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贊助

即使是超級英雄,也需要面臨的人生課題(下)

精華簡文

即使是超級英雄,也需要面臨的人生課題(下)

圖片來源:圖片來源:電影劇照、影片截圖

瀏覽數

926

即使是超級英雄,也需要面臨的人生課題(下)

天下實驗室企劃製作
  • 特約主編 李維成

在上一集中我們剖析了鋼鐵人一路走來面對和療癒的課題,接下來再看看其他超級英雄有什麼異同之處。

雷神:贏回屬於自己的力量

若是以篇幅來計的話,《雷神索爾》系列同樣也是用了三部曲,才終於找回自己的力量和使命,只是因為時間間隔比較長,所以感覺沒那麼連貫,在自我成長課題上的描述,也不及《鋼鐵人》系列清楚鮮明。但其中最有趣的地方在於,索爾在整個過程中,其實是經歷了類似「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這峰迴路轉的心路歷程。

在《雷神索爾》之中,索爾渴望成為和他父親奧丁一樣戰無不勝的「眾神之王」,在他志得意滿地從奧丁手中接過王者的權杖時,被寒冰巨人打斷了,因而無法成為阿斯嘉的君王。為此他滿腔忿怒,帶人殺進寒冰界中,絲毫不考慮此舉將會引發戰爭而造成生靈塗炭。因為在他心目中,一國之王就是要能夠以武力震懾宇宙九界,臣服萬民而非以德服人。奧丁對他失望透頂,拔除了他的神力,收回了他的雷神之鎚,將他從神界驅逐到地球,並立下「無論是誰拿到這個鎚子,只要他夠資格,就能繼承雷神的能力」的命令。

索爾來到地球「凡間」,失去了神力的他空有一身蠻力,在千辛萬苦下找到了雷神之鎚,但此時的他還不配擁有它,因此無法舉起來。直到他體會到了寧願犧牲自己,來保全自己所愛之人後,鎚子才又回到他手上。而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就是奧丁希望他擁有的「王者之心」。

這整個過程如果用白話來說,就是一個志得意滿的富二代,老爸覺得家族企業交給他會完蛋,因此要他淨身出戶在外白手起家,學會如何經營才讓他回來接管家族企業的故事。但這個富二代是不是真的想回來接管家族企業呢?沒人在乎,因為這是他所必須「繼承」的宿命。

索爾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在《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中他得到了父親奧丁的認同,守護著宇宙九界,但他突然覺得成為王者並非他的志願,他在地球上有個相愛的女友珍.佛斯特在等待著他,他把珍帶回阿斯嘉卻又不被奧丁認同,甚至因此造成母親芙瑞嘉的死亡。這和我們常聽到某些富二代寧願在外創業也不想接管家族企業的劇情雷同,最後索爾放棄王位回到地球,而阿斯嘉的王位則被弟弟洛基騙去。

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索爾的精神被緋紅女巫迷惑,而看到了阿斯嘉的滅亡,他覺得自己有責任去拯救阿斯嘉,於是他四處打聽,終於在《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中,知道了阿斯嘉將因「諸神黃昏」而毀滅,他也的確努力地避免「諸神黃昏」的發生。然而在經歷了父親奧丁的辭世,以及雷神之鎚被姊姊「死亡之神」海拉一手握碎之後,索爾陷入了自我認同的迷失之中。他知道如果海拉統治阿斯嘉將會陷人民於水火之中,而自己掉落到別的星球成為階下囚受盡屈辱,他想要回去拯救自己的人民,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只知道一定得去做,這就是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使命感」。

沒了雷神之鎚,索爾感覺自己沒有了對抗海拉的實力,然而在一次與奧丁的神識連結中,奧丁問:「你是雷神還是鎚神?」點醒了他,他身上的神力不會因為沒了雷神之鎚而消失,於是他贏回了自己的力量,以充滿雷電之力與海拉一戰。然而海拉的力量來自阿斯嘉,這是無法匹敵的力量,奧丁又跟他說:「阿斯嘉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人民。」於是他決定主動引發「諸神黃昏」,阿斯嘉星球毀了,海拉也沒了力量來源而不再強大(至於死了沒則要看之後的劇情了),但索爾帶著阿斯嘉的人民逃離了星球,成為阿斯嘉的王,並決定找個地方重新再出發。

索爾至此終於登上了王位(洛基並沒有繼續跟他搶),而這「見山又是山」的差別,在於之前索爾想要稱王只是一個「角色」的認同,也同時是一種自覺沒有父親厲害、卻希望贏得父親肯定的認同。(當然,誰能和眾神之王相比?)但當奧丁要他帶領阿斯嘉人民離開時,他跪說:「我沒有像你那麼強壯!」而奧丁回他:「你比我更強壯!」破除了他對追求認同感的迷思,他也不需要因為自覺不如奧丁而乾脆放棄王位。成為阿斯嘉之王、帶領阿斯嘉人民是他的使命,不再只是一個用來證明自己的角色。於是,他擁有了成為王者的所有條件。

有人會把雷神索爾和黑豹帝查拉相比,確實兩人都和繼承王位有關,但《黑豹》想要探討的課題又更深一層了,為避免劇透,以後有機會再談好了。

美國隊長:認清自我的本質

永遠自詡為正義一方的美國隊長,不論是精神或是力量上,都具有成為領袖的特質。這一點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中的一次派對上,眾人試圖舉起雷神之鎚但都失敗之餘,只有美國隊長可以讓鎚子「稍微」動一下,可以看出其實他也有著王者的特質,但卻可能沒有王者的「命格」吧!

美國隊長是一個最沒有自我認同感的超級英雄,這麼說或許有些殘酷,但卻是事實。史蒂芬.羅傑斯從小體格瘦弱,一直以來都靠摯友巴奇.巴恩斯照顧,直到他注射了「超級戰士血清」成為美國隊長後,成為了軍民的精神象徵,並得以帶領軍中弟兄出生入死。然而在《美國隊長》結局中,他墜入冰谷中遭到冰封,於70年後再次甦醒。

70年!天翻地覆的變化,愛人早已老去,戰爭已然結束。「美國隊長」的精神領袖意義仍在,但他什麼事也不能做。終於在《復仇者聯盟》中,他有了可以發揮的舞台,帶領一眾超級英雄對抗外星人,但在外星人之戰結束後呢?《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之中,因為神盾局內部的叛變,他成為被追殺的對象,並與黑寡婦一起成為「特務」的角色,努力阻止九頭蛇企圖統治地球的事情發生。這中間他發現摯友巴奇.巴恩斯竟然變成敵人的傀儡「酷寒戰士」,這個人是他能夠與過去唯一的連結,而且從小到大的感情依賴令他無法對摯友下手,「美國隊長」的身分和史蒂芬.羅傑斯自身產生了衝突,他不知道怎麼做,於是想乾脆被摯友打死算了(但當然最後沒有死)。

到了《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時候,這種缺乏自我認同的感覺更加嚴重。做為「美國隊長」好像理所當然要聽從政府的指示,這是軍中一直灌輸的思想。然而他自己覺得,如果受到《蘇科維亞協議》的管束,沒有自己判斷的權利,不就成為另一種傀儡嗎?再加上「酷寒戰士」似乎又出來作亂,他為了保全摯友而更加拒絕合作,進而導致英雄內戰。

在扮演「美國隊長」的角色上,他有點刻意讓自己透過「穿制服」的模式,進行角色的切換,因此每次出戰時,他都會要求「著裝」。但其實70年後的史蒂芬.羅傑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該做什麼。我想如果東尼.史塔克同樣問他:「脫掉制服後,你是誰?」的話,他可能答不出來。因為他和「美國隊長」的角色幾乎融為一體,其實根本不用「著裝」來切換。從他連別人說「髒話」也要管的情形,就可以知道他真的很把自己當成「隊長」。

但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做對的事?什麼是顧全大局?很多情況下他自己也很矛盾,他為了保護摯友不惜與隊友翻臉,在阻止東尼.史塔克為父母報仇時說了:「他是我的朋友!」而讓東尼痛心地回他:「我曾經也是!」我們可以看出他的痛苦。最後,他要帶走巴奇,東尼怒嗆他放下盾牌:「那個盾牌不屬於你,你不配擁有它,那是我父親製造的!」當史蒂芬.羅傑斯丟下盾牌離開時,他也同時丟掉了「美國隊長」的身分,看得出他鬆了一口氣,他終於不用再切換角色,可以真實地做自己了。

很有趣的是,其他超級英雄認清自己後,是更能夠迎回超級英雄的本質,東尼.史塔克成為了真正的鋼鐵人,索爾成為了真正的雷神(和阿斯嘉的君王)。而唯獨史蒂芬.羅傑斯,認清自己的結果,是讓他放棄成為美國隊長,所以我說他是最沒有自我認同感的超級英雄,因為這個超級英雄身分的本身,就是他自我認同的跘腳石。

追尋一輩子的,可能不是真的

其他的超級英雄因為(還)沒有自己完整獨立的系列作品,我們就挑重點來看。

「浩克」實在是個非常悲劇的存在,他可以說是雙重人格最完整的切換代表。布魯斯.班納非常不情願切換成「浩克」,擁有7個博士學位的他,一旦變身為浩克,就成為只知道打架、砸東西的呆子,即便是最強的復仇者又如何?但他同時也知道浩克壓倒性的力量很有幫助,因此他總是會問:「需要我變身了嗎?」「需要他出現了嗎?」

對布魯斯.班納來說,「班納」和「浩克」都是自己,不是角色也不是身分,兩者都是在「做自己」。但事實上,選擇成為哪個自己才是最困難的。在《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中,因為不知名的原因,他竟然做了兩年的「浩克」,而未曾變成回布魯斯.班納過,甚至還因此讓浩克也開始會講話了。於是他隱約感覺到,如果再次讓浩克控制身體,也許再也變不回班納了。但為了對付海拉那隻巨大的惡狼,他仍是奮不顧身跳下飛船,變成浩克好好開打一番。

我相信這是很難抉擇的過程,布魯斯.班納窮盡畢生心力一直在找尋不讓自己變身的方法,他有7個博士學位,智慧可與東尼.史塔克相比,他努力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但最後他還是選擇自己最不想成為的浩克,因為浩克有更值得存在的理由。

還真挺令人傷心的。

另一個角色,是《星際異攻隊》裡的彼得.奎爾,他在母親去世後,由破壞者領袖勇度撫養長大,並訓練成為「星爵」這星際大盜。他覺得自我存在的價值,就是能替勇度偷東西。從小到大,他透過聽著母親他的《勁爆歌曲大帝國第一輯》來緬懷她,卻又遲遲不肯打開母親死前留給他的信件與禮物。這是一段與原生家庭錯綜複雜的依存與抗拒的關係,後來他終於釋懷了童年的陰影,打開了這份禮物,取出了裡面的《勁爆歌曲大帝國第二輯》。

在《星際異攻隊2》中,他終於找到了從未見過面的生父「伊果」,原來他是屬於「天神族」的,而彼得.奎爾其實是他擴張大計下的產物,並得知原來母親是被這個生父所「賜死」的。深愛母親的奎爾最終消滅了「生父」伊果,但「養父」勇度也為了救他而犧牲了自己,他終於承認勇度才是自己「真正」的父親。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尋根」會讓自己的存在得到解答。奎爾從不知道生父是誰、缺乏認同感地活著,到知道生父是天神族,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以為找到了自己的歸屬感,但沒想到最後是夢一場。而一直以為是因為自己會偷東西才把他養大的「養父」,原來才是最愛自己的。他渴望從身世得到的自我認同,其實根本不存在,他真正缺乏的是自我存在的價值,而這樣的價值不是靠「我是誰」來擁有,而是靠「我能做什麼」來達成。在他成立「星際異攻隊」數度拯救銀河系後,他對自己的人生價值才有了更多的認識。(期待《星際異攻隊3》的到來)

什麼是需要?什麼只是想要?有時候追尋一輩子的東西,到頭來並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在認清自己後,才能真的決定要如何「做自己」,這樣為人生所做出的選擇,才會更有意義!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