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墾丁爆紅又雪崩 魏德聖: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

精華簡文

墾丁爆紅又雪崩 魏德聖: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瀏覽數

27389

墾丁爆紅又雪崩 魏德聖: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

Web Only

《海角七號》不僅讓國片翻身,也為墾丁帶來源源不絕的人潮和錢潮。如今的墾丁卻面臨遊客人數不斷下滑,物價也屢遭抨擊,服務品質一再受到質疑。看到當初純樸的墾丁,在繁華褪盡後僅剩落寞,《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感嘆,這一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

鮮豔橙色的牆面上掛著醒目的住址牌,深藍的底色、白色的框,《海角七號》的字樣襯著藍天白雲,在炙熱的陽光下閃閃發光。

「自從《海角七號》上映後,墾丁就不一樣了,」夏都副總游智能說。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2008年上映的《海角七號》,不僅席捲全台,以5.3億台幣的票房打破台灣影史紀錄,一舉翻轉國片的命運,也為墾丁帶來近10年的繁華盛況。

墾丁人回憶,人和錢尤如潮水般源源滾入的年代,總是從《海角七號》開始談起,一部電影改變了一切,墾丁再也沒有明顯淡旺季,一年四季都是賺錢的好季節。

然而,從去年底到春假連假過後,各種爆料不斷出現,從貴得離譜的滷味到涼拌洋蔥,猶如接力般一樁接一樁,網友抨擊當地餐飲、住宿的消費價格高昂,還不如出國去沖繩玩,各種傳言和批評甚囂塵上。

以電影創造觀光風潮,為墾丁帶來這一切的導演魏德聖,面對和10年前完全不同的墾丁,做了個比喻,「《海角七號》的效應來得太快,快到當地人來不及反應,沒有做好準備,」他接著說,「所以只能把手上有的都拿出來賣,反正人家都說是寶。」

夜市的貨,賣百貨公司的價格

他的意思是大浪起來時,人人都可以乘浪而上,甚至站上浪頭,不論是當地人或是投機者,都想要趁機撈一筆,卻沒有經過仔細計劃,「現在是夜市的貨,卻賣百貨公司的價格,」魏德聖如此形容。

《海角七號》帶來的效益有多大?(延伸閱讀:【墾丁國家公園Ⅹ悠活麗緻】先蓋先賺 七成違法營運

從觀光人數來看,根據墾丁國家公園處的統計,從2008年的347萬人,最高峰在2014年飆到838萬人,但在2016年出現斷崖墜落到583萬人,看似人數大幅萎縮,若從銷售額來看卻不盡然如此。

 

根據財政部統計處的網站資料,以屏東而言,2008年的住宿家數為467家、餐飲業為3080家,營業額為78億元,佔全縣總體營業額的2.55%。

在2014年,當墾丁遊客人數衝高到史無前例的838萬人,屏東的住宿家數為892家、餐飲家數為4506家,餐飲和住宿營業額來到137億元。

雖然在2014年後墾丁觀光開始出現退潮,住宿和餐飲業家數仍不斷擴張。在2017年,住宿家數擴充到1114家、餐飲業5092家,營業額和2008年相較已經翻倍達到161億元,比2014年還增加24億元,佔屏東總體營業額的比例持續擴大到3.92%。

屏東的飯店、旅館和民宿,有七至八成集中在恆春半島四鄉鎮,包括恆春、車城、滿州和牡丹,又以墾丁所在恆春為主,屏東的住宿和餐飲數字,多少可以反映出當地現實狀況。

人數下滑,住宿和餐飲營收卻仍持續成長,屏東觀光傳播處處長黃建嘉解釋,主要是陸客團本來在墾丁就不見得會住宿,總人數看似下滑,實際銷售金額卻不盡然如此。一直以來,墾丁地區的觀光飯店和地區旅館的年度住房率,都維持在七成到七成五之間。

「尤其是觀光發展條例修正之後,民宿更是快速增加,母數成長許多,住房率雖然沒有明顯起色,餅已經愈做愈大,」黃建嘉說。

媒體不斷以「墾丁雪崩」來形容,顯然和真實有段距離。

但網友的抨擊、遊客的抱怨,卻猶如漣漪般不斷擴大,「個案」也不斷被放大,並非都是無的放矢,「這應該是積怨已久,長久以來服務不好,消費者對品質的不滿全都借勢反應出來,」一位不願具名的政府官員感嘆。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眼看著墾丁起高樓,眼看著樓幾乎要塌了,魏德聖心中不無感觸。過去十年,他每二、三年會去墾丁,一個人或是跟家人、工作人員去晃晃,但沒有一次住在當地,頂多只是吃吃飯。

因為有一年的年節期間,魏德聖帶了老婆和兒子開車去恆春半島,沿著海岸到墾丁、佳樂水,邊玩邊逛,足足繞恆春半島一圈。

眼看夜色昏暗,三人想要找地方睡一晚,結果不論是飯店或民宿全部客滿,「沒有一間有房間,有房間的又貴得要死,三人睡一晚要將近一萬元,」魏德聖心裡一驚,不自覺罵道,「靠夭,那我還不如睡車上就好。」

「我們很失望,在恆春鎮上吃吃東西就回家,」魏德聖一家人就這樣敗興而歸,車子又一路殺回屏東市區的老婆娘家。

《海角七號》帶來投機客、野心家?

2014年,魏德聖和兩個朋友步行環島,以每天35公里的速度、共33天的時間,踩遍台灣島上的每片土地。三人一路走到恆春半島,他說想去看看「阿嘉的家」,《海角七號》中男主角阿嘉所住的獨棟二層樓房。

曬得黝黑、臉上仍有鬍渣的魏德聖,站在阿嘉的家屋外,看著遊覽車載來一車又一車的遊客,匯聚成「車水馬龍」的景象,操著北京腔口音的導遊,熟練地捲著舌頭介紹《海角七號》、介紹阿嘉,沒有人注意到他,創造這片榮景的魏德聖。這一幕仍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

如今,繁花將要落盡,飆了近十年的浪潮漸漸褪去。

「我有時想想,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錯,」猶如陷入沈思的魏德聖突然說,《海角七號》​帶很多觀光客到墾丁,也帶很多人去買房子、經營商店,「當產業起來時,就會有很多外來投機客、在地野心家出現。」

人潮帶來錢潮,也為墾丁帶來狂亂,當熱帶氣旋不再上升,或許是轉型的好時機。

37歲的黃建嘉認為,墾丁在前十年的成長幅度比較快,以發展為主,但在發展的同時,沒有提供消費者所期待的服務品質,現在進入停滯期,剛好可以喘一口氣,調整服務品質以符合國人對旅遊的需求。

圖片來源:吳宙棋攝

但魏德聖怎麼看呢?

他說,他一點都不會為墾丁感到憂心。因為「像恆春、墾丁這種地區,離市中心很遠,這樣反而有個優勢,」這天穿著綠色T恤的魏德聖,順手扶了一下臉上的眼鏡,「以前墾丁只有音樂季才有人,平常沒有太多人,沒有觀光客也活得很好,我相信這種地方的韌性很強,一定會找到方法脫胎換骨。」(延伸閱讀:徐重仁:墾丁不如沖繩?地方創生救觀光

時機好的時候,享受種種的好,不好的時候,就設法活著,魏德聖說,這就是生存。

在《海角七號》帶來的繁華盛世之後,這或許是魏德聖能給當地人和業者的最好忠告,但也不要劃錯重點,重點是在「脫胎換骨」。(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