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外資從台股撤退最多,大動作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精華簡文

外資從台股撤退最多,大動作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圖片來源:AFP

瀏覽數

10715

外資從台股撤退最多,大動作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Web Only
  • 楊卓翰

台股漲至歷史新高水準,但為什麼三大法人,在過去三個月賣超2千多億元?在美中貿易糾結、敘利亞開戰等地緣政治的短期風險下,全球總經也正在進入新動盪格局,淺碟型的台灣經濟,必須重新如何在「波動」中生存。

一場外資大逃殺,正在台灣的金融市場上演。過去三個月裡,包括外資、自營商及投信三大法人,總共賣超2210億元;而外資每個月都淨賣出,共抽1781億元,是最狠的劊子手。不只是台灣,整個亞洲股市都是受災戶。

根據摩根投信的統計指出,今年至四月以來,外資賣出的金額,台灣在亞洲股市排名第一,而南韓、泰國、印尼、菲律賓等國緊接在後,這也讓新台幣在內的亞幣,連續三個月貶值。

 

台幣震盪多大?換匯讓業者損失8千萬

然而,應該受惠於貶值的出口業者,臉上卻沒有微笑。「我們的頭很痛啊!」台灣區工具機暨零組件工業同業公會黃建中說。原來,隨著北韓危機、美中貿易戰風雲,再加上敘利亞開戰、台海軍演等政治風險,匯率市場轉變巨大,也讓出口業者的匯率操作更加困難。

黃建中透露,「台幣升值時,客戶不會講話;但是台幣貶值,就有客戶要求台灣廠商降低報價,反應匯率。」而且,廠商出口給其他國家,多半持有外幣,「一名主要市場是歐洲的工具機大廠,就因為持有歐元,而去年歐元較台幣貶值,讓他在最近換回台幣時,反而損失將近8千萬元台幣!」他說。

同時因為匯率波動大,「許多客戶開始要求用出貨當天的匯率來報價,但是又遇到央行拉尾盤的問題,讓盤中與收盤價格差距很大,變成雙方都不滿意,」黃建中說,「不是說貶值就好,我們也不希望出口業的競爭力都建立在貶值上。匯率,還是希望『穩定』就好!」他嘆了口氣。

新常態1:景氣擴張末期,波動率提升

波動,竟然是如此大的敵人!就連貶值在出口業者嘴裡,都變得不甜美。然而事與願違,「穩定」將會是2018年最難求的兩個字。全球經濟正在進入一個高波動的常態,不論是企業經營者或是投資人,都得早點習慣「高波動」的世界。這對淺碟型的台灣經濟,是風險,卻也是機會。

「去年,你常會看到『金髮女孩經濟』(Goldilocks Economy,意指經濟成長又不過熱)、全球經濟同步成長等形容詞。但是今年氣氛明顯轉變了。」安聯資產PIMCO執行副總裁暨亞太信用研究首席穆科吉(Raja Mukherji),在接受《天下》專訪時說。

「我們正在進入一個結局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全球經濟擴張已經來到最後階段。未來六個月,不會有突然的衰退,但是中至長期,你得迎接一個持續震盪的世界,」穆科吉說。

事實上,雖然北韓、貿易戰、敘利亞等地緣政治主宰了媒體頭條,但是全球經濟的成長格局並沒有轉變,全球經濟的同步成長,雖然步入末期,但在今年還是會持續。4月19日,在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聯準會在公布最新景氣褐皮書報告就指出,減稅法案後企業的投資已經開始增加,美國經濟將會穩健成長。

而壟罩市場的貿易戰,也被認為將會是雷聲大、雨點小。摩根大通今年三月的一份報告,就以「賽局理論」(Game Theory)分析中美貿易戰,模擬雙方對奕的結果,只有在雙方都採取鴿派決策時,兩方的利益才能最大化。因此,現在市場的恐慌,是過度反應了。

新常態2:國際資金殺進殺出,全球都要升息了

「現在的情況,像極了2015年8月的大賣出。」摩根大通全球衍生性商品策略分析師柯拉諾維奇(Marko Kolanovic)在報告中指出,當時市場的波動性加大,讓大量的機構投資人把錢從高風險資產(例如股票)撤走,轉而投資風險較低的資產。但是,基本面好的市場很快就會反彈。

這從被視為高風險資產的新興市場股市,就能看得出來。國際金融協會(IIF)的報告就指出,在外資今年二月大撤退後,三月國際市場資金再度淨流入新興市場。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資金流入的速度,顯然比過去幾年減弱不少。

IIF的「資金警示」在過去半年,已經觀察到六次警訊,顯示外資六度突然大量撤資;相較於2015、2016年兩年才七次。

穆科吉認為,波動將成為常態,主因是美國開始的升息循環,已逐漸擴散。中長期來看,「歐洲、日本也準備結束寬鬆貨幣政策,進而造成市場的動盪,」穆科吉說。

這與富邦金控首席經濟學家羅瑋的看法不謀而合。「今年下半年,歐洲與日本央行將開始調整貨幣政策的步伐,所以實體經濟在下半年可能就會感受到流動性緊縮的壓力。很快在今年第二季末,金融市場可能就會開始提前反應,」羅瑋觀察。

投資轉向:ETF好景不在,金融股得利

從被俗稱為「恐慌指數」的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波動性指數(Volatility Index,VIX)來看,2018年相較去年的確處於高水準。「這是今年的波動正常化過程,」高盛私人財富管理投資策略組亞洲區聯席主管王勝祖說,「去年一整年,全球金融市場經歷了極低的VIX,那其實是不正常的。而現在市場開始出現分歧,我們要習慣這個高波動的環境。」

 

在去年低波動的環境下,各類資產價格都享受漲勢,因此也是被動投資如ETF等指數型投資豐收的一年。不過,王勝祖和穆科吉都認為,隨著波動變高,有基金經理人選股的主動式投資,回報會較好。而波動是市場交易的「氧氣」,因此高波動,自然成為金融業的利多。在4月19日為止的一週裡,雖然三大法人持續賣出,但敲單淨買進的十大個股裡,金融類股就佔了七檔。

而我們也得學著與高波動共存。《黑天鵝》作者塔雷伯在《反脆弱》一書中就指出,「脆弱是指因為波動和不確定而承受損失,而『反脆弱』則是讓自己避免這些損失,甚至因此獲利。」台灣經濟長期在央行的保護下,享受穩定的匯率環境,卻也變得脆弱。如何學習在波動環境中受益,將會是接下來台灣最重要的一課。(責任編輯:吳廷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