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邊做邊學 Airbnb執行長:找對源頭,就可以加速學習

精華簡文

邊做邊學 Airbnb執行長:找對源頭,就可以加速學習

圖片來源:TechCrunch @ flickr CC BY 2.0

瀏覽數

6882

邊做邊學 Airbnb執行長:找對源頭,就可以加速學習

天下雜誌出版
  • 莉‧蓋勒格

Airbnb邁入超速成長的第9年,成長得太快,幾乎每隔幾個月就像蛇脫一層皮。切斯基必須馬上成為稱職的領導人,誰都無法等這位失業的藝術學校畢業生慢慢來。在Airbnb創辦人第一本授權的創造成長實戰指南《Airbnb創業生存法則》中,讓我們一窺Airbnb執行長被嘲笑的理想,以及他無可救藥的偏執與學習狂熱。

「我想趁機讚揚一下切斯基。」時任美國總統的歐巴馬在台上說。

歐巴馬接著說:「切斯基,你們是多久前創業的?」切斯基(Brian Chesky)從旁邊的貴賓席上回答:八年。「現在公司的估值是多少?」切斯基開始猶豫了,他不好意思回應,總統說:「別害羞。」切斯基說:「250億美元。」歐巴馬又複述一次:「250億美元,是『億』嗎?」切斯基回應:「是。」

跟公司一起超速成長

Airbnb的故事中最獨到的特質之一,不是突發奇想的創業怪點子、和立法機關的對立,也不是用戶群的迅速成長,而是創業團隊(尤其是執行長)完全欠缺傳統的管理經驗,還有他們必須以多快的速度,學習如何領導一家超大企業。

Airbnb已邁入超速成長的第九年,如果把他們的成長曲線比做曲棍球棍,目前他們大概是處於球棍上揚位置的中段,幾乎每年營收翻倍成長。像這種成長大爆發,一般只會維持一兩年頂多三年。但Airbnb從2009年進入這個階段以來,目前仍處於這個狀態。

矽谷的歷史中充滿了創業者離開公司,或是公司成長到某個規模後,因權力鬥爭、金錢糾葛、性騷擾事件或各種原因而分家的實例。但切斯基、布雷察席克和傑比亞卻很不尋常,他們創業至今九年,三人依然合作無間,一起操控這台急速升空的火箭。

切斯基沒有時間以傳統的方式學習當執行長。有些執行長是在前任執行長栽培下慢慢接手,有些是從經營公司的某部門晉升為掌舵者,有些是去念EMBA,但這些方法都無法套用在他身上。就連接受任何正式的培訓也不可能,因為根本沒有時間。公司成長得太快,幾乎每隔幾個月就像蛇脫一層皮,隨時都必須應付來自四面八方的考驗,還要培養整個企業文化,每個人都需要切斯基提供遠見和方向。

Airbnb需要他馬上就當一位稱職的執行長,無法等他慢慢來。「基本上沒有時間讓你拉學習曲線,」切斯基引用另一位歷史人物的說法:「就像前美國國防部長勞勃.麥納馬拉所說,正在打戰的人不會有學習曲線,領導新創企業也是如此。」

永不滿足的學習狂

至於他如何迅速學會其他的必要技能,基本上是靠著一群專家導師,大量吸收前輩的經驗。不過,任何執行長都可以向大師請教,切斯基的請教過程則是一種類似強迫症的學習,永無止境,而且有條有理。他說他的學習方法是「直追源頭」:他不是找十個人討論某個主題後,再綜合他們的意見。他的方法是,先花一半的時間了解誰是權威,再直接去找那個人求教。他說:「只要找對源頭,就可以加速學習。」

隨著Airbnb愈來愈成功,創辦人能接觸到的頂尖人物也更多了。切斯基開始針對特定的專業領域,徵詢專家的意見。例如,向Apple的強尼.艾夫請教設計,向LinkedIn的傑夫.韋納及迪士尼的鮑勃.艾格請教管理,向Facebook的祖克柏請教產品,向雪柔.桑德伯格請教國際化拓展以及授權女性領導者的重要。

切斯基的學習法有一大關鍵原則:尋找專家時,要發揮創意,而且要在意想不到的領域找尋權威。例如,切斯基找上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喬治.泰內特時,不是向他請教信任和安全,而是討論文化,他心想:「在每個人都是間諜的地方,你如何讓大家致力投入工作?」。

此外,求教的對象也不必是在世之人。切斯基從閱讀兩大偶像的傳記中,獲得了一些最寶貴的心得:華德.迪士尼(Walt Disney)和賈伯斯。他也從巴頓將軍、前國防部長麥納馬拉等歷史人物,數十位管理權威的著作(他最喜歡安迪.葛洛夫的《葛洛夫給經理人的第一課》(High Output Management)),以及《康乃爾餐旅季刊》之類的專業資源中學到很多。

切斯基除了熱愛學習,也熱愛分享學習心得。例如,拜會巴菲特後,寫下四千字心得,寄給員工,這種事情很常見。2015年起,多數的週日夜晚,他都會寫一封信給全體員工,談他學到的新東西或正在思考的議題,或是他想傳達的原則。他說:「在大公司裡,你必須很擅長演講或寫作,因為那會變成你的管理工具。

切斯基的副手強森說:「切斯基的遠見相當驚人,他不是只看未來一步、兩步或三步,而是看未來十步。」

強森可能是比共同創辦人更常和切斯基相處的高階主管。「他這個人非常勵志,可能比我遇過的任何主管都還要勵志。雖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但我覺得以後他會是我們這個世代最卓越的執行長之一。」

這類溢美之詞聽多了,可能會讓人覺得有點膩,但大家確實都這麼說。對無法「貫徹使命」的人來說(「貫徹使命」是Airbnb早年主張的核心價值觀之一),Airbnb有很多的用語和訊息可能會讓人翻白眼,但切斯基覺得那些都是Airbnb的遠大目標。他對那些理念的狂熱與投入,似乎真的是驅動他不斷前進的動力。康利指出,切斯基是「徹頭徹尾」相信住家分享的理念,而且他隨時隨地都不忘宣揚Airbnb的使命「家在四方」。他把那些話掛在嘴邊,不是像一般的執行長那樣拿來宣傳公司的商品,而是因為他真切地認為那是他人生追尋的意義。

葛蘭說,驅動公司創辦人的動力,通常不外乎是財富、影響力和功名,但驅動切斯基的動力不是那些東西。「他不是在為自己而努力,」葛蘭說:「我是說真的,我看過那麼多創辦人,實際數量有數千人之多,我可以分辨出投機者和信念堅定者。對切斯基來說,他追求的完全不是金錢或名聲。」所以葛蘭說,切斯基可能不適合去做其他公司的執行長。「他是那種真心相信自己的理念,並領導大家去做那些事情的領導者,所以你無法隨便挑一家公司,叫他去當執行長。」

巴菲特也感受到這點,他說:「他是真心相信自己做的一切,我覺得他即使不拿一毛錢,依然會繼續做下去。」

樂觀主義者,才能改變世界

悲觀主義者通常是對的,但改變世界的,是樂觀主義者。

矽谷的每個執行長都有一套理念,而且各個講得頭頭是道,但是對切斯基來說,Airbnb似乎比較像是他的志業,而非工作。有一次他和我共進午餐,他說道:「我們的使命是打造一個讓你覺得家在四方的世界。」他覺得世界上只要有更多人願意當房東,「這個世界就會變得更適合人居、更多包容與諒解。」後來我問他,Airbnb有什麼具體的業務目標,他回應:「以2020年的目標來說,我們確立的方向是,要讓多少人以更深入、更有意義、更不一樣的方式來體驗歸屬感。」

他指出,任何其他事情都不像「讓大家體驗家在四方的歸屬感」那麼重要。這個理念凌駕在股東、公司估值、獲利、產品、所有的一切之上。他希望Airbnb的價值在他過完這一生後達到顛峰。

不只切斯基認同這些理念,傑比亞和布雷察席克也深切認同,而且這種想法明顯充斥在Airbnb的總部中。Airbnb喜歡說他們是「餐桌邊的聯合國」,讓不同世界的人聚在一起,把陌生人串連起來。傑比亞在TED演講中談及Airbnb如何打造信任的平台時,他說道:「或許小時候大家叫我別靠近的陌生人,其實是等著我發掘的朋友。」

雖然沒有人懷疑這些想法是真誠的,但這種「為世界喚回人性」的崇高理念確實引來不少嘲笑。

我訪問切斯基時曾問道,有沒有人告訴過他,他太理想主義了。「我記得湯姆.佛里曼(Tom Friedman)說過一句很棒的話,」他引用《紐約時報》名專欄作家的說法,「他說:『悲觀主義者通常是對的,但改變世界的,是樂觀主義者。」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Airbnb創業生存法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