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大教授被挖角:留在台大,我不會變強

精華簡文

台大教授被挖角:留在台大,我不會變強

圖片來源:康仕仲提供

瀏覽數

101602

台大教授被挖角:留在台大,我不會變強

Web Only

台大副教務長、台大土木系教授康仕仲被加拿大亞伯達大學挖角擔任新的建築、機器人跨領域研究中心主持人,引起學術圈一片譁然,中生代教授不勝唏噓。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更在臉書沈痛發文,指出台灣再不面對優秀師資、學生出走,無法培養出優秀的下一代人才,社會期待的「產業轉型升級」也更加不可能。康仕仲擅長工程視覺化、自動化機器人,在相關領域受到國際青睞,連續多年被挖角,直到現在才下定決心。

「台灣的社會得要接受,這是平的世界,一流學府一流教授就是流來流去,用制度綁住,他就跑掉了,」在台大教書超過10年,美國名校史丹佛畢業回台,身兼台大副教務長與土木系的教授康仕仲在被持續挖角兩年後終於下定決心,七月舉家前往加拿大,擔任亞伯達大學的研究中心主持人,完成世界頂尖的願望。

「我不斷問自己,如果我繼續在這裡待6年,會比現在的我更強嗎?也許吧,但大概只會強一點點,」一月,快要放寒假的下午,坐在台大的教授辦公室裡,這是康仕仲第一次對外人談起的夢想與決定,除了家人與台大高層之外,連學生、員工都沒提。

明明正值研究者最燦爛的年紀,在行政、教學和研究三方的壓力下,讓過去想成為頂尖學者的願望離他越來越遠,離開台大成為思忖良久過後,最終的選擇。康仕仲以前曾經覺得離開是一種背叛,但跟世界舞台相比,這個「背叛」的重量似乎小了點。

會回來嗎?「當然希望可以回來,」但什麼時候回來,他沒有押下任何日期。以下是台大教授的第一手告白:

我從史丹佛畢業,回台大超過十年,剛回來的時候,一份助理教授的薪水,也養不起我們家。到現在領域有成就了,加拿大兩年前就一直挖角我,這等於我在台大被認可,我後來決定要去了,以前會覺得是背叛吧。

只是我不斷問自己,如果我繼續在這裡待六年,會比現在的我更強嗎?也許吧,但大概只會強一點點。

在台大,必須做太多有的沒的雜事,這些雜事當然也重要。台大的老師得負擔很多社會責任,高齡化社會、少子化等,好多問題是我們的責任,也因為是行政職,接了教育部、經濟部、科技部的事情。教育部一直講台大的大學社會責任,好像沒有把社區或偏鄉扶植起來我們就不對。

但我還是研究者,會覺得自己的研究不夠紮實,現在根本沒有生活,每天行程很滿,也許我還年輕,可以這樣拼個十年,但留在台大十年,我不會進步,因為沒有時間做研究。

我心中還是有世界頂尖的願望,只是在台大的這幾年,這願望離我越來越遠,資源越來越少。

而現在有個最有機會發展的地方找我去,全加拿大排名前五的亞伯達大學要做跨領域的計畫,用機器人結合建築,全世界做這件事情在這個領域厲害的,不出五個,但他們來找我,讓我去籌劃,代表我有機會做世界級的事情。

大家說加拿大薪水會比較高,其實也沒有,因為你拿的薪水扣掉稅,跟台灣比更低,因為在台灣不只有學校薪水,還有很多計畫,或是演講收入。

世界給我舞台,這比較重要,出國就是想要試試看,想自我磨練,同時去感受,擁有世界級的團隊是什麼感覺。

我當然希望去了之後還能回來。

台灣還是很強。但台灣社會得要接受這是平的世界,一流學府一流教授就是流來流去,用制度綁他就跑掉了,不跟國際接軌,學生也跑掉,你沒有國際化就是等著菁英跑掉。

在加拿大,他們公立學校的教授薪資是公開透明的,每年可以調薪,每年往上調,系主任也有調薪的權力。這代表薪資跟成就是可以累積的,你今天的努力會影響你一輩子,所以就會更努力。但台灣比起來就很固定,很多人做了2、30年調薪不到兩次。

台大應該是台灣學術界最可以留才的地方,雖然薪水低一點,但以前有退休金可以補,現在也沒有了,很打擊士氣。我現在年輕,當然會擔心政府一直改,到我退休的年紀也許所得替代率還會更低,就會想說,那就不要在這裡退休。

現在台灣狀況是,光我們系要聘助理教授,去募款要聘人,前三年薪水加三萬(一個月9萬)還是聘不到人,管理學院加薪加10萬找不到人,只有前三年,這很不吸引人吧。

就連聘用面試人才,台灣也沒有國際的水準。

我去加拿大面試,他就整個包裹很好飛機票飯店過程,院長跟我討論很多次,不斷問我需要什麼,現在也直接跟院長秘書談工作簽證的問題,還幫我找房子,甚至出搬家費用。

這些都是投資,但是台灣沒有這種觀念,台大如果要面試,台大會出機票錢嗎?會面試多久?

制度沒有跟國際接軌,還有財務薪資都是問題。台灣的大學沒有彈性,教育部不要限制學校,要相信夠優秀的人,可以做出夠優秀的事。

延伸閱讀

台灣教授逃亡潮 以後誰來教大學生?

葉丙成:人才兩頭流失,觸目驚心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只要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