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外國人也瘋媽祖 為何走破腳、放無薪假還是要走?

精華簡文

外國人也瘋媽祖 為何走破腳、放無薪假還是要走?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7701

外國人也瘋媽祖 為何走破腳、放無薪假還是要走?

Web Only

一年一度的大甲媽祖遶境,在19日進入第7天,這不僅是台灣宗教盛事,也是外國人了解台灣文化的重要活動。曾被Discovery探索頻道選為世界三大宗教盛典的大甲媽祖遶境,不僅吸引海外華人,也在國際上一定享有知名度。究竟媽祖遶境有什麼魅力,讓外國人就算走破腳、放無薪假也義無反顧地撩落去?

凌晨3點10分,在西螺魚寮鎮南宮的地下室裡,27歲的Derek從磁磚地板上坐起,開始輕手輕腳地套上襪子。因為長途跋涉,他數了數左腳和右腳共有7個水泡,從腳趾到腳跟都貼滿紗布。

穿上第二層襪子後,他緩緩站起,伸展連走12小時而痠痛不已的雙腿,準備展開第3天的旅途。

來自美國紐澤西州的Derek,來台灣工作4年半,今年是他第一次參與大甲媽祖遶境。兩週前他到中部參加活動、回程經過大甲時,無意間聽到當地人提到遶境活動,早已耳聞媽祖遶境盛名的Derek認為機不可失,當下決定要參加。

儘管遶境參與者絕大多數是台灣人,事實上,大甲媽祖在國際上已有相當知名度。早在2004年,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將大甲媽祖遶境、麥加朝聖及印度恆河洗禮列為世界三大宗教慶典,鄰近國家如新加玻、馬來西亞的華人也經常是忠實參與者。

究竟,大甲媽祖遶境究竟有什麼魅力,讓外國人寧願走破腳也堅持體驗、甚至成為年年參加的死忠鐵粉?

沿途永遠不會餓到

4月14日晚間10點多,彰化市南瑤宮前人潮洶湧,當天凌晨12點多從大甲起駕的媽祖,原訂晚上9點半抵達第一天的駐駕處。現場遲遲等不到媽祖的Derek,決定先繼續往下走,沿途路邊的民眾不斷遞上瓶裝水、包子、饅頭和飲料,「在這裡你永遠不會餓到,」Derek說。

在外國人眼裡,遶境期間特別能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他說,台灣人平時就相當友善,然而在遶境時,他特別能感受到台灣人的支持。從台中到嘉義,沿路上許多人看到外國面孔的Derek,會熱情地說「哈囉」或豎起大拇指,行經西螺時,連地方的兄弟都露出笑容要他「加油!」

「在台北,我只是一個人,但在中南部,外國人比較少,所以大家又特別熱情一些,」Derek笑著說。

熱情的背後,是對媽祖的信仰形成的凝聚力,拉近了人和人之間的距離。不論是路上的按摩師傅、在家門前分送食物的住戶,還是遠從其他縣市到當地提供食物的攤販店家,「每個人都是你的啦啦隊,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在付出,希望能幫助你繼續往下走,」Derek完全能體會他們的心意。

沿路佈施者的熱情和善意,是吸引外來者參與的原因之一。在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從事宗教研究的博士後研究員洪瑩發認為,遶境過程中人與人之間頻繁的交流互動,形成一種深具感染力的氛圍,「你可以感受到很大的善意和人性中的良善,這讓人們的關係變得更緊密。」

來自美國紐澤西州的Derek,來台灣工作4年半,今年是他第一次參與大甲媽祖遶境。(劉國泰攝)

台灣最美的是人情味

同樣因媽祖之名受到幫助的,還有來自馬來西亞的林炳洲。2008年他到台灣自助旅行參拜媽祖廟,在背包客棧網站上收到許多熱情迴響,「有人說你來雲林我去載你,也有人說要請我吃一頓、住客棧不用錢,一路上受到很多人幫助,」他回憶,「那時我發現,原來台灣最美的就是人情味,」他的眼眶有些泛紅。

今年是林炳洲連續參加遶境的第6年。2012年來台灣唸研究所後,林炳洲年年都要陪「姑婆祖」走一趟。

因為同樣姓林,林炳洲家中的長輩要他稱媽祖(原名林默)為「姑婆祖」,這樣媽祖才知道是跟她有血緣關係的人。「媽祖歌的最後一段是保佑子孫萬萬代,我當時聽到就開始流淚,」講著講著,他不禁哽咽,眼淚瞬間潰堤。

自從2008年後,林炳洲因為喜歡媽祖而越來越常造訪台灣,甚至到台灣讀人類學碩士班。在台灣這幾年,他從一個務實的物理老師,開始學會重視情感、感性的價值,生命因此有了很大的轉變。

即使前兩年因畢業返回馬來西亞,他仍然向學校請假參加遶境。

「我這一生是逃不掉了,」林炳洲認真地說,去年第5次參加遶境後,他覺得自己和媽祖實在有緣,決定往後要年年參加,今年還向學校請了5天的無薪假,即使被扣掉一萬多塊台幣的薪水也在所不惜。

事實上,對部份新加坡或馬來西亞人,大甲媽祖遶境是能充分展現宗教精神的活動。

洪瑩發表示,根據他接觸過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朋友,相較中國大陸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後,對宗教採取壓制態度,華人對於宗教的虔誠情懷反而保留在台灣。「台灣是他們仰望媽祖、信仰實踐的地方,」洪瑩發說。

所謂實踐是指參與的深度,因為媽祖遶境牽涉的不是單純的拜拜或捐香油錢,而是透過如提供食物或步行的身體勞動,去做深度的奉獻。

在從彰化往雲林西螺的路上,即使氣溫不高,陽光仍然炙熱,沿路參與遶境的步行者有的獨行、有的三兩成群,對於外國人而言,參與媽祖遶境不但是了解台灣人情的途徑,也是「獨處」的過程。

不同於平時面對陌生人的謹慎,Derek說,在路上,人們很自然地彼此攀談,從第1天到第3天行程結束,他每天都認識至少一到兩個台灣旅伴。當想獨處時,就放慢腳步,回到一個人的狀態,過程相當自在,「能夠和自己獨處,是一件很棒的事,」他說。

對於外國人而言,參與媽祖遶境不但是了解台灣人情的途徑,也是享受獨處的過程。(劉國泰攝)

體驗自我挑戰和冒險

儘管長距離步行相當艱難,過程中的挑戰反而更吸引人。出於對媽祖的虔敬,即使背著6公斤的背包、腳上多處起水泡,Derek仍然堅持走完全程,對他來說,這是一種自我挑戰和冒險。「不能落後媽祖、也不知道今晚會睡哪裡,是滿有壓力的,」他坦承,「但這是一個表達誠意的方式,我也會感覺到和媽祖有更深的連結。」

洪瑩發表示,歐美國家的旅行者較喜歡冒險,來參加媽祖遶境者多半有這種特質,「他們喜歡壯遊,去做各種冒險。」

身為大甲地方文史團體「大甲媽祖教師研習團」的成員,洪瑩發補充,由於著重深入體驗,團體協助接待的多半是參與3天以上行程的外國人,以想要體驗異國宗教的學者、想觀察大甲媽祖遶境的媒體或文化工作者為大宗。

旅途第3天下午,終於來到嘉義新港,滿滿的人海把中庄橋擠得水洩不通,往奉天宮的路上,鞭炮聲不絕於耳。媽祖上橋後,路上民眾排成兩列,準備要鑽轎底,跪趴後讓媽祖的轎子穿過頭頂。Derek一路跟隨,經歷生涯中第3次鑽轎底之後,身旁扛神轎的人把擔子交給他,「我非常興奮,沒有想到能做到這些事情,」這對他來說,是難得的文化體驗。

這次參加大甲媽祖遶境,對於Derek來說是非常難得的文化體驗。(劉國泰攝)

到了奉天宮,高高掛起的紅色燈籠,以及周遭的黃色燈光,籠罩整座廟宇,人群進進出出、萬頭鑽動,不管男女老幼都格外興奮,形成一種歡騰的氛圍。

追根究底,在一路上能夠自由來去的開放性,還有透過步行、佈施食物等形式的多元參與方式,是大甲媽祖遶境廣受歡迎的關鍵。

洪瑩發表示,有些宗教活動需要是信徒或者是具備一定神職位階才能參與,多數的人只能看熱鬧,但媽祖遶境不同,走路是實踐、準備飲食也是,「在這個過程,很容易變成一個參與者。」

大甲媽祖遶境盛典背後彰顯出來,開放、多元的參與方式,體現台灣宗教的包容性格,以及過程中感受的人情、宗教文化,和冒險的豐富體驗,都讓來自國外的參與者回味再三,這才是台灣真正的軟實力所在。(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