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10年超過50萬人次,台灣教授赴中兼職為什麼「不違法」?

精華簡文

10年超過50萬人次,台灣教授赴中兼職為什麼「不違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440

10年超過50萬人次,台灣教授赴中兼職為什麼「不違法」?

Web Only

赴中講學、開課像無形的蜘蛛網,困住台灣學術界,也讓台灣社會霧裡看花。從媒體爆出廈門大學、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等多所大學將管中閔列為兼任教授、講座教授、碩博班課程導師等爭議後,連日來從內政部長葉俊榮、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也被抓出曾赴中講課,學術界人心惶惶。下周教育部將召開第二次跨部會諮詢會議釐清赴中爭議,全台學術界會有多少人會被捲入?

「我以前在上海大學指導學生也沒錢,頂多是演講費多給你一點,」一名國立大學教授長年來往兩岸,有6年在上海大學指導研究生,拿的是中國大學給的聘書。他問了教育部,教育部只說,沒拿薪水就不管,不算兼職。

這名教授說,指導學生大多是以電子郵件溝通,如果真的得過去一趟,上海大學會安排幾場演講,最多就是給演講費跟落地接待,「有報備我不怕。」

像他這樣長期往來兩岸參與學術交流、講學、指導學生的老師並不在少數,但教育部並沒有相關統計確認赴中交流狀況。最接近的統計是,93學年度到107學年度,兩岸校對校所簽訂的學術交流協議書,累計就有15,312份。

長期來往於兩岸,第一批前往中國談學術交流的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分析,馬政府時代大量鼓勵兩岸進行學術交流,粗估最近10年,台灣學者過去對岸恐超過50萬人次。

這些交流依循兩岸關係的脈絡愈來愈密集。在馬政府時期,中國高教擴張,需要大量有海外留學經驗的人才,相較之下,台灣高教較具優勢且質相對更好。

成大教育所教授兼新聞中心主任湯堯說,頂尖大學有8成以上教授都是國外回來,但中國985或是211工程大學最多只有3成。事實上,中國多數大學的師資陣容不盡理想,才會找台灣在特定領域研究與教學表現好的教授掛名講課,師資名單漂亮,招生自然比較容易。

陳振貴認為,中國的政策就是大量吸收「海歸派」,積極邀請台灣學者互相交流、講學以及參與研討會。但他們找的不只找台灣,而是全球人才,台灣特別多是因為語言、文化背景類似。 

兩岸學術交流的樣態不勝枚舉,中國大學給教授的頭銜更是花樣百出。譬如在台大管案中,廈門大學在招生簡章中,將管稱為「實質性兼職教授」,更授權他可帶兩名博士生。管的個人履歷也將廈大、華中科技大學等校資歷列入,但到底有沒有實際授課或是領薪酬事實,至今都未能釐清。

違法兼職 模糊地帶多

陳振貴說,現在模糊地帶很多,如果被聘為碩博導師,都是網路往來,出入境也查不到,證據無從查考,法令根本不足以規範。「對岸給的薪資跟條件,只有當地學校跟你知道,若不報備,教育部也不知道,這要挖會挖出一籮筐,50萬人要怎麼查得清?」陳振貴認為,只針對管中閔是不公平的說法。

仔細針對兩岸學術交流樣態抽絲剝繭,可分為三大類:第一種是以學校對學校之間的校際合作備忘錄(MOU)。在備忘錄架構下是比較淺層的互相參訪、吃飯跟交換禮物等。

陳振貴笑說,他自己就拿到很多聘書,來自北京、江蘇、浙江、福建等地,只是簽合作備忘錄就有聘書,但都沒去上課。「給我聘書是因為我是校長,那些東西不代表什麼,」陳振貴說,聘書不代表有兼職、兼課,很多老師拿了聘書只是希望簡歷更好看。

在備忘錄架構下,還有兩校合作參加彼此校慶,合辦活動、演出、競賽等,甚至也有交換教師和師資培訓計畫。舉例來說,中國大學可以派老師到台灣受訓,台灣教授到當地協助培訓師資,以實踐大學而言,該校有3+1制度,老師固定有一年到中國去開課,但都是領台灣的薪水。「這種去的話就不用核准,因為都是在當初教育部核定的規範架構下,」陳振貴分析。

第二種是教授申請科技部或是學校計畫,到中國擔任訪問學者開課,因為領的是台灣的薪水,不算中國兼職。

第三種則是教授個人私下活動,參與演講、學術交流會議等,因為是短期,比較不受限。

但在現行法律規範下仍有許多灰色地帶。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鍾宗憲直言,中國是人治社會,除非公開的資料可以查證,學術界私下交流根本無法查核,只能從收入、出入境資料,或是檢視有沒有學分,「剩下的一切都是自由心證。」

另一方面,中國的學術界現象錯綜複雜,兼任教授的名詞使用更是廣泛,模糊地帶很難用台灣標準認定。

在中國,頭銜的定義跟台灣不盡相同,除了大學自己聘任的三級制(講師、副教授、教授)之外,還有十幾種「榮譽頭銜」,例如長江學者、千人、萬人計畫學者等,也有台灣學者因為特定領域較厲害而受聘為「長江學者」。

成大新聞中心主任湯堯也曾在北大、清大和吉林大學擔任講座教授,他直言,這根本是「假的」,兩岸對於講座教授的定義不同,譬如台灣聘任講座教授需要經過三級三審制,但在中國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

最常見的現象是,只要台灣教授應邀演講,中國大學就會習慣性發聘書,給演講費但不給固定薪。彰師大國文系教授丘慧瑩也是通識中心主任,常受邀到中國演講,就會掛個講座教授,給職稱但不給薪水。所以類似顧問、碩博導師都是中國給台灣的「榮譽」頭銜。 

在中國兼職開課有好處嗎?事實是鐘點費並不高,但演講一場卻可能都比學期薪水來得高,早期大牌老師演講一次甚至可達人民幣5萬,現在雖然降到2萬,還是比台灣的大學教授來得更高。

非經常、非固定、非持續

因為爭議不斷,陸委會和教育部這兩周來明確畫出紅線,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司長畢祖安說,赴中學術交流基本上有三大基準得遵守,就是短期交流要符合「非固定」、「非經常」、「非持續」三要件;「非固定編制」定義為「僅列席會議、因特定議題而受邀請、隨機選任參與活動」。

而學術主管、行政職務、研究人員等職務因為公務員身份,明確被禁止,台灣學者也不能涉及授予學分、領薪酬。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日前更表明,公立大學專任教授若未兼行政職務,不存在公務人員赴中問題。

仔細攤開這些爭議來看,關鍵很簡單,就是程序問題。

只要兼任行政職,赴中交流就得報備。科技部長陳良基說,自己在台大副校長任內,也曾帶領團隊赴陸交流,前提是先獲得教育部同意。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也在聲明中釐清擔任中科院顧問爭議,指出中研院研究員屬於公務人員,到中國必須事先申請,他到中國都是進行短期的學術交流活動,符合規定。

針對中國大學教學與研究人員交流問題,教育部在2009年的函釋就指出,公立大專院校專任教師與中方學校交流,關於研究、教學人員赴中交流部分,僅限於一般交流常態的短期客座講學,不可擔任教職或研究職務。

但拿了聘書,名字被掛上網頁,就得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嗎?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昇分析,就算拿了聘書,還是可以問教育部或是所屬的學校,至少有證據可以澄清,有揭露也符合程序的完備。他認為,確認兼職就是看有沒有聘任事實,公開透明就沒有問題。

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中心教授劉說安認為,不管形式如何,都應該要報備,他認為法律規範並不會太嚴格,「我倒覺得沒有什麼不行,目前報備不會是問題,只是釐清問題。」鍾宗憲也說,目前規範還是有效力,至少讓不敢老師明目張膽開課兼職。

學術交流同時是一種軟體輸出,外界擔憂台灣會因為這次爭議走向封閉。私校協進會理事長、世新大學校長吳永乾感慨,大家都陷入赴中交流細節,但他認為要看向台灣的人才,因為是專家學者才會被借重,是普通的學術交流,「這是學術自由,不要因為是中國而改變。」(責任編輯:吳凱琳)

【延伸閱讀】

台大校長遴委會發言人:擱置反管提案 等於退回
卡管案像迴力鏢 打中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
為什麼教育部遲遲不聘管中閔?關鍵是這3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