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虎媽」蔡美兒:政治部落主義撕裂後,美國恐退回開發中國家!

精華簡文

「虎媽」蔡美兒:政治部落主義撕裂後,美國恐退回開發中國家!

圖片來源:Getty

瀏覽數

2040

「虎媽」蔡美兒:政治部落主義撕裂後,美國恐退回開發中國家!

天下雜誌645期
整理
  • 吳怡靜

虎媽蔡美兒新書問世,這次談的不是教養,是美國遇上的毀滅性大難題:當一個美國開始分裂成兩個「部落」,他們眼中將沒有同胞、只有敵人。

七年前,一本自傳式的育兒書《虎媽的戰歌》讓蔡美兒聞名全球。台灣讀者多半只知她是嚴格管教兩個女兒的「虎媽」,其實她是耶魯大學法學院終身職教授,專長之一是種族研究。

最近,她又有新書問世:《政治部落:群體本能和國家命運》(Political Tribes),同樣在美國引發評價兩極的熱烈討論。

這本書她花了3年時間寫作,簡單說,她認為美國外交政策一再失敗的主因,就是忽略了部落主義在許多國家的重要性。

一旦人們認定自己屬於某個群體或部落,就會不顧一切地去捍衛這個群體的立場和利益,替自己的部落辯護,而非尋求和「敵對部落」對話或和解。

不只這樣,2016年的大選證明,美國國內也正被毀滅性的政治部落主義撕裂中。「這個國家正開始分裂成兩個或更多的美國,」她憂心,美國如果不趕快恢復社會流動性,有可能步上許多開發中國家的後塵,走向專制。以下是她的演說重點整理:

跟所有靈長類動物一樣,人類天生屬於部落的。我們需要屬於某個群體,渴望成為其中一員。

許多研究都顯示,一旦我們連結到某個群體,我們的認同就會與它綁在一起,事情的真假,開始變得無關緊要,因為我們會透過這個群體的視角來看每件事,就算有證據指出這個群體錯了,我們的反應往往是捍衛到底。你會覺得,這不是因為你很笨或不負責任,而是你對自己的部落必須忠誠。

在世界上許多地方,當地人民最重視的群體認同(group iden-tity),通常不以國家,而是以種族、宗教、派系、地區或宗族為基礎。

遺憾的是,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的外交政策對這種認同的重要性,始終視若無睹。我們傾向從意識形態對抗的角度來看待世界: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民主與專制、自由世界與邪惡軸心的對抗,卻忽略了比這些意識形態更原始的群體認同。

我們總以為民主是萬靈藥,在處理伊拉克、敘利亞或阿富汗時,完全不理會部落的重要性。因為美國過去在族群同化很成功,如果我們可以讓來自德國、匈牙利、波蘭、愛爾蘭、義大利、日本的移民,在一、兩個世代後全部成為美國人,為什麼遜尼派、什葉派和庫德族不能融合在一起?讓人民有選舉不就好啦。

民主反而激化衝突

危險在於,如果你對這些地方的部落和人口結構不夠了解,民主反而容易催化群體間的衝突。

我在書中還提到了越南。美國人習慣從冷戰角度來看越南,認為越戰是在對抗共產主義,而越南是中共的棋子。事實上,越南人把中國視為最大的敵人,1000多年來一直在爭取獨立。

不只這樣,越南內部還存在著一種族群特徵,我稱之為「佔絕對優勢的少數族群」(market-dominant minority):1%的華人控制了近70%的越南財富;這其實也是東南亞國家普遍可見的特徵。當年美國想要把資本主義引進越南,卻不知道越南大多數的資本家都不是越南裔,而是這個被憎恨的少數族裔。

這本書原本要寫的是,美國因為不把這些部落或群體認同當一回事,才會搞出許多嚴重的外交政策災難。但是去年2月,川普上任不久,有天我正在上課,這門課已經教了20年,我常會談到對民主和族群衝突的看法。

那天,我照常念著講了20年的話,「美國的外交政策屢屢失敗,就是因為我們沒搞懂其他國家的族群關係,」然後引用我以前著作的內容說,在開發中國家,民主可能催生一批沒有政治經驗的煽動者,他們高舉反體制的政見,將少數族群當成箭靶,利用帶有種族主義的民粹浪潮,贏得選票……。

「妳講的好像美國」

其實我講的是委內瑞拉的查維茲,但突然間,我停了下來,因為80個學生全都盯著我,他們都在想同一件事,有個學生直接說了出來,「妳剛剛講的,好像美國。」

因此,這本書的重點必須有所改變。基本上我想說的是,今天的美國正開始顯現出開發中國家常見的、充滿破壞性的政治變動,包括了種族民族主義興起、對機構和選舉失去信任,以及民主導致零和式的政治部落主義。

為什麼會這樣?首先,民主制度在美國順利發展,是因為200年來,白人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都佔了絕對優勢,當這個族群覺得安全時,他們可以對少數族裔和移民採取比較寬容的立場,所以美國的民主很穩定。

但今天,美國正在發生大規模的人口結構轉型,也就是所謂「棕色化」(browning),來自拉丁美洲、亞洲和非洲的移民大量增加,白人將在30年內失去多數地位。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每個族群都覺得自己受到了威脅:不僅少數族群,連白人也覺得他們飽受威脅。研究顯示,高達67%的藍領白人認為,他們比少數族群更加受到歧視。當群體感覺受到威脅時,他們會變得更加孤立、更有防禦性,而且團結對外,變得更加部落化。

美國政治正被「少數菁英與多數民粹」的動態關係把持,其結果可能走向專制和煽動仇恨。(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沿岸菁英 vs.中部民粹

另個原因,過去美國和開發中國家的一大差別,是我們並沒有任何佔優勢的少數族裔,因為白人一直是最佔優勢的多數族裔。但今天的美國白人似乎已經被階級和教育的落差,分裂成兩個「部落」:簡單來說,一個部落是住在沿岸或城市裡的白人,他們未必都富有,但教育程度比較高、比較專業、文化也比較多元。另一個部落則是住在郊區或中部的藍領白人。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開始出現「佔絕對優勢的少數族群」,也就是沿岸菁英。要再次澄清,這幾個字容易誤導,因為他們未必都住沿岸、也不見得都是有錢菁英。但他們有類似的特質和價值觀,通常都很國際化,而且自認很寬容,支持宗教自由等。

在美國中西部很多人眼中,這些沿岸菁英喜歡少數族裔,歡迎移民,他們會援助非洲窮人,卻一點也不關心「真正的美國人」。

2016美國大選的結果,正是我會對許多開發中國家選舉結果的預測:面對一個傲慢、佔優勢、受憎恨的少數族群,一股民粹運動開始興起,某個煽動者高聲呼籲「真正的美國人」要拿回他們的國家。「讓美國再度偉大,」川普說,「我們要從中國和墨西哥手中,奪回我們的國家。」

看到美國出現這些趨勢,讓人感到憂心。根據我自己的研究,從沒有任何國家成功克服這個問題;當一個國家的政治被這種「少數菁英與多數民粹」的動態關係把持時,結果就是走向專制和煽動仇恨。

當務之急:恢復向上流動

面對這種困境,無論哪一種解決辦法,都必須從經濟和文化雙管齊下。恢復向上流動,應被視為緊急要務。

過去,來自美國中部勞工家庭的人可以透過教育翻身,在東西兩岸城市高就,然後回到家鄉,這就是流動性。但現在,加州、紐約、亞特蘭大這些地方愈來愈住不起,教育也變質,不再是向上流動的途徑。

除了經濟,還有文化。美國的國家團結正在崩解,這個國家正開始分裂成兩個或更多的美國:凡是投票給另一個陣營的人,都是不道德、邪惡的,都要當成敵人,而不是自己的同胞。我們必須擺脫這種思惟。(責任編輯:吳廷勻)

蔡美兒
出生:
1962年
現職: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
著作:《虎媽的戰歌》、《政治部落:群體本能和國家命運 》(暫譯)等
學歷:哈佛法學院法博士
殊榮:2011年《時代》雜誌百大影響力人物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只要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