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水庫巡守員5年檢舉690件違法開發 網紅打卡點竟也入列

精華簡文

水庫巡守員5年檢舉690件違法開發 網紅打卡點竟也入列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8210

水庫巡守員5年檢舉690件違法開發 網紅打卡點竟也入列

天下雜誌642期

《天下》獨家取得石門水庫集水區的巡守員日誌,蒐證照片多達上千張、檔案大小達30G。水庫巡守員5年舉報690多件疑似違法開發案,最終政府僅開罰23件。其中,更見網紅熱門打卡點入列。

可悲的是,石門水庫集水區的人為破壞,卻不曾停歇。

走進石門水庫,一般以為水庫就是大壩頂上所見的湖面,但事實上,真正的石門水庫要從湖區沿著大漢溪往上,一路經過角板山、東眼山到拉拉山。

在巴陵大橋再分成兩路:一路進入新竹縣分成了玉峰、泰崗溪、白石溪,以楓紅聞名的秀巒或司馬庫斯,都是石門水庫集水區;另一路是從三光溪沿著北橫公路到宜蘭大同鄉,山脈稜線以西、包括知名的拉拉山風景區,都在集水區範圍內。

集水區全區面積將近3個台北市大,石門水庫全仰賴這廣大的土地收集水源。同理,如果這些地區土地崩塌、被破壞,泥砂最後也會流進石門水庫。

管水的單位,壓得住民意代表?

管理石門水庫的經濟部水利署北區水資源局長江明郎說,台灣水庫的泥砂來源跟集水區開發有關係,絕大部份來自天然因素,其次才是人為因素,「我們能做的,就是控制人為影響。」

問題是管「水」的單位,管得動地方政府、壓得住民意代表嗎?

2017年12月26日,《天下》跟著由水利署、台大、中原土木系訓練的石門水庫巡守志工隊,一起到了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的桃園市復興區基國派教堂。

兩週前,志工隊在這裡看到了挖土機在坡地旁挖出了一大塊空地,接著出動壓路機整地,還將坡地上的雜樹林砍光了。按專業訓練,現場沒有任何政府許可的告示牌,志工隊舉報違規。

沒想到,當《天下》再跟志工隊回到現場,現場卻充滿歡樂的過節氣氛,「2017年三民山城紅花燈火節」正在進行,諷刺的是官方網頁寫了指導單位是桃園市政府、復興區公所、大溪區公所、農委會桃園區農改場。

基國派老教堂旁的活動,是社群媒體上熱門的打卡點,但實際上卻是非法開發。(劉國泰攝)

現場找到活動負責人,詢問是否破壞水土保持?他悍然拒絕受訪並告訴《天下》記者,整場活動是有合法的申請,而且是區公所、農業局支持的,暗示背後有靠山。

是誤會還是狡辯?只能找管水土保持的桃園市政府水務局坡地管理科,了解狀況,科長王士綜承諾一週內會進行現場會勘。

一週後,王士綜答覆說,主辦單位是向復興區公所申請要除草,得到了核准,卻把雜樹林砍光了,也動用壓路機整地,明顯與申請的除草不符。現場也沒有做任何水土保持工作,會要求並輔導主辦單位補提簡易水土保持計劃。

除草變砍樹、還挖坡地,不僅沒有受罰,還當場就地合法。

拿著圓鍬追打巡守隊員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聽了感嘆說,「這是政府不執法。違法行為就應該要先罰,勒令停下來。政府如果要展現決心就要先叫你回復原狀,再走後面的行政程序,這樣子才能遏止這種造成既成事實、先斬後奏的情況出現。如果只要輔導就好,他就有恃無恐,不發現,他就賺到了。」

逃過了就能就地合法,抱著僥倖心態的個案還不少。再往復興區的一塊山坡地走,石門水庫保育巡守志工隊秘書長徐文雄,曾在這邊直擊挖土機開挖,採證時還被工頭拿圓鍬追著跑,這是塊位於山坡地保育區的農牧用地,志工卻看到這裡經常在施工,於是一次又一次舉發。

追問桃園市政府水務局坡地管理科,這次王士綜在接到《天下》記者電話後,2小時內馬上派員到現場會勘後回報,「這塊地申請要蓋小型農業資材室,早已經審查完工,但地主竟然沒有申請就二次施工,已經蓋了擋土牆,且有整地、蓋房的跡象,志工舉報無誤,將以違建來處理。」

負責管理山坡地的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副局長王晉倫說,「這叫做越界施工,申請蓋倉庫卻多蓋了農舍。賭地方政府在人力有限下,不可能逐筆現場會勘確認,碰上志工檢舉,也會以有合法申請而放過,實際上卻超出範圍做其他事情。」

這兩件事情只是冰山一角。石門水庫巡守志工自2012年成立以來,包含中壢分隊在內的6個巡守志工隊,總共檢舉了690件的疑似違規案件,僅僅有23件認定違法被裁罰,其餘皆以輔導改善來處理。反映了政府單位多頭馬車,地方利益、選票與水資源保育互相較勁,最後是政府開便門導致水土破壞,讓加強管理人為破壞成了空話。

● 石門水庫巡守隊檢舉違規地圖(網路版互動地圖:《天下》獨家取得:5年檢舉690件違規開發!

繪圖製表/鄭寧寧

如果要說石門水庫特產,除了活魚,拉拉山水蜜桃已經成了台灣自產水蜜桃的品牌與代名詞,但有誰知道種水蜜桃的代價嗎?

走遍台灣山林的台大地理系教授林俊全說,「拉拉山是前面一片水蜜桃,後面更大一片,手法就是今天砍一棵樹種一棵水蜜桃,明天再砍一棵種一棵,很快地一片森林就不見了,接著是開農路逐步升級,他們要在那邊生存,要有農路、產業道路,都是民意代表要求去做的,接著繼續升級一般鄉道,政府部門無法擋,所以愈蓋愈多,破壞也愈來愈嚴重。」

砍伐森林、開道路對水庫有什麼傷害?答案是加速水庫的死亡。林俊全說,「大自然會崩,但不會崩這麼快、崩這麼大,台大土木系退休名譽教授洪如江曾經做過一個報告,砍伐森林、開闢道路所引起的坍方(數量、體積),分別為自然坍方的10倍、100倍。」

站在巴陵大橋仔細看拉拉山,會證明了林俊全的話,一大片的崩塌滑落到了大漢溪谷。

2015年之前,拉拉山遊客服務中心旁邊有直升機停機坪、小屋、露營區、停車場。現在只剩下停機坪懸在斷崖邊,如果繼續崩塌,會連遊客服務中心也要掉到大漢溪。

拉拉山遊客中心快成了孤島。崩塌已逼近直升機停機坪。當地民眾、民代卻還想繼續破壞水土開道路,遊客中心及縣道116,都有滑落大漢溪的危險。(林有成攝)

調查卻發現,還有人想在這裡火上加油。居住在石門水庫旁的綠色陣線協會常務理事林長茂發現,當地民眾透過民代施壓,想在崩塌地上方修建一條農路。

一位水保局官員證實了林長茂的說法。他說,「每次發生了崩塌,民眾往往要求政府盡快搶通,而不是做好水土保持、道路排水,路雖然通了,但問題沒有解決,陷入下次大雨又坍再搶修的惡性循環。」

林長茂接著說,「應該保育卻還在破壞,拉拉山遊客中心掉到石門水庫是早晚的事情。」

走下拉拉山遊客服務中心,沿著巴陵大橋走到大漢溪河谷,出現怵目驚心的畫面。2007年,韋帕颱風沖垮巴陵壩之後,留下斷垣殘壁,原本淤積在巴陵壩的泥砂全往下游的榮華壩衝,榮華壩成了砂壩,勉強維持榮華發電廠取水河道,2000萬噸泥砂暫時停在榮華壩,下一站就是石門水庫。

防砂壩淤積是石門水庫的大問題,2005年前,石門水庫集水區蓋了上百個防砂壩,已經有七成淤滿;之後又蓋了264個,有68個淤滿,等於暫時把砂石攔在上游。

● 文章未完,請見:違法開露營區太賺了?業者繳罰金當交保護費

【延伸閱讀】
缺水被韓國笑!台積電自備300輛水車、馬桶水待命
一疊鈔票,換一把泥砂!石門水庫,清淤要花300億
石門水庫變「石門砂庫」 政府要用刑法治理?
採訪後記/1個水庫,8個單位管!看政府「潛規則」如何餵水庫吃土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42期《缺水之島:滿水位的祕密》>>

gif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