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李開復:不要繼續假裝AI不會消滅工作機會了

精華簡文

李開復:不要繼續假裝AI不會消滅工作機會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5169

李開復:不要繼續假裝AI不會消滅工作機會了

Web Only
  • 李開復

AI到底會不會奪取人類的工作,爭論已久。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甚至與Facebook祖克伯公開論戰,馬斯克嚴肅警告,AI十分危險,不只能取代人力,還能挑起戰爭,威脅人類存亡。 李開復日前在《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上發文,提出警示,科技企業不要再假裝AI不會消滅工作了。

最近的一個早晨,我搭了台Uber前往麻省理工學院的AI會議。駕駛問我,再過多久,自動駕駛車就會搶走他的工作;我告訴他這會在約莫15到20年內發生。他鬆了一口氣,「好吧,到時我已經退休了。」
還好我們不是在中國。如果是中國的駕駛問我,我就得告訴他,他會在約莫10年後失去工作──如果運氣好一點的話,大概會是15年。

聽來意外,因為美國一直是AI研究的龍頭。但中國正在急起直追,甚至有可能己經趕了上來;兩國之間的競爭,也代表AI必定會到來。

中國至少有一半的機會贏下這場競賽,原因有下列幾個。

首先,中國有大量年輕人投入AI領域。

過去10年裡,中國作者的AI發表數倍增;中國臉部辯識新創Face++的年輕AI工程師,最近在3場電腦視覺競賽中獲得第一名,贏過了Google、微軟、Facebook和卡內基大學的隊伍。

第二,中國擁有的數據比美國多,而且多很多。

數據是AI的動力來源,擁有大量數據的優秀科學家,會贏過擁有中量數據的超優秀科學家。中國擁有世上最多的手機和網路使用者──為美國的3倍。但差距其實更大,而這與中國民眾使用裝置的方式有關。中國民眾身上不會帶鈔票;他們用手機付水電費,他們可以透過手機買到所有的東西。你可以在下班後打開應用程式訂食物,等你到家之時,電動摩托車也已經送來熱騰騰食物。在中國,共享單車每日總乘坐次數為5,000萬,每天創造30TB的感測數據,約為美國產生的數據量的300倍。

第三,中國AI公司已經渡過了模仿階段。

15年前,幾乎每個相當不錯的中國新創,都只是在複製美國產品的功能、外觀和給人的感覺。但這樣的模仿也讓中國創業者學會如何成為優秀的產品經理,現在他們也跨入了下一個階段:超越他們的海外同儕。就算是今天,微博也優於推特,微信提供的體驗也遠優於Facebook Messenger。

第四,政府政策正在加速中國的AI發展。

中國政府計畫於2020年在AI科技和應用方面追上美國,並於2030年成為全球AI樞紐。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0月的演說中,鼓勵進一步將真實世界經濟與網際網路、大數據和人工智慧整合。還有,這些事在中國通常不會只說不做──從中國先前的高鐵和大規模創業及創新推動政策,就能看出這點。

相比之下,事物的發展在美國常會受到阻礙。例如,總統歐巴馬的太陽能板製造商Solyndra借款保證,就被批評為裙帶資本主義。貨車司機現在也在向總統川普和國會請願,希望能阻止自動駕駛貨車的測試。

中國崛起為AI超級強權,不只對中國來說是件大事。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競爭,帶動了AI的強力進展,而且這股進展可謂勢不可擋。

變動會非常巨大,而且不全都是好事。

財富不均會加劇;正如我在劍橋的Uber駕駛已經直覺感受到的,AI會取代大量工作機會,進而造成社會不滿。

想想Google DeepMind的AlphaGo進展吧,AlphaGo在2016年初擊敗了最棒的人類圍棋手,接著又被2017年推出的AlphaGo Zero超越;AlphaGo Zero靠著與自己下棋,在40天內就超越了所有先前的版本。現在,想像一下,如果這樣的進展轉移至顧客服務、電話行銷、組裝線、接待櫃台、貨車駕駛等常見的藍領和白領工作領域,會是什麼模樣。

我們很快就會發現,半數我們的工作內容,AI和機器人能做的更好,而且幾乎沒有成本。這會是人類體驗過的最快速變革,而且我們還沒有做好準備。
並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我的看法。

有些人認為,工作機會消失所需的時間,會超出我們所想,因為許多工作只會部分被取代,企業也會嘗試在內部重新配置遭到取代的人力。但就算真是如此,還是無法阻擋無可避免之事。其他人則指出,每次科技革命都會取代舊工作,並創造新工作。然而,假定此事必定再次發生,會十分危險。

再來就是共生樂觀派。他們認為結合AI與人類,應該會比單有其中一者更棒。在部分職業上確實會如此,例如醫生、律師等,但大多數工作並不屬於這個類別。反之,它們大多是單一領域的例行性工作,而AI在這方面的能力大幅超越人類。

全民基本收入可以拯救我們嗎?

有些人認為,全民基本收入可以拯救我們。他們說,「把AI賺得的額外金錢分配給失去工作的人,這筆額外收入可以協助民眾找到新的路,並取代其他型式的社會福利。」但全民基本收入並沒有處理民眾失去的尊嚴,也沒有滿足他們希望自己有用的需求。這只是便宜行事之道,讓AI革命的受益者可以什麼都不做。

最後,還有一些人認為AI完全沒有任何負面影響──這也是許多大型AI公司的立場。AI專家並未嘗試解決這個問題,實在太可惜了;更糟而且無比自私的是,他們根本不認為這個問題真的存在。

這些改變即將到來,我們也得說出完整的真相。我們得找出AI不能做的工作,並訓練民眾做這些工作。我們得重新發明教育。

這會是最好的時代,也會是最壞的時代。如果我們能理性又快速的行動,就能沫浴在它帶來的美好事物之中,而非深陷於它帶來的負面影響之中。(黃維德編譯)

資料來源:MIT Technology Review

【延伸閱讀】
李開復台大畢業演說:AI時代,文科更有意思了
李開復:最大白領失業潮來襲 4種「師」首當其衝
馬斯克:AI是人類文明最大威脅,政府必須管制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