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阿嬤夠淡定,孫子一夕變百萬粉絲網紅

精華簡文

阿嬤夠淡定,孫子一夕變百萬粉絲網紅

網紅林進(左)、阿滴(右) 圖片來源:邱劍英、陳應欽

瀏覽數

14754

阿嬤夠淡定,孫子一夕變百萬粉絲網紅

天下雜誌644期

林進、阿滴、HowHow、這群人……近年竄出了許多吸引百萬粉絲的網紅,不靠賞心悅目的佈景或燈光,也沒有精心排練的表演,網紅究竟在紅什麼?

10多坪的工作室裡,26歲的林進在鏡頭前不斷變換姿勢,帽子下方是多種顏色的瀏海。

「我平常私底下就很搞笑,有了智慧型手機後,發現錄影很快可以丟上網路,」熱愛打扮和表演的他,大學時拿到人生中第一台智慧型手機,從此開啟了他的網紅之路。憑著戲劇性十足的肢體語言,臉書粉絲頁自2015年1月創立以來,追蹤人數超過150萬人。

上傳到社交網站或YouTube的影音,只要受歡迎、擁有眾多追蹤或訂閱者,就可能獲得企業廠商的合作機會,「廠商投放廣告,相對也提升創作者的知名度,」曾在台灣本土影音平台擔任監製、現為自由工作者的吳哲慶說。

在網紅商機推波助瀾下,YouTuber從去年開始呈現爆發式成長。訂閱人數破百萬的作者在2016年僅有2個,去年一口氣增加7個,今年第一季結束前,已又新增4個。(延伸閱讀:他如何捧出擁有百萬粉絲的小A辣?

細看許多YouTuber的影片,沒有精美的佈景或道具,未必有專業燈光,很多影片看似沒有腳本,甚至邏輯跳躍,為什麼這樣的內容會受到年輕人歡迎?

網紅林進在臉書上有超過150萬粉絲,曾和哥哥說長大後要當藝人的林進,從幼稚園開始就是團體中的開心果。(邱劍英攝)

素人時代 粗糙、不完美反而更親切

讓林進成為主流媒體焦點的,是他在3年多前和阿嬤拍的生活短片。一日,林進趁著颱風天在家,跑到阿嬤面前賣力熱舞,一下跳舞曲、一下唱對嘴,阿嬤卻完全沒反應,「一樣很淡定坐在那邊,」強烈反差的畫面獲得大批網友關注,很快有電子媒體跟進報導。

除了貼近日常的題材,拍攝手法和表演形式的「粗糙」,也讓許多人認為YouTuber的影片比傳統電視節目更為親民。解析度不高的畫質、鏡頭有時失焦或晃動,或是小偷假裝成家中電風扇卻沒被屋主發現的不合邏輯,「專業團隊會在意燈光、佈景,做不出來『爛到笑』的感覺,」林進說。

儘管以生活題材為主的網紅為數眾多,但林進經常有神來一筆的搞怪靈感。一年半前,他受邀拍攝其他網路名人的影片時,突發奇想找現場網紅做快問快答。「休息空檔大家都在補眠,我想說這麼多有知名度的人,不要放過他們,」林進笑著說。

「他比較是創作者的腦袋,跟他出去逛街,走一走突然有靈感就直接拍,」林進的經紀人林宏儒說。

追求真實連結 和粉絲零距離

「千禧世代想要真實的東西、想要有連結感,」阿滴英文創辦人阿滴(本名都省瑞)說。28歲的阿滴和25歲的妹妹滴妹(本名都冠伶),是目前全台灣訂閱人數最多的知識型YouTuber,自2015年1月至今,訂閱人數已超過143萬,瀏覽者有8成低於35歲。

儘管許多網紅影片看似沒有包裝,但事實上,不少高知名度的網路創作者,像是七人團體「這群人」、蔡阿嘎或HowHow,無論在腳本、表演風格或剪接方式上都有其特出之處,少有一鏡到底或完全未經構思的影片。

感情甚篤的阿滴和滴妹,小學時被送至新加坡留學,在異鄉相依為命的經歷更增添了兩人的革命情感。(陳應欽攝)

阿滴的影片,除了講解英文單字時必定配上字卡,也會設計腳本來包裝教學內容。最受歡迎的影片除了像「如何背單字」的心法教學外,類似實境節目、在日常生活中融入遊戲、挑戰元素的影片,也很受喜愛。其中一次,是邀請堂弟到超市當挑戰賽嘉賓,由阿滴和滴妹各選十個商品,看誰可以考倒堂弟的英文。

除了以貼近生活的題材包裝教學素材,建立有意義的關係是黏住粉絲的關鍵。每天早上起來,阿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覆粉絲私訊,每天平均回80到100則訊息。「適時回覆網友、彼此產生一種連結感,他真的會把你當朋友,」阿滴說。

去年曾因為異位性皮膚炎到日本休養,阿滴在網上分享這件事後,吸引許多有同樣狀況的網友留言。「當你呈現真實或脆弱的一面,支持者會更有凝聚力和共鳴,」他說。

相較於明星、藝人,距離近、有互動是YouTuber吸引年輕人的原因。政大廣告系副教授林日璇分析,以前的藝人距離遙遠,但現在很多YouTuber會親自回覆,不用透過選秀節目就可以接觸,「自己喜歡的網紅竟然親自回應,這是很特別的,」林日璇說。

儘管內容以英文教學為主,阿滴認為創作者最終的目標,是讓觀眾對個人產生情感連結。他表示,一種共鳴是對方對於主題的感同身受,但可以進一步提升到個人面,「最好的狀況是,你做什麼對方都想看,代表你已經建立個人品牌,」阿滴說。

獨特風格、持續創作是關鍵

儘管許多人覺得YouTuber工作看似輕鬆而且容易竄紅,事實上,要在YouTuber界打響名號、佔有一席之地,並不容易。

由於製作門檻不高、競爭者眾,獨特、與眾不同變得更為重要。「我是第一個戴假髮的,第二個男生做,就會被說幹嘛學林進?要做一樣的事情,風格就要不一樣,」林進說。

儘管林進在22歲時,就有一個月8萬的收入,他坦言,要持續想出新花樣不容易,網紅之間也會彼此搶時事,「誰拍第一,誰的瀏覽就高。」

除了在特定領域搶佔先機,定期發布內容也是維持注意力的關鍵。阿滴表示,3年前開始創作時,還沒有定期發布英文知識內容的創作者,加上定期發表以培養收視習慣,才能在相對短的時間累積訂閱。「星期一、星期四晚上9點一定會看到,這是從2年前開始全職做YouTuber就訂下的時間表,」阿滴說。

面對未來,阿滴和林進兩人的發展方向大不相同。經過3年摸索,阿滴對影片製作和行銷已建立一套心得,去年4月成立工作室,以推廣內容訂閱專案和YouTube廣告為主要收入。

林進除了將推出旅遊主題的系列影片,未來也可望主持電視綜藝節目,和主流媒體接軌。

即便如此,自稱是「鏡頭控」的林進,不放棄和粉絲接觸、獲得關注。現在仍然經常上傳各類生活影片,「生活是每天的基本,其實不難,但能把有趣的事情拍成影片就很厲害,」他笑著說。(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看海賊王長大的世代 接管世界ing
300塊活3週?台灣青年收入終生低於上個世代!
低薪+貧窮,台灣年輕人只肯為這件事花錢
有壓迫就反抗!這代年輕人為何憤怒?
七、八年級生最常見的離職原因,竟然是……?
西奈克:年輕人最恨的,是光說不練的老闆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644期《千禧世代 接管世界》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