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先追劇,再攻心 中國打文化戰,台灣能反擊嗎?

精華簡文

先追劇,再攻心 中國打文化戰,台灣能反擊嗎?

從費玉清、周杰倫到蕭敬騰,台灣一整票歌手都出現在中國的音樂節目,除了該憂慮自身節目的貧弱,更要思考下一個10年,能否保有華語流行音樂中心的地位。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7127

先追劇,再攻心 中國打文化戰,台灣能反擊嗎?

天下雜誌645期

不管有沒有惠台,對影視產業來說,中國本就是必爭之地。然而當中國讓利,台灣影視人才是否會被「整碗端走」?資金卡關、產業斷鏈的台灣,還有發揮文化影響力的機會嗎?

影視產業不只是拿來賺錢,更是拿來攻心的。

惠台31項政策公布後的兩天,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接到了三通從中國打來的電話。分別是詢問他曾經負責行銷宣傳的兩部台灣紀錄片版權,是否代理什麼電視劇,以及手上還有什麼在中國市場尚未賣出版權的影視作品。

「這個政策出現,我很明顯感受到,它對目前還沒有去中國大陸的台灣年輕一代文創、影視產業工作者,的確造成心理衝擊,」王師觀察,周遭朋友討論的熱度,反映的是對台灣產業自身困境的焦躁與對大市場的躍躍欲試。

1個月後的3月29日下午4點,台灣電視劇製作產業聯合總會會長林錫輝剛和其他台灣業者代表一起走出北京廣電總局的會議室,「最新的結果,我們來把第18到20條落實、解釋,」林錫輝在惠台政策發布時就仔細比對過,當時的說法並沒有超出當初兩岸服貿協議的範圍。

而這一次,經過雙方討論,除了原本開放台灣影視人員到大陸參與影視製作的「數量」限制,更進一步將台劇等同陸劇待遇,在網路平台和電視權利上都不做限制,可以直接引進,走內部審查機制。

「他們對自己很有信心,要開就開大一點。但這招厲害,生意人在商言商,對於有心搶佔大陸市場的台劇,等於你在開拍之前就知道要符合審查標準,最明顯的是兩種不可能通過:一是劣跡藝人、一是台獨思想。」林錫輝說。

中國有舞台,但台灣有好作品嗎?

30歲的呂小薇(化名)從台北到北京工作4年多,她已經在一家中國知名傳媒公司擔任總監,對惠台政策十分反感,「這就是個公關項目,優秀的台灣年輕人根本不會在意。如果你對於這個市場沒有足夠的敬意和努力,要靠政策庇佑的話,是不會成功的,因為在這裡,沒有任何特權是不會被收回去的。」

選擇在北京工作的呂小薇說,她追求的是舞台、話語權,「我要掛著我的名字的作品被全世界華人看到。」

政治審查真實存在,但她更尊敬在審查世界裡想辦法找出角度、開出花的人。「北京的優點是它給你機會,但工作的力度和強度,都會讓人經常很想死,但我身邊奮力向上的人,都是這樣。」

人才是流動的,即便是全球片酬最高的英國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都渴望要在好萊塢的舞台上證明自己。而整個華語圈的影視產製中心,在兩年前台灣最後一檔具指標性綜藝節目《康熙來了》結束之時,就已經宣告了台灣幾乎再無爭奪之力。

此次中國政策的放寬、讓利,最大的警鐘,是台灣影視人才會不會被竭澤而漁?最殘酷的問題,是台灣本身還有沒有產製優質作品的能力?

公視大手筆製作改編自小說的歷史劇「傀儡花」,希望能將台灣觀點的影視文化擴大影響,導演曹瑞原(左1)、小說原作者陳耀昌(左2)、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右2)以及文化部長鄭麗君(右1)出席宣傳記者會。(王建棟攝)

「好萊塢從來沒有限制我們,但為什麼我們不去?因為去不了。惠台,我們協會樂觀其成,但我自己認為,不太有實質幫助,因為如果自己不長進,哪都去不了,」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理事長蔡嘉駿很坦白地指出,就影視產業現況來看,台灣能提供的工作機會愈來愈少,即使沒有惠台政策,相關工作人員依舊會往像中國這個大市場遷移,「但中國企業、劇組,還是會挑人,毫無疑問,如果想去,你得真正有實力才去得了。」

出品電視劇《麻醉風暴》、電影《紅衣小女孩》的瀚草影視總經理湯昇榮指出,去年下半年開始,國片的開片量就很少,大概只有3、5部,「去年上半年3部電影垮掉(成本最高的兩岸合拍片《健忘村》、魏德聖執導的《52赫茲我愛你》、豬哥亮的電影遺作《大釣哥》),許多投資人縮手。」

台灣資金縮水,寧重播不自製

成本大的電影投資縮手,近年廣告量萎縮超過百億元的電視台,也不願投資自製節目。

「我們在台灣看《中國好聲音》,而這個原創來自荷蘭《the voice》的版本,已賣到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包括越南、柬埔寨、阿富汗、蒙古,都製作了這個音樂實境秀節目,但號稱華語流行音樂中心的台灣,卻沒有,」湯昇榮認為,不是一定要買國外的版本規格來做事,但台灣人要看周杰倫,還得要看中國的音樂節目,其實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他很憂慮,「年輕一代創作者、學生,碰到高規格製作的機會愈來愈少,沒有產業鏈的鍛鍊,新生代要如何接手?我們甚至連個像樣的片廠都沒有!」

電視台的節流策略,就是不斷重播、不願自製。綜藝一集平均成本要一、兩百萬,戲劇至少要兩、三百萬,而最紅的韓劇,一集的購買成本只要一萬美元,最貴到兩萬美元。

「花三百萬做一集,或花三十萬買一集,而這個買的還是人家用三千萬來拍的!」蔡嘉駿指出,政府應該做全面政策檢討,為什麼始終無法活絡產業環境?置入性行銷、冠名贊助等法律規定管到商業機會無利可圖,台灣導演也因此玩不出高明的置入行銷,「而政府自己投資的案子,最後經常開不了案,大至TVBS電視台、小至小導演工作室的案子。」

蔡嘉駿認為,如果台灣欠缺投資,而中資願意來投台灣的案子,為何不能開放?而不是拿了文化部的啟動資金,就規定不能再拿中資。

「你明知道是統戰,為什麼不藉機利用?對台灣人的本事就那麼沒信心嗎?過去我們曾做出那麼多台灣原汁原味的作品節目,」蔡嘉駿說。

大家看衰電視內容的發展,但電視是最大眾的媒體,至今仍是影響家家戶戶生活,進入每一個家庭客廳的中心,最後演化為每個人手上時刻觀看的平板。但對於台灣戲劇和綜藝實力的日益衰敗,似乎沒有人拿得出辦法。

影視就是一場文化宣傳戰

娛樂產業獨立撰稿人商台玉分析,亞洲幾個影視強國的策略都很清楚,中國要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正能量表徵;韓國則以外銷為主,限韓令發生後在中國的商業損失,要從其他地區找回來,在東南亞、非洲、中東著力更深。

「2016年下半年中國開始限韓令,50幾個項目說停就停,新片停拍、舊劇下架。中國用薩德反飛彈系統為藉口,實際上是要減緩年輕人迷韓星、瘋韓流這種影響國家認同的現象,」商台玉觀察。

中國禁韓至今已一年半多,鼓勵愛國主義,一手打壓韓流、一手捧自己明星。文宣出身的共產黨深知影視音產業建構的流行文化魅力與威力,國安層級的攻心為上,豈會坐視韓流在中國攻城掠地?

產業不光是投資和人才的問題,商台玉指出,文化部針對惠台之後提出的再匡列國發基金六十億、總共一百億基金,「過去國民黨時代也有做,但實際成果又是如何?」她認為,台灣很多基本工作都沒有打好底。

「攸關國內電信、有線電視、頻道、OTT(透過網路提供客戶各應用服務)及內容產業發展的匯流法通過沒?廣電三法修法了沒?光是節目廣告化一事政府就已經管了太多,而對產業發展很重要的相關法案,更是多年未有新進展。政府擔心中資、中國因素,只想圍堵,大環境又不佳,最後只能落得一直自己坐莊、自己補助,」商台玉說。

雖然惠台政策放寬兩岸合拍電影、電視劇的投資比例,但長期和中國打交道、買劇、賣劇的林錫輝還是建議,和中國合資拍攝,台灣業者仍應佔小股,避免將來形成糾紛。「其實台灣人海外賣劇的能力較強,過去許多陸劇從《雍正王朝》到《後宮甄嬛傳》、《瑯琊榜》,都是由台灣人分銷海外市場;而台劇本身要先在台灣收視率高,才可能在大陸賣出好價錢。」

去年中國電影總票房近560億人民幣,是全球第二大市場,繼充滿愛國主義的《戰狼2》後,今年春節檔的《紅海行動》票房即破了35億人民幣。

長期觀察中國電影市場發展的政大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李政亮指出,過去台灣電影吸引中國的強項至今未必還存在,中國類型化電影已成熟,像青春類型片,他們也拍出了《七月與安生》這樣叫好叫座的作品,「但中國一線城市的青春敘事已經過去了,現在是小鎮青年在支撐票房,口味更喜歡充滿愛國主義的中國隊長勝於好萊塢,從《戰狼2》賣出了56億人民幣到《紅海行動》的35億人民幣。」

李政亮認為,當文化生產以為數眾多的中國小鎮青年為主時,台灣想要迎合,恐怕不是那麼容易,「但合拍商業片就很OK,台灣人西進去學那個大市場的商業電影體系,其實不用怕。」

轉型成為人才培養皿

影視人才受中國吸引,台灣和香港受到的影響最大,但香港卻能夠「團進團出」,個人在企業的羽翼下有較多的保障。

「惠台政策還沒開放到公司負責人可以是台灣人,」王師指出,多年來香港電影大老闆都去「北漂」,但台灣則多是個人受雇、單打獨鬥。他認為,台灣應該儘量朝集團化和公司化發展,打團體戰。

「我們跟很多年輕導演聊過,一、兩部電影成功後,大陸的影視集團就來招手,有的甚至想簽三到五年的合約,但很多都是談一談就沒成。如果一個人要面對這麼大的體系,裡面風險太複雜,還得思考太多創作以外的事。像導演程偉豪,《紅衣小女孩》一紅,大陸就邀約不斷,投資方主動來拜訪他,」王師說

33歲的電影導演程偉豪,成功拍出類型片《紅衣小女孩》、《目擊者》、《紅衣小女孩2》,吸引中國片商邀約不斷。(邱劍英攝)

當台灣沒辦法成為華語世界最大的市場、最重要的產製中心,但至少應該要確保還培養得出最好的人才,以及有著一個足夠養分的初階舞台。

「當你要把人才送去打大聯盟時,你能夠陪他一起去,讓人才不容易報銷,周邊的經紀跟製作,還能夠一直獲得利潤,而不是被大陸簽走、整碗捧去,」王師強調,當這些影視人才在有需要或有理想時,還要讓他們能夠回到家鄉來貢獻,與台灣有深厚的連結。

中國的政治風險,比什麼都要大,但真正在那裡成功的台灣人,都是在有限的邊界去挑戰、去選擇,台灣是他們的家鄉,沒有道理不給予最大的支持與幫助。

據了解,中國官方手上應該有一份這些年在台灣參加社會運動、政治活動的「黑名單」,包括反核、三一八學運等。「或許我們覺得反核跟政治傾向有什麼關係?但對他們而言,都一樣是參加社運、有風險,」一位台灣業者指出。

現在要和中國劇組簽約,即使是攝影師也會被要求簽下「不會發表、傳播任何有損國家利益的言論,例如支持台獨、藏獨、反中或反黨等」的相關條約。「以往是題材內容要符合官方政治立場上的正確性,現在是連參與的工作人員,也要有清楚的政治表態,」編劇吳洛纓形容。

最極致敏感的政治審查和最激烈廣闊的商業競爭,中國註定是要成為同為華語文化圈下,台灣影視界最無法迴避的挑戰和機會。(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中國步步攻心,習近平送「禮物」,台灣該怎麼接?
西進台師:我為何是幫中國、而不是台灣培養人才?
醫師鬧出走?西進外科主任:該來的都來了,不來的也不會特別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