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巴基斯坦社會良心 阿斯瑪‧賈哈格日辭世

精華簡文

巴基斯坦社會良心 阿斯瑪‧賈哈格日辭世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BY-SA3.0

瀏覽數

2172

巴基斯坦社會良心 阿斯瑪‧賈哈格日辭世

Web Only

有巴基斯坦社會良心之稱的人權律師阿斯瑪‧賈哈格日(Asma Jahangir)週日與世長辭,享壽66歲。這位政治鬥士身高不到160公分,而她擁有不屈不撓的意志,一生都在對抗宗教極端主義,為女性與被迫害的弱勢族群爭取權益。

賈哈格日在家中心臟病發,溘然辭世,巴基斯坦跟著失去了一位重要人物。

社群網站上湧入哀悼訊息,不只來自賈哈格日的支持者,也來自那些昔日詆譭她的人,那些說她是叛徒的保守派,現在承認了她的勇氣。而巴基斯坦自由派和宗教少數族群,更是失去一位無可取代的同伴,一位世俗自由派、宗教弱勢、受虐女性與兒童的守護者,她甚至挺身捍衛那些要她閉嘴的宗教極端主義者與強硬右派民族主義者的憲法權利。

1958年,賈哈格日6歲時,她的政治家父親挺身反對獨裁者阿尤布‧汗實施戒嚴法。1971年,她的父親被另一個獨裁者葉海亞‧汗逮捕,還是青少女的她在拉合爾高等法院提出請願,希望能釋放父親,一樁訟案因而成立。

賈哈格日曾帶著慣有的輕快打趣道:「法院對我來說從不新鮮。爸爸被拘留前,就打過很多官司。他坐牢的時候,我們不准去探監,我們總是在法庭上看到他。對我來說,法庭就是妳可以好好打扮去見爸爸的地方。」

拉合爾高等法院駁回她的請願,她毫不認輸,上訴到最高法院。1972年,葉海亞‧汗的獨裁統治終結,20歲的賈哈格日迎接她的第一場勝訴,展開身為家庭律師的法律生涯。

1980年,她和姐妹希娜(Hina Jilani)及兩個朋友成立一家公司,專打離婚、贍養費、監護權官司。賈哈格日對女權的關懷,讓她踏入政治。她很早就知道,為了受壓迫的民眾奮鬥儘管重要,體制改革也不能或缺。

因此,當巴基斯坦第3個軍事獨裁者齊亞哈克修憲,以伊斯蘭化包裝對女性與宗教弱勢的歧視時,賈哈格日公然挑戰他的法令,質疑其道德基礎。獨裁者把褻瀆罪名強加在她身上,但她從不畏戰。

多年後,她寫道:「我們或許能透過蠻力對抗恐怖主義,但以宗教之名釋放的恐怖,只能用道德勇氣去挑戰。」

她從不缺乏道德勇氣,也不缺乏去追求目標的精力。她的成就名單不斷增加,包括創立婦女行動論壇、巴基斯坦人權委員會,擔任最高法院律師協會會長。她在巴基斯坦為被施虐的女性開設第一家法律援助中心與避難所,接下沒有人敢碰的訴訟案,為被控褻瀆的貧窮基督徒、死刑犯辯護,甘冒被宗教狂熱者刺殺的危險。她也對抗制度化的蓄奴,為想自己選擇結婚對象的女孩發聲,挑戰幾百名的厭女習俗,引發伊斯蘭教士、傳統派議員、部族領袖的狂怒。

最令民族主義者生氣的,是她持續批評巴基斯坦的侵害人權行徑。他們說她是叛徒、印度派來的間諜或美國特務,批評她為什麼在外散播巴基斯坦的醜事、不在其他國家提出人權訴訟?事實上,她有。她為洛興雅人、巴勒斯坦人、克什米爾人的困境發聲,但她最不能忍受自己祖國的暴虐行為。

她曾說過:「我認為如果我老是談克什米爾人的權利,卻不去關心拉合爾被毆打至死的婦女權益,聽起來會非常空洞。」

賈哈格日在很多條前線奮鬥,但她最強烈的怒火保留給了宗教極端主義者和軍事獨裁者。她無情諷刺「毛拉」,嘲笑他們蜷曲的頭髮和含糊不明的思想。當其他社運人士提到巴基斯坦最令人害怕的情報組織ISI時,他們會很小心地使用代稱,以免「被消失」,只有賈哈格日一個人直接在電視直播上罵他們「這些蠢貨」。她知道,不管文官多腐敗無能,都比軍事獨裁者要好。她說:「不論民主有多少缺陷,依然是唯一的解答。」

賈哈格日也為她的勇敢付出代價,曾經被居家軟禁、在參與示威時被毆打、坐過牢,右翼媒體竭盡所能地發動人身攻擊、質疑她的節操與信仰,社群媒體上從不停歇的奚落與嘲弄,還有人威脅性侵她和她的女兒,性命一直處在危險當中。她不只是宗教極端主義者,也是ISI和政敵的目標。因此她把三個孩子送往海外,但自己始終留在拉合爾奮戰,直到最後一刻。現在,巴基斯坦人不知道還有誰會為他們挺身而出。她的一位朋友說:「光是她的存在,就給了人們力量。究竟新一代活躍人士會接下賈哈格日留下的權柄,或者巴基斯坦會因失去了她而衰落?」

(資料來源:GuardianAtlantic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