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爺爺爸爸5天內相繼過世!丸莊接班人如何挺過家族悲劇?

精華簡文

爺爺爸爸5天內相繼過世!丸莊接班人如何挺過家族悲劇?

搶進中國市場,丸莊要拚下個一百年,也是丸莊董事長莊英堯(右)給副總經理莊偉中(左)的試煉。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3203

爺爺爸爸5天內相繼過世!丸莊接班人如何挺過家族悲劇?

天下雜誌643期

「第一張電報寫『祖父亡』,幾天後又來另一張電報寫『父亡』,我還以為電報打錯了......」服兵役時接連收到噩耗的丸莊醬油第三代,面對家族事業群龍無首的難關,如何與哥哥齊心打拚撐了下來?

三月上旬,正午的西螺街頭已經熱氣逼人,空氣中瀰漫著豆麴香。

走進丸莊醬油的起家厝,前面是店鋪,後面是醬油廠。早已停用數十年的蒸汽鍋爐,靜靜地佔據了醬廠的一角,上面斑斑鐵鏽,記錄著丸莊的歷史。

醬油廠二樓是丸莊第二代掌門人莊昭典、第三代莊英烈的起居室,舊榻榻米床鋪、踩踏式的縫紉機,恍如走進了塵封已久的時空隧道。

把鏡頭拉遠,丸莊原本是西螺傳統市場旁賣醬油的柑仔店,因為在地的好水與雲林出產的黑豆,造就了西螺醬油聚落。

現在,丸莊即將開啟一個全新的篇章。

去年,年營業額近3億台幣、稅後淨利率超過10%的丸莊,與亞洲糖王郭鶴年旗下的益海嘉里集團合作,一起投下6000萬美元在中國建廠。

對丸莊來說,這是擴張海外市場的重要一步,更拚百年企業要長出新枝枒。背後的思考是,崛起中的中國中產階級,有能力買得起品質更好的醬油。

投資中國的另一層意義,也是丸莊董事長莊英堯給下一代的試煉舞台。

台灣百年醬油,下個百年考驗

台灣俗語黑矸仔裝醬油,指一個人深藏不露,傳承,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為何賣醬油的丸莊能邁入第109年,莊家第三代、第四代能共同治理、完全持股、還能愈長愈大?

根據美國《家族企業中心》統計,只有30%企業能傳到第二代,能傳到第三代的剩下12 %,只有3%能傳四代以上。

曾任政大EMBA執行長,著有《百年企業.產業百年:台灣企業發展史》的溫肇東說,百年企業不只台灣屈指可數,放眼世界也不多,常面臨的問題就是傳承。

傳承很難,而危機往往是考驗企業是否做好傳承的最佳工具。1969年,丸莊第一代與第二代掌門人,竟在五天內相繼過世,留下群龍無首的家族和老臣。

回憶起這段往事,第三代董事長莊英堯還歷歷在目。

當時在服兵役的莊英堯說,「第一張電報寫『祖父亡』,幾天後又來另一張電報寫『父亡』,我還以為電報打錯了,沒想到是爺爺和爸爸相繼過世,最後變成兩人一起出殯,人世間最悲慘的事莫過於此。」

家族悲劇,考驗真本事

危難中見真本事與心法,原來二代掌門人莊昭典早就安排兩個兒子,二子丸莊前任董事長莊英烈負責管理西螺的工廠,另一手安排莊英堯到台北念中興大學,陪著莊昭典在台北經銷醬油。

一南一北,既是分工也是一種歷練。

所以當莊昭典過世,莊英烈早有歷練,領著弟弟莊英堯一個在西螺管工廠、一個在台北拚業務,兄弟齊心撐起了丸莊的擔子。

也許是巧合,第二次危機,是莊英堯的二哥莊英烈在2003年突然過世。

同樣的變局又發生了,莊英堯突然接班,緊急把在美國念行銷的兒子莊偉中從美國「拐」了回來,一起承擔也一起扛起重新塑造品牌的重任。

黑豆醬油放在甕裡手工釀造,產量小、成本高,但售價也高出許多。

這是傳承也是一種訓練,從小在台北長大,莊偉中一開始連怎麼釀造醬油都懵懵懂懂,大概知道卻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成長過程中,只有在過年或掃墓時,他才會回到雲林老家。

尤其莊偉中剛從美國MBA畢業,心中憧憬是去最夯的科技產業或外商上班,「那時候還沒30歲,總覺得『career』剛開始,也會覺得家族事業很傳統。」

父命難違,莊偉中硬著頭皮回台。「那一段時間沒有定下來,還沒有full power,我想說在美國讀書花很多錢,家裡要做品牌,我本身就是念行銷,也要回來幫忙一下,」莊偉中說。

父子想的卻是完全不同,莊英堯想傳承,莊偉中卻想回來幫忙半年就能脫身。

莊英堯仿效他父親的接班人培訓模式。除了莊偉中外,培訓莊家第四代——莊英烈的兒子、丸莊副總經理莊偉民管西螺工廠。兩個堂兄弟掛著副總經理的職銜,分掌生產與行銷的方式,同套模式從二代傳到了四代。

五大品牌夾殺,老廠突圍

這次傳承還得要面對市場競爭的試煉。當年,台灣的醬油市場步入萎縮期,醬油總產值從2003年開始,連三年負成長。而當時的醬油,又是龜甲萬、統一、金蘭、味全、萬家香等五大品牌的天下,市佔率超過七成。

丸莊想拚一席之地,投資了數千萬添購釀造設備,尚未見到起色,董事長卻突然亡故。

人在台北的莊英堯,原想要拓展銷售通路,從傳統雜貨店與小型超市轉進量販店,但也未能如願。禍不單行,公司營業額因此掉到十年低點。

從哥哥手上接下棒子,莊英堯必須為丸莊謀出路。他想,拚大拚不過上市公司、大廠,丸莊起家「黑豆醬油」與大品牌雄踞的「豆麥醬油」,恰好是一個區隔。

台灣市場的醬油主要為兩種,一是由黃豆與小麥釀造的豆麥醬油,另一種則是由黑豆釀造的醬油。當時幾個主要大廠,主打的都是能靠機械化設備量產的豆麥醬油,而黑豆醬油是以傳統的陶甕釀造,自動化程度低,成本也因此比較高。

兩者身價也不一樣,市面上的豆麥醬油,1500毫升賣一百多塊,350毫升的黑豆醬油,也賣一百塊。

「豆麥這個領域,雖然我們花了幾千萬了,但相較於市場上的金蘭、味全、統一,丸莊只是個小廠,這些大廠資本雄厚,想拚產能一定輸他們,所以要改弦易轍,」莊英堯說。(責任編輯:洪家寧)

(文章未完,繼續看:丸莊如何品牌再造,度過新難關?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