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德國風電大廠指定合作 鑄造一哥也鮭魚返鄉

精華簡文

德國風電大廠指定合作 鑄造一哥也鮭魚返鄉

因為離岸風電供應鏈需求,鑄件大廠永冠將首度在台灣建生產線。圖為風力發電機輪轂。 圖片來源:永冠提供

瀏覽數

2984

德國風電大廠指定合作 鑄造一哥也鮭魚返鄉

天下雜誌645期

內湖起家的鑄造廠,永冠如何搖身一變,讓全球前十大產業機械廠商都變成他的客戶?成功的關鍵,正是因為他們連最小的細節都不放過。

早在2015年,離岸風電在地化還未成為熱門話題時,永冠能源科技集團就已是首家在台中港電力專區承租土地的廠商。2月上旬,永冠又與西門子歌美颯簽署合作備忘錄,將在台中興建涵蓋鑄造、機械加工及塗裝等工廠,是目前最具離岸風機鑄件能力的台灣企業。

內湖起家的鑄造廠,如何一路從塑膠射出機零件打入西門子離岸風機供應鏈?故事要從10多年前的中國大陸開始說。

之前大部份時間待在大陸廠的永冠集團副董事長蔡樹根,為了台中建廠工作,停留在台灣的時間變多了。他說,永冠一開始在東莞與寧波做產業機械鑄件,營收9成來自塑膠射出機。在2010年金融海嘯之後,因為其他產業都不好,只剩下風電產業比較熱,一度能源營收佔比高至6成。

蔡樹根說,2002年開始,永冠為了提高利潤,開始與歐洲客戶合作。努力了2年,全球前10大產業機械廠商都變成永冠的客戶,做專業金屬鑄件。歐洲廠商和永冠合作,一方面是想拓展中國大陸市場,二方面是想到中國設廠。

零瑕疵換來國際大廠信任

永冠踏入風電的轉捩點在2005年。中國政府大力扶植風電產業,歐洲風機廠商被要求在地化比率要達7成,因此想到永冠。

蔡樹根坦承,一開始合作其實也有挑戰,因為風力發電設備質量門檻更高。廠商要求連續做3件都沒瑕疵,才有信心把訂單交給永冠,有時還要求連續10件都不能有瑕疵。

「早期我們交零件給德國公司,他們是用放大鏡在檢查我們的東西,信任要花時間,」他說。

永冠做的是風機輪轂(連接主軸與葉片的關鍵部件)、定子軸、齒輪箱與機艙等,體積與重量都相當驚人,鄰近風場在地生產有它的優勢。蔡樹根舉例說,光是6MW風機的輪轂就重達40多公噸,將來如果風場使用8MW或10MW風機,噸位更驚人。

而永冠鑄件為了打入國際供應鏈,很早就開始專注於歐盟標準。蔡樹根回憶,2005年開始做風機鑄件,歐盟客戶找了一位奧地利的冶金博士到永冠寧波廠做檢查,要看生產能力和流程,看了幾次後就說想要來永冠上班,後來沒想到真的跳槽了,他目前負責永冠在大陸幾個廠的品管。

離岸風機愈做愈大。應客戶要求,永冠決定投入做更大的風機鑄件,一定要有港口的土地,於是2015年在台中港找到土地,已承租2年多。

改變公司文化最困難

台灣企業想要打入歐洲供應鏈,該怎麼做?蔡樹根建議,最基本的是品質與技術要很有把握,但公司價值也是重點。

「改變文化最困難,」蔡樹根直言,歐美風機大廠要求供應商走綠色製造路線,除了工廠得取得環安衛各種認證,還要養成習慣,永冠已經努力了2年。

舉例來說,例如員工椅子底下有一小攤黑油,儘管不會立即造成危險,但是卻會提高滑倒的風險。像這樣的小事,以往在台灣或中國大陸工廠可能不被當一回事,但永冠現在鼓勵員工及早上報,乃至於在會議上檢討,要讓環安衛變成根深柢固的信仰。

「很多台廠可能覺得這是小事,但卻攸關供應鏈准入,」蔡樹根強調。

永冠台中港建廠進度有些延宕,蔡樹根表示今年下半年可望啟動建廠,預計2019年完工、2020年投入營運。

儘管大型鑄件僅佔離岸風機總成本的5%,並不算高,但卻因為體積與重量,成為極需地利的供應鏈一環。永冠預計投入30至40億,建立鑄造、加工、塗裝、組裝等生產線,可提供大約600個工作機會。(責任編輯:黃韵庭)


永冠小檔案
創始年份/1971年
資本額/68.43億元
董事長/張賢銘
員工數/約2000人
主力產品/注塑機鑄件、能源鑄件、產業機械
2017年營收/64億元


【延伸閱讀】
離岸風電九千億商機  台灣隊準備好了!
只講台語的董事長,簽下台灣首張離岸風電訂單 
上緯拚進歐洲風機供應鏈 被拒絕三次還是不能放棄!
航運不景氣,台船改靠綠電吸金
鋼鐵老大哥拚了!中鋼:台灣風電能超越丹麥
台灣去哪找上萬名綠能技師?靠他培訓
台灣要蓋海上風電萬里長城?除了錢與人,還缺這5塊基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