬支撐著企業的運營,如今有女兒們繼承,「五金皇后」與女兒們還在寫著特力的故事。(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龍應台:我發現每兩週探望一次母親,是個不誠實的假動作
龍應台:我對兒子的愛需索無度,卻從未想過母親可能想念我
孫翠鳳 從不太會說台語的台北OL,練成明華園當家小生
她拍片20年,只為問同志母親一句話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46期《天長地久 我的母親》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