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石門水庫變「石門砂庫」 政府要用刑法治理?

精華簡文

石門水庫變「石門砂庫」 政府要用刑法治理?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0695

石門水庫變「石門砂庫」 政府要用刑法治理?

天下雜誌642期

滿山的違法開發,政府該如何應對?有時地方面對民意壓力,對破壞集水區水保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又怎麼讓管理有牙齒?

2017年底,在高等法院檢察署的一場會議,聚集了經濟部次長龔明鑫、法務部長邱太三及檢察總長顏大和。討論的主題並不是詐欺或綁票,而是水土保持。

研討會主題為「強化查緝河川環境、山坡地及森林遭人為破壞犯罪相關作為」,新竹地檢署檢察官許大偉以「看見新竹」為題,指出新竹200多個露營區,有35家位於特定水保區、15家位於土石流潛勢區、116家位於山坡地滑敏感區。

他建議,違反水保法案件,應提升刑度與罰金。

休閒露營,有必要動用刑法嗎?

別懷疑,水土保持不但攸關附近居民安全,以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內的新竹縣尖石鄉與桃園市復興區來說,區內100多個露營區可能影響的,還有仰賴石門水庫的400萬新北、桃園、新竹人口。(重磅調查》5年檢舉,690件違規開發!這些露營區,你有去過嗎?

農委會水保局副局長王晉倫表示,樂見水保與司法密切合作。(劉國泰攝)

滿水位表象下,是水庫變砂庫。政府負責集水區保育的單位,從中央到地方,橫跨水保局、水利署,還有第一線地方政府,要如何捍衛水資源?水保局副局長王晉倫指出,他樂見司法與水保密切合作。

「破壞水保不只傷害一個人,可能危及數十萬人用水權益,以及身家財產,」他說。

儘管水資源主管機關是經濟部水利署,跨部會合作卻是必然。因為集水區從上游到下游,多達十幾個單位管理,彼此目標有時衝突。

集水區最上游林地是林務局主管,山坡地是水保局,水庫屬水利署,但土地規劃屬內政部,土地利用管理又是地方政府權責。有時地方面對民意壓力,對破壞水保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怎麼讓管理有牙齒?

經濟部水利署長賴建信,7年前任職南區水資源局時,就很重視檢調。「我每年把衛星影像變異點送給主管機關(編按:水保局),同時也送一份給地檢署,因為權限所及只在水庫蓄水範圍,再上去我管不到,」他說。

各機關權責整合的基礎架構,就是艾利颱風過後的2006年,行政院水庫集水區保育綱要,讓水土林3單位,加上公路總局以及縣市政府,聚在一個平台。

DigitalGlobe提供

祭出衛星比對 揪濫墾兇手

政府人力有限,要科技來幫忙。王晉倫指出,水保局與內政部城鄉分署合作,以衛星影像變異點檢測山坡地開發,每兩個月比對山坡地樣貌,建檔後交給縣市政府,現場會勘。

水保局目前已運用衛星變異點,監測出24處露營區擅自開挖整地,位於新竹、南投等地,至截稿為止已裁罰18處,罰鍰153萬台幣。其中位於新竹尖石的5處露營違規,仍在釐清違規事實及行政程序中。

因應露營區濫墾新聞,水保局又選定幾個熱點區,將檢測週期縮短為1個月,此外還往前推3年,比對地形地貌,讓開發無所遁形。

運用科技,也與水利署想法不謀而合。賴建信認為,政府應善用雲端與大數據,把資料公開,讓民眾加值運用,透明化才帶來效率。

經濟部水利署署長賴建信認為,善用科技,才能讓水庫治理更有效率。(劉國泰攝)

水庫淤積治理,觀念也正在改變。過去是用卡車載淤砂,賴建信說,石門水庫還有9000萬立方公尺泥砂,但1台卡車只能載10立方公尺,「這樣是愚公移山。」

1月底竣工、耗費40億台幣的曾文水庫防淤隧道,1年可清100萬立方公尺淤砂,節省7億的清淤費用。而石門水庫也預計以前瞻基建計劃經費46億台幣興建阿姆坪防淤隧道,「將來特大颱風來,可降低淤積影響。」

從卡車到隧道,可見工程思惟在變。「當年十大建設的觀念是人定勝天,後來大家反思,人真的可以控制環境嗎?」賴建信若有所思地說。

許多集水區居民不免會抱怨,「為什麼我住在山上,就活該不能開發?」(劉國泰攝)

水保局態度也類似。「早期認為水土保持要完全治理,」王晉倫說,現在他們看待土砂災害,有時認為讓土砂無害通過就好,不要想完全避免。

王晉倫舉農路為例。50年代,地方都希望新闢農路,1996年的賀伯颱風帶來嚴重土石流後,觀念開始改變,認為不該再新闢農路,只做維護。「時空背景和環境已經不一樣了,我們水土保持工作,現在助力大於阻力,」他說。

除了已經在做的努力,未來要加強的,一個是由政府由上而下的綠色補償,以及由下而上,每個人都可改變的做法。

水庫都是你們平地人在享受!

「水庫是你們平地人享受,為什麼我住在山上,就活該不能開發?」這是許多集水區居民內心想法。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認為,不該要求位於集水區居民無條件犧牲。他指出,政府有很多國有地,可研擬在集水區外圍、稜線另一頭,跟集水區居民換地,或輔導不同的謀生方式,例如,請原住民運用山林專業知識替集水區做巡守工作,杜絕違法濫墾,同時有收入。

要居民保護集水區,該提供相應報酬。民進黨立委陳曼麗就指出,過去政府曾推動國土復育條例,當初編列國土復育基金,等於是平地人出錢,讓山區居民可以不破壞水土資源,也能享有好的生活條件。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認為,不該要求位於集水區居民無條件犧牲。(吳宙棋攝)

類似措施,原民會已開始做。

2016年中開始,原住民保留地總面積26萬公頃,其中林業用地17萬多公頃,許多與水庫集水區重疊,其中6.5萬公頃納入禁伐補償範圍,每公頃補償3萬台幣。

這是綠色補貼的概念,平地人付出相應代價,請山上的人幫忙涵養水資源。原民會土地管理處土地利用科科長廖益群指出,如果林地只能維持原狀,又因為原保地、林地貸款或開發都受限,下一步可能就走向出租。要讓集水區原保地水土完整,必須要讓原民有維持生計的方法。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表示,政府每年要編列約14億至22億台幣,做禁伐補償,但比起影響水源涵養及防止土砂流失的經濟效益,政府付出相對少成本,卻能得到好幾倍的效益。如果要環境更好、保護集水區,也許該編列更多預算。

沒人敢讓「水價合理化」

最根本的,還是人民自覺。

水價低、人均用水高,但又缺水,是台灣弔詭的現象。台灣人均用水每天270公升,高出國際平均20公升,水價卻是全球第三低,只有日本的四分之一。以價制量是經濟學基本原理,只不過政治人物擔心選票,沒人敢讓「水價合理化」說到做到。

儘管供水重擔落在政府肩上,保護水資源人人有責。「跑遍台灣,我深刻體認到,人們容易遺忘,以為天然災害不會發生、以為個人行為不會造成影響,」賴建信提醒,土砂災害離我們很近,不該掉以輕心。

「民眾要認知到,我們花很多錢維護水庫,做的每件事都會影響水資源,」他也鼓勵民眾從小處做起,改用省水器材,要露營應選擇合法露營區;親近大自然,而非把都市生活搬到山上,造成環境負擔。

政府每年花大筆經費維修水庫,就是為了維持供水穩定,每個人自己保護水資源,就是呵護荷包與子孫的未來。(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採訪後記/1個水庫,8個單位管!看政府「潛規則」如何餵水庫吃土
馬桶水,如何拯救中鋼、台積電?
石門水庫變「石門砂庫」 政府要用刑法治理?
雨愈下愈多,能解缺水之苦?聯合國告訴你錯了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42期《缺水之島:滿水位的祕密》>>

gif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