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回不來的台師,難以終結的漂泊

精華簡文

回不來的台師,難以終結的漂泊

90年代台灣高教擴張和少子化造成的台灣博士,在台灣沒有空間而大批西進,成了中國對台31項政策最有感的群體。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9248

回不來的台師,難以終結的漂泊

天下雜誌645期

中共公布惠台政策,讓西進行之有年的台師群成了兩岸關注焦點,「台灣不當我一回事,對岸把我當人才」,向西漂泊是為了更好的生活,現實為何又讓台師進退兩難?中國高教的現況是什麼樣貌?

39歲的李亞明(化名),從沒想過自己這樣在中國一流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多年頻繁穿梭兩岸、政治立場堅定的統派,會無法忍受在中國大陸的教職和生活。

2016年他在台灣遍尋不到教職,在博班學長介紹下,他棲身於中央「211工程」(見小辭典)重點大學的一間政治學院。

但不到兩年,他就想回台灣。年薪12萬人民幣扣稅和保險,每個月實拿不到3萬台幣。最初因台籍身分無法享有中國住房公積金的福利,合約明定的3萬人民幣住房補貼,卻因「準國民待遇」開始落實,被學校擅自停了。

本薪太低,加上不適應中國學術和生活價值觀,讓他寧可從微薄收入擠出機票錢每月定期返台。回來就狂投履歷和面試,政治專業的他現在連企管系、觀光系、專案教師的缺都不挑,一心只想回來,卻仍沒有機會。

至今他還是深信,兩岸「中華民族」基於血緣應該統一,最好情況是三民主義和大英國協式的統合。但他同時也百分百確定,自己不想生活在中國大陸的體制下。

李亞明的矛盾不多見,但他的處境不少見。

平均年齡35到45歲左右的「李亞明們」,是典型台灣90年代高教擴張政策和少子化的產物。

難題一:兩岸不乏機會,也有困境

2010年左右,找不到教職的流浪博士開始慢慢西進,在2014、2015年更趨明顯。對台的政策試點省份福建,宣布2020年前要招滿1000名台灣教師,並透過各種綿密的社會網絡做人才對接。

大批出走的台師,投射出台灣高教體系的崩壞,是中共對台工作「最有感」而成了備受矚目的「關鍵少數」。

台師成了當年中國對台的政策寵兒,但短期利多長期看個人造化,許多台師心中仍有很深的不安全感。(示意圖非當事人)(黃明堂攝)

事實上,台師西進有不同層次。

有早年基於關懷,不在意收入過去的,也有被高薪挖角的知名學者,有退休找第二春或剛畢業的第一份教職,而最多的是一群台灣學術圈的底層工作者。由於中國地大,各校、各科系條件不一,體制外和體制內、資深和資淺待遇差很大,難以一概而論。

這個被陸媒定調為「棄暗投明」,卻被台媒定義為「夾縫求生」的台師圈,對台媒的「流浪博士」、「學術移工」這類「魯蛇」(Loser)標籤極度反彈。

「為何去歐美大家覺得是人才,去中國就是流浪博士或賣台?」不少老師感到被台灣歧視而不平。

很多老師自認並非弱勢,是有選擇、條件好才去中國。也有早年基於理想情懷,願意低薪赴陸的台師,不願被形容成逐利之徒。但另一方面,媒體吹捧赴陸高薪,也有不少年輕老師私下抱怨,那些漂亮數字非實薪,國家基金難拿又高壓,才是西進的現實。

教育部針對台灣公私立高教老師的限陸令,以及管中閔近日被爆在中國廈門大學兼課的爭議,讓不清楚法令的在陸台師圈,誤認是針對自己並以訛傳訛。(延伸閱讀:為什麼教育部遲遲不聘管中閔?關鍵是這3個

奇怪的政治氣氛、對台灣學術圈的怨懟,這個群體封閉,在中國自成一生態系。目前有三百多成員俗稱「大群」的台灣老師微信群,高漲著對台媒及政府的不滿,勸告大家不要受訪。

但同時間,對岸的宣傳機器正全力動員,進行一場虛實並進的宣傳戰及心理戰。

根據《天下》獨家取得,地方台辦系統日前發給台師群的官方文件上看到,福州市台辦正透過台師群的協助,徵求六到八位「有故事的台師」,開放十五家陸媒及一家台媒,三月下旬在福州五所大學聯訪,經費皆由台辦負責。

廣東省台辦則要珠海和東莞市台辦配合「貫徹落實中央出台的一系列惠台政策措施」,三月底在兩所理工學院進行調研,聽取台籍老師意見和生活情況。

台籍全國人大代表、林毅夫太太陳雲英,在3月「全國兩會」期間建言,「惠台政策」首重「抓落實」,避免讓台胞覺得口惠而實不至。

經過一個月發酵,各地級政府的住房補貼、旅費全程招待的人才對接會、各省人才獎勵計劃……,政策排山倒海而來,在微信裡的台青、台師、兩岸交流的大群小群瘋傳。

另一廂,行政院提出「壯大台灣、無畏挑戰」的四大面向、八大強台策略,花兩週盤點出種種「利多」,卻似乎在圈內掀不起漣漪。(見下表)

教育部、科技部提出無論是延攬青年學者的「哥倫布計劃」、「愛因斯坦計劃」,增加2000個博士後,玉山基金加碼等措施,讓這些年輕台師無感,「計劃主持人費用加倍也是學術大老拿到,博士後也不保證之後有工作,之後依舊找不到教職,結構不變,」一位年輕學者難掩悲觀。

難題二:短期利多, 長期看個人造化

然而,中國的這波台師攻勢是實是虛?持續性有待觀察。

《天下》透過越洋電話,向福建37所大學人事處確認台師開缺情況後發現,僅少數學校熱烈歡迎,並針對台師訂定招聘辦法,多數都強調「專業對口」、「一事一議」,不特別開台師缺。(見下表)

而真正系統性招攬台師的大學,如閩江學院(福建省)、中山大學南方學院(廣東省)這類「台師號召」的民辦學校,則非重點大學。

一位對台研究學者也私下坦承,隨著中國走向國際化,境外人才開放是大趨勢,台灣人搶到的是幾年先機,「我們打開大門歡迎,但台師來了,總要憑實力生存吧。」

這類「短期利多、長期看個人造化」的兩手策略,從30年前的台商到近年的台青台師,依舊有效。中方宣傳機器發動,全力營造出一股「噓寒問暖」氛圍,著實讓台師群體有「台灣不當我一回事,對岸把我當人才」的強烈對比感。(延伸閱讀:西進台師:我為何是幫中國、而不是台灣培養人才?

《天下》分別和理工、文科,老中青3種類型的十來位台師調查發現,對台政策加上國家戰略需求的市場導向驅動,文、理科待遇差異大。

然而共同點是,中國高教界比台灣更信仰績效和市場。

5、6年前理工類博班畢業的王恆翔(化名),在台灣1年博士後苦無教職,因緣際會赴陸。

難題三:文科、理工兩樣薪, 生存壓力一樣大

王恆翔除了本薪,還拿到地方政府5年上百萬人民幣的人才獎勵計劃。但考核壓力大,生活成本高,獎勵補助只有5年,極度高壓環境若只有教職本薪,王恆翔考慮不如回台灣。

王恆翔發現,中國高教界的考核獎勵機制五花八門,讓許多台師不適應。譬如某華南知名大學有新政策,從今年起算,一年後全校老師要排績效,淘汰最後30%的老師,而留下來的人可以多分這30%的薪水。也有很多學校,會要求每個老師拿出30%本薪,拿來做年底全校績效評估的獎金。因為這個趨勢有蔓延跡象,台師們惶惶不安。

「也有學校譬如閩江學院是政策性招收台灣老師,沒壓力、條件也好,但可能3、5年政策沒了就把你弄走,每個學校都不同,所以簽約時真的要搞清楚,這裡是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壓力真的『超級大』,」王恆翔彷彿喘不過氣。

但話鋒一轉,他認為,若不是考慮家庭和小孩,應該會願意逼自己拚一下,「台灣很安逸,沒什麼競爭力,撐過六、七年升等到副教授就沒事了。這邊是副教授表現不好,還可以把你降等或趕走。」

像王老師這樣的言談中,透露矛盾糾結,但又有高度不安全感的年輕台師很多。除了競爭激烈外,30年前台商大舉西進,如今也大舉撤退的殷鑑在前,多數台師內心都有很深層的不安。

一位年輕老師觀察到,台師群常有人因為不滿意所在學校,問哪間學校比較好,「我們在台灣是流浪博士,在中國成了遊牧民族。」

一位年約50歲,10年前赴陸,現已轉戰業界的老師認為,現在是大好時機,年輕博士應快點來挑戰,「重點是,要下定決心真的到中國大陸。」

但這位老師的離開,卻正是市場的現實:因為薪水太高,學校當初聘他的經費來源沒了而不續聘,但他卻不埋怨,「我太早來,年紀也太大,在中國大陸跟著政策走就對了。」

難題四:國家基金的 隱形天花板難打破

然而跟著中國國家政策走,就真的前程似錦?(延伸閱讀:步步攻心,習近平送上的「禮物」,台灣該怎麼接?

無論資深和年輕台師都透露,「國家自然基金、國家社科基金」這個31項中的「大利多」,才是台師西進最大的隱形天花板。

申請「課題、項目」是目前中國大學評量老師升等的重要指標,不升等就走人,而升等條件是:拿什麼項目、論文多少、主持多少項目。一般學校標準會放低,但就算不拿國家型的,也有地方型的項目可以爭取。

但幾乎在中國任教或念過博士的台師,都和《天下》提到,台灣學術訓練的語境和邏輯與對岸差異大,念書或寫項目申請經費時,著實吃了不少苦頭。

中國國家型的自然及社科基金,錄取率全國不到四分之一,據有申請經驗的台師透露,大部份台師被拒理由是「成員合作關係不夠緊密」,「台師初來乍到,單槍匹馬不容易申請到,需要熬幾年建立關係,」

不過這老師也強調,這情形在歐美、台灣都一樣,中國大陸的年輕學者也拿不到,只是台師更須從零開始。

「現在機會可以把握,但隱形的天花板百分百有,他們自己都搶破頭,你又不是黨員。牽涉行政資源分配的重要職位,系主任、院長、校長,短期內都不可能,」一位10年前退休被高薪挖到對岸,十年後賺夠,就徹底退休遊山玩水的資深台師平靜地說,「在這裡,我們永遠都是外人。」

不是不願回台,而是看不到未來

說穿了,中國大學機會多,門檻低,但生存不易。即便深知如此,台師還是回不來。(延伸閱讀:台灣教授逃亡潮 以後誰來教大學生?

在沿海省份任教的理工科老師方華柔(化名),因為專業屬於目前中國重點戰略產業,前景看好,薪水也加不少。但學校太多評比、準備材料等外務,讓只想專心研究的她,考慮三年約滿後去歐美看看。

「我也會想回台灣試試,但台灣少子化問題嚴重,大家很擔心前景,不是我們不願回去,而是必須考慮未來,」言語中她透露多數台師的無奈,許多人看不到未來而卻步。

不像台商或台青的創業者本質是逐市場而居,選擇研究和教職的台師,多半不圖雄心壯志,內心渴望安定的研究環境。

但兩岸各自的扭曲學術環境,讓他們內心漂泊不定。

李亞明觀察,學校裡和他較常一起抱怨的台師,只有他畢業後無縫接軌,心還不定,「我有個同事,在台大清華做過博士後,也兼課好幾年,又有家庭,抱怨歸抱怨,也只能接受現狀。」

對許多年輕台師來說,對比台灣高教體系容不下自己的怨懟,西進條件就算不理想,生活和學術價值觀也不見得習慣,但中國之大,城市和學校之多,總讓人保有無限可能的想像。

「如果台灣回不來,認同有沒有改變有差嗎?」王恆翔曾把台灣當第一優先,最後卻被迫西進,「以前覺得台灣比較好回不來,現在是中國比較好,混不下去才回台灣,工作就是談發展性和待遇,其實中國不用統戰,台灣再不大刀闊斧改善學術環境,10年後就差不多了。」

【延伸閱讀】

先追劇,再攻心 中國打文化戰,台灣能反擊嗎?
醫師鬧出走?西進外科主任:該來的都來了,不來的也不會特別來
台商不再回家上市?顧立雄:不算危機,但有急迫感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45期《習近平 步步攻心》>>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