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魏國彥專欄】海峽兩岸,燒炭兇咒,鋪天蓋地

精華簡文

【魏國彥專欄】海峽兩岸,燒炭兇咒,鋪天蓋地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674

【魏國彥專欄】海峽兩岸,燒炭兇咒,鋪天蓋地

Web Only
  • 魏國彥

兩岸「聯手」增煤,2010年後中國燃煤電廠如雨後春筍般興建,雖使用更環保機組,但總空污仍增加40%,台灣則走向「非核即火」困局,讓深澳非火不可卻髒了北台灣的天空。

根據柯亨(Cohen) 2017年發表在公衛權威學刊「刺胳針」(Lancet) 的文章,2015年全球有420萬人死於細懸浮微粒PM2.5,這其中有將近270萬個案例(約60%)發生在東亞與南亞,追根究底,中國與印度的火力發電廠,奪取了數以百萬計的人命。

燃燒煤,得到水蒸氣和二氧化碳,高溫的水蒸氣推動渦輪,發出電力,多餘的二氧化碳排向大氣,成為最主要的溫室氣體人為排放,造成全球暖化。煤炭中還有許多雜質,經燃燒後,變成二氧化硫(SO2),氧化氮(NOx),以及含有各種重金屬雜質的細懸浮微粒PM2.5。前兩者隨風飄散,久而久之,在陽光照射下,在高空旅行中,產生光化學反應,也衍生出新的細懸浮微粒。也因此,高腳煙囪的下風處,隨著距離增加,雖然細懸浮微粒的重量減少了,卻有更多新興的、更小顆粒的懸浮微粒形成,毒性更大(見2018/03/12本系列第二篇文章)。

北京清華大學童丹(中譯)今年初發表於「自然永續」(Nature Sustainability) 學刊的文章,對於全球火力發電廠做了相當周全的檢視,文章顯示,相應於中國大陸的「和平崛起」及飆升的製造業和國民消費成長,中國大陸的燃煤電廠如雨後春筍,自2010年至2015年新增約420GW。雖說,新電廠的環保管制措施比老舊電廠好很多,但是,各種空氣汙染物增加的總幅度高達將近40個百分點,這可以說明,為什麼這七、八年來整個華北、華東,加上冬天下風處的台灣,民眾感到呼吸越來越困難,空污變得十分嚴重。

台灣因為健保制度完善,醫療資訊豐富與確實,加上環保署公布的長期空氣品質背景資訊,有利於近年來台灣的學者進行多項實證研究,結果證明細懸浮微粒確實是健康殺手。舉幾個例子:(1)台灣大學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林先和團隊2015年的一篇論文對於418個病患做7年的追蹤,研究發現,肺結核罹患率與PM2.5濃度有顯著相關;(2)林口長庚醫院腎臟科黃文宏、陳昭妤醫師團隊2017年發表的學術論文指出他們所追蹤長年進行「血液透析」的病患,血液中的鉛含量濃度與病患生活區域的PM2.5濃度與汙染超標日數有顯著正相關。

既然台灣的空汙來源有本土的,也有跨越國境的,到底誰的影響大呢?中山大學海洋環境與工程研究所的李宗霖教授團隊2017年發表的文章顯示,在高雄地區2010至2011年間四個季節的狀況各有不同,冬季空汙最為嚴重,春/秋次之,春秋兩季的空汙物質以本土人為(燃煤、交通、燃油)產生者為主,而在冬季的時候還要加上由中國大陸跨境運送來的,可謂雪上加霜。空汙細懸浮微粒中銅、砷、鋅、鉛、鎘、硒等為致癌物質,無論本土或跨境傳輸都有貢獻,台灣本土者還要另加上釩、鉻、鎳等重金屬元素為其特徵。

台灣廢核政策既定,「非核即火」是逃不掉的的能源宿命,蔡政府執意新建深澳電廠更加明確了這個趨勢。而大陸,從2010年來,新建的燃煤電廠發電容量翻了好幾番。對於台灣人的心與肺而言,海峽兩岸火力發電廠,同步夾攻,空汙的陰影只有更大、更深。

東亞穹頂之下,兩岸燒炭凶咒,鋪天蓋地而來!

關於作者 魏國彥

曾擔任行政院研考會副主委、行政院環保署署長以及環評委員等工作,現任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專長地質、海洋、生態及氣候學等領域,卸任環保署長之後,仍積極關心台灣環境與空汙問題,為台灣環境永續提供建言。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