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卡管案像迴力鏢 打中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

精華簡文

卡管案像迴力鏢 打中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

中央研究院院士、曾任東華大學校長的吳茂昆,正式接任教育部長。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瀏覽數

8281

卡管案像迴力鏢 打中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

Web Only

今天(4月19日)上午八點半,國際知名科學家吳茂昆,從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以及代理教育部長姚立德手上接過印信,成為蔡政府執政後第二任教育部長,他身上背負的多項爭議,也讓他上任就面對誠信危機,還得忙著證明自己的清白,加上台大校長懸而未決的爭議,他說了至少兩次「盡快處理」。但他該怎麼做,才不會讓教育部甚至是台大都陪葬,全台灣都拭目以待。

一通上週末打到伊朗的電話,改變了新任教育部長吳茂昆的人生選項。

行政院長賴清德客氣地問他,是不是有意願擔任教育部長,並告訴他,希望新教育部長是科學家,教育年輕人下一代養成明辨是非、實事求是精神以及關懷社會的公民。

新任的教育部長吳茂昆,是國際物理學界的權威、超導科學家,獲提名諾貝爾物理獎。他曾擔任過國科會(科技部)主委、東華大學校長與中研院物理所所長,具備科研與管理經驗,也擔任國家型奈米科技計劃推手,更推廣從國小到高中的奈米科技普及教育。

在台大校長爭議聲中上任,吳茂昆在教育部長交接典禮上,承諾下週召開第二次跨部會諮詢小組,讓爭議盡快落幕。

問題是,吳茂昆自己也爭議纏身,面對赴中兼職、學術研究費溢領等愈來愈多爆料,飽受外界質疑。

台大校長爭議 吳茂昆必須面對的燙手山芋

新教育部長即將上任,但台大校長仍懸缺。雖然行政院長賴清德明確地說,新教育部長不是為了解決台大校長爭議,但這齣戲從1月5日演到現在,已經超過100天,猶如歹戲拖棚,社會不耐的情緒被拉扯到最高點,無疑是吳茂昆必須面對的燙手山芋。

「台灣學術界是時候往前進了,不要停留在原地,」台灣半導體之父、曾任交大校長的中研院院士張俊彥無奈嘆氣,不願再多做評論。

潘文忠在管案尚未確認前即丟出辭呈,無異是將爭議丟到行政院長賴清德手中。因為身為政務官,原本應該為政策負起責任,如今管案爭議未決,潘文忠就急著「撤退」,在外界譁然之際,賴清德勢必在處理上展現相當的「態度」,否則很有可能再度賠上一個教育部長。

然而,不論是行政院或是教育部,在眾目睽睽下,到底下一步該怎麼走?

國教行動聯盟理事長、台大應力所教授王立昇認為,教育部是高教領導者,在遴選委員會中既然有3位代表,卻沒有仔細審視每個候選人,防患於未然。加上事情發生後,跟台大的溝通常是隔空放話,處理過於草率,「新任部長不應該受到政治個人意識形態左右,要理性做決定。」

但如今的態勢是不管管中閔聘任與否,都會產生強大的政治後座力,勢必引發一方強烈反彈。

台大物理系教授林敏聰說,做決定的過程比結果更重要,新任部長應該向社會釐清疑義,提供公開論證的空間,執政黨更不能丟給教育部的官僚自己做決定,必須一起承擔責任,不應該籠統放話或是替特定一方辯護。

過去幾個月來,教育部被動地倚賴台大說明,也沒有公開對社會說清楚到底哪裡有爭議,反觀台大也多是形式回答,缺乏實質澄清,臨時校務會議上沒有對話跟辯論,甚至擱置所有提案,這些原因都讓這歹戲拖太久,「兩邊都在打迷糊仗!所以外界才會不耐,」林敏聰分析。

問題再不解決 台灣高教將陷入危機

台大是台灣高教的龍頭,如果繼續停擺,整個台灣社會都得一起承擔高教陪葬的風險。清大副校長林聖芬分析,代理校長的權力並不大,只能看守,不能進攻,許多新的計劃都無法推動,只能核定例行的人事與行政經費,無法向前。

若是等到檢調調查結果出來後,重啟遴選程序,全部重來至少要一年,因而有學者主張從剩下的候選人中繼續投票,但台大化學系教授彭旭明直言,已經有遴選委員私下說不可能重選,被推薦的候選人也會害怕,沒人想當台大校長。

「台大沒船長不行,再拖下去根本沒有解決辦法,」彭旭明說,台大沒辦法規劃長期的計畫,姐妹校合作也窒礙難行,國際學院和癌症中心目前全都停擺,合作的細節沒有校長可以決策,就連高教深耕計畫的資源分配也要等新校長分配,但各院因等不及,只能開始作業。

彭旭明認為,可以先聘任,如果真的違法再處理,他說過去確實也有前例,譬如中興大學跟師大都有過校長上任後,因為資格有問題而被解聘。

一旦教育部做決定要聘任管中閔,剩下的就是台大校園自治的事情。但因教育部拖著不處理,造成台灣社會愈漸撕裂,社會互信的基礎在這幾個月爭議下愈趨薄弱。

校長難產 學生對台大失去信心

台灣最好的大學出了問題,甚至成為學生到海外就學的推力。建中校長徐建國坦言,很多學生告訴他,台大校長的爭議讓他們受不了,還有學測74級分的學生說,卡管事件是最後一根稻草,紛擾太多,對台大失去信心,選擇出國唸書。

「台大校長這次的選舉,不是凝聚共識,而是互相廝殺,在這些分裂與糾紛,管中閔作為校長的權威與領導統御的威信確實少了大半,」彭旭明說。

台大的撕裂與社會信任盡失的態勢,意味著就算最後管中閔上任,也是在搖晃鬆動的民意基礎下執行所有計畫,跟過往校長遴選所選出來的「最大公約數」不同,在分裂的校內民意下,他怎麼領導台大,重新凝聚台大共識,會是最大難題。

事實上,管中閔將面對的不只是對他個人的信任危機。 王立昇說,即便最後教育部同意管中閔聘任案,校內仍需要建立機制表達對管的想法,譬如在校務會議先進行內部共識凝聚,因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台大同仁對這件事不放心,都會讓校務推動產生困擾。

「他想做的改革,可能很難做,」彭旭明說,台灣的生態是當一個人政黨傾向明確表態,就會有另一半人不喜歡,很難做事,但政治認同不應該影響個人政策或作為。

壓力最終仍會又回到管中閔身上,他必須有化解這些爭議與質疑的能力。但綜觀這幾個月來,管中閔習慣以文學語言回應爭議,而非協助釐清事實,林敏聰擔心,這種規避、不直接溝通的態度,有可能複製到未來台大的內部溝通,「如果規避校內對他政策的質疑,怎麼公開討論?」林敏聰反問。 

另一個對管中閔的挑戰,則是管中閔和企業的緊密關係。管中閔在當選隔天的記者會上,他曾經談及未來對台大的規劃,其中一項是透過校友網絡和企業募款、增加教授薪資、資源投注台大。從獨董爭議看來,他和企業走得很近這項事實,是能載舟也能覆舟的水,未來的募款之路會走得非常辛苦。

彭旭明分析,企業主可能因為這次爭議而卻步,避之唯恐不及,管中閔如何拿捏跟企業之間的關係,大學和產業間的基本原則這條線該怎麼畫,非常關鍵。

「產學合作必須清楚利益揭露跟迴避,更得接受台大校務會議代表的監督,堅守大學核心價值,」林敏聰說。

社會兩端氣氛沸騰,在前任教育部長潘文忠走下台的那一刻,猶如戲劇來到最高潮。吳茂昆有過去潘文忠所缺乏的高教經營管理經驗,他能否以教育專業與事實為優先,具體釐清每項事實,展現教育部長該有的高度,整個台灣社會都拭目以待,畢竟在犧牲一個教育部長之後,最終不能連整個教育部、乃至於台大都被陪葬。 (責任編輯:吳凱琳)

【延伸閱讀】

台大校長遴委會發言人:擱置反管提案等於退回
為什麼教育部遲遲不聘管中閔?關鍵是這3個
管中閔當校長無疑義 台灣的大學怎麼了?
從台大到文化,台灣的大學校長為何老是難產?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只要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