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終止違章亂象從此開始,彰化鹿港電器非拆不可

精華簡文

終止違章亂象從此開始,彰化鹿港電器非拆不可

圖片來源:吳其融提供

瀏覽數

6669

終止違章亂象從此開始,彰化鹿港電器非拆不可

Web Only
  • 吳其融

解決農地違章工廠蔓延是總統蔡英文就任之後最重要的政策之一,到底台灣還有多少新增違章工廠,本專欄邀請長期追蹤農地工廠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國土組專員吳其融,從他第一手的現場觀察來探討台灣國土保育與經濟如何並重。2月6日,彰化縣政府拆除鹿港電器是政府宣示結束違章工廠亂象的里程碑,讓行政院拆除違章工廠政策終於順利推行,為何鹿港電器非拆不可,背後原因與意義是什麼?

過去,台灣中小企業在相關產業研究中,發展仰賴兩條路徑進展,一條路徑是透過上市集資、財務槓桿獲取資金,進而投資資本或技術密集的產業;另一條路徑則是仰賴外移,依循廉價勞動力來擴大勞動密集的生產模式。

而台灣中小企業除了仰賴外移,還有一套發展模式:追逐台灣法規的漏洞、地方政府疏於執行,利用土地價格尋租,在台灣農村地區以低於台灣基本勞動條件的方式,進行一套「法規與政治」競逐的違章工廠遊戲。

在這套遊戲中,發展出全台13萬處的農地違章廠房,以工商普查資料比對,則有7萬家的違章工廠,約略等同於台灣的合法製造業家數。而這13萬處廠房,有著少數廠商,循著工廠管理輔導法的方案申請就地合法,我們便是在利用空拍、現地踏查申請就地合法的186處輔導合法違章工廠區域時,在鹿港頂番婆地區注意到了鹿港電器。

那時剛好是一期稻的插秧時節,與緊鄰著重金屬污染農地的補秧農友閒聊,談論到該地的污染脈絡,早期有許多電鍍工廠位於灌排上游,因此他們放水灌溉時會謹慎注意污水問題。

鹿港電器便設廠在於此,而農民發現鹿港電器有排放污廢水的問題,他們擔憂因此產生重金屬污染問題。於是透過不斷協調,鹿港電器方才將污廢水搭排至洋仔厝排水,接著直接流入台灣海峽避免汙染農田。

鹿港電器有一自營品牌:照華,如果各位讀者有興趣,可以打開你家的變電箱,大部份都在門口處,如果寫了「照華」這兩個字便是鹿港電器所生產。這樣有規模的業者,其實在合法工業區擁有土地,在彰濱工業區剛開闢時,鹿港電器即在彰濱工業區取得工業土地,至今在彰濱工業區的工業土地的廠商清冊中,仍可找到鹿港電器。我也曾特別繞過彰濱工業區,想尋找鹿港電器,但未能找尋到鹿港電器的彰濱工業區廠房,更無法得知鹿港電器位於彰濱工業區的廠區是否已達飽和,使它不得不到農地上蓋工廠。

已經佔了便宜 還貪心搶蓋新違章

上任之前,總統蔡英文特別到鹿港頂番婆地區巡視,並於上任後即裁示串珍珠的平價產業園區規劃案,輔導違章工廠就地合法,諷刺的是,正在接受合法輔導廠商,卻在總統就職520之後如雨後春筍般搶蓋新廠房,鹿港電器也恰好在其中。

作為一個環境團體的工作者,往往因人力稀少,總希望採取抓大放小的運動策略,所以民間團體也在追逐蔡英文的腳步,監督政府施政與違規業者,520之後即注意到緊鄰鹿港電器舊廠(申請合法輔導)旁的農地蓋起違法廠房,便進行田野訪查週遭其他廠商、農友民以及建築工人,確認此處真是鹿港電器興建的新增違建。鹿港電器本身已是蔡英文公佈輔導合法政策後的輔導對象,卻又違法搶建農地工廠,是得了便宜還要賣乖。

原先,期望倡導一套長期解決途徑,尤其看到台灣工業區亂象叢生,認為只要透過合理的空間調配,杜絕環境污染問題,農業有永續生產環境,工業也能有足夠合法用地。但見不到政府的妥適回應,於是我們聯合其他環保團體共同舉報了鹿港頂番婆地區的新增建違章工廠,並要求政府新增建違章工廠即報即拆,最重要的目標就是鹿港電器。

台南、高雄都拆 彰化不拆成了執法漏洞

我們爭取到行政院成立跨部會專案小組來執行拆除工作,後來依舊得面對彰化政府的顢頇,在這波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協商中,達成了先拆17間新增建違章工廠的共識,對民間團體來說,這僅僅只是起點、投名狀。但在可開拆之際,台南、高雄即立即拆除他們境內的新增建違章工廠,即便高雄的新增建違章工廠已有人員進駐,但高雄市政府也依舊立即執行拆除,惟獨彰化縣政府,聯合國民黨、民進黨議員在彰化縣議會抗議,彰化縣長魏明谷更隨後於萬興宮、永安宮舉辦地方座談會,要聯合彰化的民進黨區域立委到中央陳情,停止拆除違章工廠。

這才是弊端不止的原因,地方政府依賴變更地目、開闢工業區、炒作土地利益,放任違章業者搶佔優良農地興建違章工廠,來創造獲利,這樣的廠商,往往在本業上獲利微薄,靠的是廉價土地成本、買賣工業區土地的利潤。

最後在中央強力介入,地方政府雖然面對地方的關說,而多次擺盪立場的彰化縣政府,在各縣市紛紛開拆之下,總得選邊站,終於在期限前開拆鹿港電器。希望能藉此嚇阻不法業者不敢再挑戰公權力。在從事環保團體的工作前,我從事農業生產工作,深知台灣法規有許多漏洞、瑕疵,但如何讓台灣邁向一個產業永續發展,各國往往在土地規劃上,有一定的願景、規劃,使所有行業別的經營者不產生惡性競合,台灣卻過度仰賴違規行為所產生的土地利益,而這樣炒作利益將會促使基礎產業的資本投入停滯,它不僅將影響農業生產環境以及整體環境,也將促使台灣的工業生產環境惡化。

 

關於作者 吳其融

曾為太陽花學運時上街頭,現為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國土組專員,走遍台灣鄉間關注侵佔農地違章工廠問題,多次舉發新增違章工廠,同時積極走訪農地工廠,發掘中小企業發展困境,為產業與環境永續尋找平衡點。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