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開放民選兩年後,為什麼緬甸政治抑鬱又悲觀?

精華簡文

開放民選兩年後,為什麼緬甸政治抑鬱又悲觀?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915

開放民選兩年後,為什麼緬甸政治抑鬱又悲觀?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3月30日為軍方將權力交予全國民主聯盟(NLD)兩週年,表面上誕生了以選舉結果為基礎的新政府,但是,隨著總統碇喬以健康因素為由辭職下台,新上任的溫敏一樣是位忠誠派,當忠誠凌駕於能力之上,緬甸的政治人物們,既抑鬱又悲觀。

丁亭溫(Tin Tin Win,音譯)從來想過自己會成為政治人物。在東吁縣的大多人眼中,她是位家庭醫生;但在3年前,有人請她代表全國民主聯盟(NLD)參選國會。長期投身民主運動、終結軍事統治的關鍵人物翁山蘇姬,正是NLD的領導者;丁亭溫熱情地接受徵召,並贏下了選舉。

今日,她的情緒已低落許多。她在首都奈比多參與漫長又無趣的國會議事;有時,她會想,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她曾經提出動議,希望在學校推動性教育(她在診所見過太多絕望的懷孕少女了),但她的政黨刪去了這個議案,而且沒有提供太多解釋。她的任期才過一半,但她已經決定2020年不會再次參選。

3月30日為軍方將權力交予NLD兩週年。但軍方留下的憲法,讓軍方得以掌管國內安全、不受公民政府掌控,並擁有1/4的國會席次,大大削減了新政府的權力。這部憲法也刻意讓翁山蘇姬無法成為總統,因為她的小孩是英國公民。

至少,翁山蘇姬繞過了這個限制;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她「凌駕於總統之上」。3月底,她挑選的總統在Facebook上宣佈辭職,國會也立刻選出了新總統溫敏(Win Myint)。

溫敏就和前任總統一樣,是位NLD的忠誠派;因此,情況並沒有改變太多,翁山蘇姬的地位也依舊穩固。

NLD上任後,有些地方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改善。緬甸在國際透明組織的清廉指數排名大幅上升,民眾也比過去更能說出心裡的話。但NLD政治人物多為新手,難以將想法付諸實現。有些人是在1990年首次當選,但也從來沒能真的坐進國會;反之,軍方將不少人送進了監獄。

翁山蘇姬掌理國家,這些年長的政治犯則負責掌理NLD。但他們可能算不上是在掌理;NDL比較像是粉絲俱樂部,不太像是個制訂政策、訓練未來領導者的政黨。正如一位黨鞭所言,「NLD減去翁山蘇姬之後,幾乎等於零。」

2015年當選的新一代議員,來自各種不同的背景;他們是牙醫、獸醫、記者、教師和創業家。他們通常比前任議員年輕;他們欽佩翁山蘇姬,但也不像老派人士那麼順從。他們充滿活力,但也已經幻滅。

忠誠放在能力之前

一位新任議員嘆道,「我們想抓大象,卻連螞蟻都抓不到。」一如丁亭溫,這位議員也不打算再次參選。他表示,他的工作誰都能做。

NLD也在疏遠那些有想法的人。

外國顧問愈來愈不受信任,因為他們不滿緬甸迫害羅興亞穆斯林少數民族。國會正在立法以抑制聯合國和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活動。NLD甚至更加敵視國內的運動人士;政府已通過法案,讓警方可以更輕易地禁止示威。

長期觀察緬甸政治的雷諾德(Mael Raynaud)指出,NLD那些曾經遭受監禁的領導者,並未見證2000年代放鬆管制和應對風災帶來的公民社會興起;數年高壓統治也帶來偏執,促使NLD將忠誠放在能力之前。

由改革派將軍領導的前任政府,十分渴望法統性,也希望能藉由帶動快速變革來彌補過往。NLD擁有強大的民意支持,但不是十分清楚該利用這樣的支持做什麼。

NLD長期成員桑達明(Sandar Min)表示,以前比較簡單,「對抗軍方之時,我們有明確的敵人。現在就不是那麼明確。」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