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陳菊,一位政治聲望高於總統的秘書長,能救得了小英?

精華簡文

陳菊,一位政治聲望高於總統的秘書長,能救得了小英?

圖片來源:吳宙棋

瀏覽數

5488

陳菊,一位政治聲望高於總統的秘書長,能救得了小英?

Web Only

傳言許久之後,高雄市長陳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在11日塵埃落定。原本夢想在今年底卸下市長職務,能退休過田園生活的陳菊,為何選在此時出馬?自稱「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力」,陳菊的戰場又在哪裡?

閃個不停的鎂光燈,將大廳照得猶如白晝一般。總統蔡英文、即將接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陳菊,以及代理秘書長劉建忻魚貫進入。

過去陳菊多次進出總統府,當時她是高雄市長,也是9人決策小組(執政決策協調會議)的一員,如今再度踏入總統府,她已經接下總統府最高幕僚長秘書長一職。

「她是台灣社會重要資產,也是大家共同的菊姐,」蔡英文說,「在台灣處於轉型、往前走的關鍵時刻,特別需要菊姐北上協助我們一起承擔,以她成熟的歷練和聲望輔佐我的執政團隊。」

從高雄市長到總統府秘書長,已然是一方之霸的陳菊,為何會捨棄她的「田園夢」,進入總統府擔任幕僚長?

暫別高雄,為了成就心中未完成的大夢

陳菊不論是在自己的臉書,或是在今天(11日)的記者會上都不斷強調,今天台灣處於面臨轉折的關鍵時刻,蔡英文是歷任總統首位從事這麼多的重大改革,「總統從事改革,這麼艱困,我們捨不得讓總統在改革過程中,她的美好理想沒有為社會所理解,我也希望總統早日順利成功,我個人主觀的夢大概也可以圓夢。」

她所沒有說出口的是,相對於個人的小夢,她心中有個更大的夢尚未完成。

如同她在臉書上向高雄市民的告白:「容許我的暫別,成就我的國家」,「她認為現在總統進行這麼多改革,不容失敗,」和陳菊相識超過30年的好友、高雄市研考會主委劉進興說,「市長說,蔡英文若失敗,我們一生的努力都將成為幻影。」

出身於美麗島世代,成長於參與民進黨創黨時期,陳水扁執政時期到最後落得因為貪瀆弊案而入獄,曾經讓和陳菊同世代、一起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痛不欲生,「我們期待阿扁,結果阿扁搞砸了,」劉進興描述著。

民進黨再度翻身執政後,陳菊心中一方面是欣慰,另方面因為改革過程中的顛簸,也讓她充滿焦慮和不安,「她認為民進黨是台灣民主的重要機制,協助民進黨站起來,就是在幫助台灣,」和陳菊相熟的友人形容。

從1969年,在19歲的年紀成為省議員郭雨新的秘書,1979年因為在高雄的美麗島事件而成為政治犯入獄,到1986年出獄後正逢民進黨組黨,陳菊的一生和台灣的民主運動亦步亦趨,更和民進黨密不可分。(延伸閱讀:陳菊 我不喜歡被定位為「女性」

1991年陳菊第一次出馬競選國大代表,獲得高雄人的支持,1998年擔任高雄市社會局局長,2006年再度回到高雄,在艱難險阻中成為首位民選女性市長,2014年並以將近百萬票連任縣市合併後的高雄市長。(延伸閱讀:陳菊 台灣花媽的新高雄夢

在出生地宜蘭之外,高雄早已成為陳菊心中的故鄉。正因為如此,在完成高雄市長任期和北上任總統府秘書長之間,陳菊的內心並非沒有掙扎。

不顧反對,貢獻自己最後的利用價值

事實上,這場人事安排在高雄市府團隊內部更曾掀起激烈論戰。「嚴格來說,內部都是反對派,沒有贊成派,」一位位處陳菊決策圈核心的官員透露,除了考量任期做好、做滿,留下完美典範之外,另外是「若能站在超然立場,對政局的影響比較大,上餐桌、進廚房自然會有所折損。」

所謂「上餐桌、進廚房」,即是如10日陳菊銜命和前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見面,勸進蘇貞昌選新北市市長,被視為是新潮流系和蘇系的大結合,引來民進黨內游系的強烈反彈,立委高志鵬甚至揚言若選輸,黨主席和行政院長都要下台。

「若選輸,黨主席和行政院長都要下台」,這句話除了和民進黨過去在陳水扁執政期間,所建立的「慣例」有關,事實上在背後更是劍有所指。當外界不斷以黃金金三角形容「蔡英文、陳菊和賴清德」三人的堅強陣容,在總統蔡英文之外,掌握大權的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和行政院長賴清德都是隸屬「新潮流」,更讓其他派系猶如芒刺在背。

然而,反過來卻也容易讓陳菊陷入「動輒得咎」的處境。當她是社會和民進黨共有的「菊姐」時,對民進黨或對政府的意見會被視為「建議」,也具有超然性,但冠上總統府秘書長的帽子後,所扮演的除是府院黨的協調角色,更是代表府和院、黨協調,未來不但無法再發揮「超然」的影響力,甚至還可能被譏諷為「整碗捧去」(台語),猶如從過去的神主位被打入凡間,而這樣的結果絕非任何人所樂見。

闖蕩江湖多年的陳菊,不是不清楚,但她仍願意撩下去淌這盆渾水,「她覺得她是貢獻最後的利用價值,」一位接近她的官員無奈地轉述。

但陳菊這樣的舉動,也十足符合她的個性。「人的一生總是要背包袱,總是要跳火坑,」劉進興說。就像是陳菊在高雄市長任內,將旗津、右昌到覆鼎金公墓進行遷移,讓原本陰森森公墓成為全民共享的綠地。有人不滿,罵她會「絕子絕孫」。她公開說,「我一生沒結過婚,也沒子女,不用這樣罵我。」

養望二字,從不在她的人生字典中

說到底,「養望」從來就不在她的人生字典中。「別人不做,我來做」的個性,讓她跳過一個又一個的火坑,也讓她的一生,從一個不起眼的黨外小妹,如今登入廟堂之上成為總統府秘書長,走過的漫漫半世紀,無疑也象徵著步履蹣跚的台灣民主歷程。

細屬從首任民選總統李登輝以降,歷來的總統府秘書長,從黃昆輝、章孝嚴到張俊雄、游錫堃、邱義仁、蘇貞昌等人,到馬英九所任用的詹春柏、廖了以、曾永權等人,大概沒有任何一個秘書長像陳菊一樣,不論在民進黨內或是民間都具有相當高、甚至是凌駕總統的聲望和人望。

對蔡英文來說,陳菊不僅是民進黨的大姐大,大家的「菊姐」,更是她的mentor(良師益友),也因此當蔡英文公開宣布「由高雄市長陳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時,緊緊抓著陳菊的手,掩藏不住滿臉的笑容,被外界形容為「猶如吃了一顆定心丸」。

「在歷史上很少有政府在開始執政前兩年,就同時啟動這麼多國家重大工程,」在回答媒體提問,希望菊姐分攤的工作時,蔡英文說,她希望在執政近兩年後能加強對社會的溝通,包括政治領域中在野黨和其他政治機構間的溝通和協調,讓國家轉型、產業轉型等工作能走得更順暢。

「我們的工作龐雜、挑戰也很大,需要有份量、社會敬重的總統府秘書長,來協助執政團隊對外溝通,甚至是某種程度的協調,」蔡英文接著說,「菊姐是政治歷練非常豐富的政治前輩,尤其來自地方更能體會一般民眾感受,也會提醒在執行重大建設時,要注意讓人民的感受更深。」

沒有退路,未來只有背水一戰

換言之,陳菊的角色除了對外的溝通協調,還要讓執政更接地氣。雖然總統府秘書長的工作,是作為府院黨之間溝通協調者,然而從陳菊的「起手式」拜會蘇貞昌,讓更多人揣測,陳菊的到位是為年底的九合一選戰,注入一劑強心針。

尤其新北市長的「蘇花合」,更可以看出民進黨的決心,「新北市是關鍵,只要能奪回來,就可以抵掉很多其他的失敗,」有人形容,這就像是在千軍萬馬中殺出一條血路。

但若是要把陳菊侷限在北上為選舉,則又過於窄化她所能扮演的角色。「大家說民進黨只為選舉,我不太以為然,」劉進興說,「台灣民主就是靠這些人參加選舉打出來,選舉是民主最重要的機制,不應該刻意去排斥。」

身為陳菊的「文膽」,劉進興心目中的陳菊,接下秘書長的任務,不僅是幫助蔡英文,更要成就大局、成就台灣,從長期的角度就是要貫徹改革,「過程中當然會碰到選舉,不過不用窄化成為一切只是為選舉。」

陳菊的市長辦公室外,有一幅畫是河邊隨風擺盪、生命力旺盛的蘆葦,室內則有幅和人等高的字畫,以蒼勁有力的筆觸寫著「台灣菊」,不論是蘆葦或是台灣菊,在某種程度上都描繪出她的一生。

相較於退休後,馳騁田園種菜的個人小夢,陳菊心中有個更大的台灣夢,遲遲尚未完成,也讓今年68歲的陳菊還不能「放下」。

但蔡英文、陳菊、賴清德這個黃金金三角陣容,又能成就什麼樣的台灣?對陳菊來說,未來只有背水一戰,不同於還有段政治長路的賴清德,在她身後恐怕已無退路。(責任編輯:吳凱琳)

【延伸閱讀】

花媽心內話:陳致中參選立委 長扁之爭延長賽

陳菊參政50年首本自傳 首談與賴清德的「姊弟情」

更多內容請見《花媽心內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只要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