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川普貿易戰搞錯對象?是他犯傻,還是另有所謀?

精華簡文

川普貿易戰搞錯對象?是他犯傻,還是另有所謀?

川普(左一)決定發動貿易戰,首席經濟顧問柯恩便宣布請辭(右一)。這場貿易戰背後的主要推手,是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左二)。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瀏覽數

8210

川普貿易戰搞錯對象?是他犯傻,還是另有所謀?

Web Only
  • 楊卓翰

上任以來,美國總統川普一直對中美逆差不假辭色。結果選在中國特使訪美期間,挑了造成中美逆差很小的鋼鋁開刀,看得外界雲裡霧裡。川普的暴走看似無章法,其實是他企圖瓦解20年來的貿易秩序的其中一步。他在打什麼算盤?還有什麼會捲入下一波貿易戰?

3月6日,隻身擋在川普與全球貿易大戰間的男人,宣布投降。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柯恩(Gary Cohn),1年多來,不斷反對川普的國家至上主義、反對川普撕毀巴黎氣候協定、反對川普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身為猶太人的他,去年8月川普大讚新納粹遊行是「好人」(fine people)時,因為「不想對新納粹勢力低頭」,他都咬緊牙根留下來了。

但是,當川普執意要簽下沒有任何豁免條件的條約,對全世界進口到美國的鋼鐵徵收25%、鋁10%的關稅時,柯恩放棄了。他透過白宮,發出自己即將辭職的聲明信。

他的辭職,不但預告了即將簽署的鋼鋁關稅勢在必行,也揭開了一場即將襲捲全球的貿易大戰,甚至可能改變我們已經熟悉的貿易遊戲規則。

身為川普稅改案通過的最大功臣、也是自由貿易的支持者,「柯恩一直被視為白宮裡較中立的角色,他的離去肯定會造成市場進一步的動盪,」華盛頓的投資公司Compass Point研究主管波坦斯基(Isaac Boltansky),在週三給客戶的信裡說。柯恩宣布離職後,道瓊工業指數下跌超300點。

為什麼挑鋼鋁發難?

引起這場大戰的,是另外一個人。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私募股權投資公司W.L. Ross & Co.的董事長。他曾透過收購30家破產的鋼鐵公司,重整之後轉售獲利,與鋼鐵產業關係斐淺。這次企圖保護美國國內鋼鐵業的鋼鋁重稅調查,就是他下令啟動。

這個關稅,是以「貿易擴張法」第232條啟動「國家安全調查」。而高達25%鋼鐵關稅,聽起來嚇人,但它的實質影響力,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大。麥格里的分析指出,新關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相當有限,「美國每年進口鋼與鋁460億美元,僅佔GDP的0.25%。」

 

法國外貿銀行進一步統計,若將美國與川普口中的眼中釘——中國貿易逆差產品列出,鋼鐵產品佔2.88%、鋁只佔0.54%,加拿大與墨西哥才是鐵鋁輸出美國的大戶。

而若看中美的貿易數據,造成美國逆差的中國禍首第一名是電話 (354億美元)、第二名是電腦產品(337億美元)、第三名是通訊機械(185億美元),以及汽車、工具機、家具及成衣等。顯然,劍指鋼鋁,但背後的政治意圖,遠大於實際經濟效益。

「他(川普)在亂搞!」中鋼董事長翁朝棟受訪時忍不住抱怨,「中鋼的鋼鐵輸美,每年只有6000噸,連1萬噸都不到,」他表示,「我們在去年已經開始分散風險,很早就開始把主要市場移往東南亞、歐洲了。」

而且,去年起,美國已開始對中國冷軋鋼板,課徵200%~500%的反傾銷稅,許多業者早有警覺。

3月8日,川普即將正式簽署提高關稅的命令。如果他採取無差別的鋼鋁重稅,這次川普的敵人,就會從中國變成全世界。對美國本土的消費者及製造商,還可能是弊大於利。因為使用鋼鐵的產業,其經濟貢獻,是鋼鐵生產商的15倍。

「我們擔心的是後面的連鎖反應,」翁朝棟說,「如果川普這種手段弄到其他產業、其它區域貿易,變成全球貿易問題,這就麻煩了。」

川普的敵人,不只是中國

現在,他的擔心,正在一步一步成真。

根據2月底美國貿易代表處(USTR)公布的年度報告,川普執政的第一年,就發動了84件反傾銷的雙反調查,件數比起歐巴馬的最後一年要高出59%。川普正在發動一連串對全球貿易伙伴的攻擊。

除了針對鋼鋁的「232條款調查」,美國還發動了家電及太陽能板的「201條款調查」、還有針對中國智慧財產權的「301條款調查」。還不只這樣,今年以來,美國就已對中國調查了4件反傾銷或反補貼的「雙反」案,大大小小的東西,川普都不放過。

一瞬間,美國商務部的調查網站充斥著生活雜貨。2月21日,羅斯宣布開始調查中國進口的橡皮筋,在價格與政府補貼上是否造成美國廠商不公平競爭。除此之外另外還有緞帶、污水管、扣件等等。羅斯在聲明中說,如果調查結果確有傾銷或補貼,將會懲罰性加課200%至500%的關稅。

未來,川普的鋼鐵戰爭,可能會變成「橡皮筋戰爭」及「緞帶戰爭」。透過這樣綿密不斷的「攻擊式防禦」,川普正在一步一步瓦解全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貿易制度。

加拿大、歐盟準備好反擊

川普一再強調,他非常不滿現在以世界貿易組織(WTO)、區域貿易協定為主調的全球化。為了走出對美國有利的全球化,他寧可砍掉重來。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的一席話,透露了川普的策略。

「我們不是要引起貿易戰,如果我們成功的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那麼加拿大與墨西哥就不會受到鋼鋁關稅的影響,」他3月7日在美國國會公聽會上這麼說。

換言之,川普的策略就是以國安為由,透過鋼鋁重稅對貿易伙伴施壓,重啟各國的單邊貿易談判。因此各國激烈的反應,也在他的預期之中。

「將加拿大視為美國國安威脅相當不合理,」加拿大外長佛里蘭(Chrystia Freeland)在聲明稿中說,「加拿大一定會對美國的限制採取回應措施。」

這裡的「回應措施」,就加拿大揚言採取報復的意思。

歐盟的「回應措施」就兇得多,歐盟執委會已擬好一份報復清單,內容包括哈雷機車、以及波本威士忌(Kentucky bourbon)、Levi's牛仔褲及農產品,總價值約28億歐元(約1008億台幣)。

中國的報復清單則包括黃豆及波音飛機,最讓市場緊張。美銀美林集團的報告指出,中國對波音的訂單有312架客機,而來自中國未揭露客戶的訂單則有千餘架,共佔訂單量的五分之一。若中國展開報復,對美國航空製造業將是重傷。

回敬美國,大豆、哈雷機車、波音客機成復仇標的

這些報復手段,如同武力競賽,不斷刺激各國「比狠」。

麥格里報告指出,全球貿易戰的風險在於,各國開始進行貿易報復,而不像過往一樣透過WTO的爭端解決機制,全球貿易秩序就會大亂。這正好中了川普的下懷。因為無視WTO,直接把貿易對手一個個逼上談判桌,就是他的最終目標。

經貿體系官員觀察,目前美國對WTO確有不滿,但似乎也沒有不滿到想要不玩、不參與。美國貿易代表處報告中,就明白指出「過去20年,WTO沒有發揮功用,缺乏有效的爭端處理機制,而WTO會員國也從未想要給它力量」、「WTO沒有能力處理現代全球經濟」。

台灣駐WTO大使朱敬一在「天下經濟論壇」時曾表示,WTO有兩大機制,一是立法,二是司法。立法功能在杜哈回合無疾而終之後,幾乎宣告失能;而司法則在美國的杯葛下,也可能失去功能。身為小國的台灣將難處理貿易爭端。(延伸閱讀:朱敬一:美國杯葛,讓WTO兩大臂膀失能

WTO仲裁法院,正被美國癱瘓

WTO處理爭端的仲裁法院可有7位法官,3位1組審理1案。目前,卻只剩下4位法官,其中1位模里西斯籍的法官,即將於9月任滿。迄今,WTO並未啟動任何補選程序。

在9月之後,WTO的仲裁法院將會只剩下中國、美國、印度等國籍的法官共審1案,能夠主持多少公道?

根據WTO官網統計,目前已有7案待審。若只有3位法官,未來審案速度勢必更慢。可能一個爭議提出到受理,就得經過半年。

保護鋼鐵業、讓WTO功能停擺、與貿易對手重啟談判,這一切都符合川普當初的競選承諾。如今柯恩辭職,是繼白宮媒體聯絡室主任希克斯(Hope Hicks)、副主任(Josh Raffel)後,十天以來第三位離開白宮的幕僚。現在傳出接任柯恩的人選,也都是支持川普保護主義的親信,等同宣告川普將完全掌握白宮的決策。

羅斯曾經批評中國是「偽裝成自由市場的保護主義者」。現在的美國,何嘗不是?

【延伸閱讀】
數位專輯/川普新政到底在玩什麼?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