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長得愈怪,愈多人愛!獨立製錶好吸睛

精華簡文

長得愈怪,愈多人愛!獨立製錶好吸睛

今年1月開展的瑞士日內瓦國際高級鐘表沙龍(SIHH)。 圖片來源:SIHH提供

瀏覽數

4941

長得愈怪,愈多人愛!獨立製錶好吸睛

Web Only

一年限量製作50只、賣相奇特的獨立鐘錶品牌,今年首度進軍甫落幕的瑞士「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沙龍展」(SIHH)。鐘錶業大環境相對保守,但卻有愈來愈多獨立品牌愈見狂放,勇於創新。

年輕世代崛起、亞洲新富品味,正在影響古老的瑞士鐘錶產業。

1月瑞士「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沙龍」(SIHH,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 Haute Horlogerie)、2月美國邁阿密「鐘錶與奇蹟」展(WW,Watches and Wonders)、3月瑞士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博覽會(Baselworld),2018年開春第一季,瑞士鐘錶界的年度盛事,逐次拉開序幕。

甫落幕的第28屆瑞士SIHH,向來給人高遠、不可親近的印象,但在最近幾年卻積極開放門戶,擁抱大眾。

本屆瑞士日內瓦國際高級鐘表展,參展品牌創歷史新高。(SIHH提供)

除了原先以歷峰集團(Richemont)為首的多個高端品牌外,今年也成功說服愛馬仕鐘錶從巴塞爾遷移至此。除此之外,從3年前以特設展區邀請獨立製錶師參展,使得今年參展品牌共達到35個,創歷史新高;並將展覽的最後一天,開放給大眾,購票參觀。

「這些轉變,為SIHH引入一股清新微風,」瑞士高級製錶基金會主席兼執行董事盧波(Fabienne Lupo)表示。但已經連續多年參展的台灣葳鑠有限公司總經理沈曉慧卻認為,「規模有了,但卻失去了那份尊榮感。」

今年普遍來看,缺少新意,她指出。大品牌以守代攻,原先的高價表推出中價位,入門款變多、錶盤尺寸變小。

根據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指出,鐘錶業是瑞士出口的第三大出口工業,僅次於化學與機械業。整體出口價值近20億瑞士法郎(約為600億台幣),其中尤以機械腕錶為出口大宗,佔75%。其中,香港、美國與中國是瑞士鐘錶的三大出口地。

中國市場的禁奢令,曾經讓瑞士鐘錶業慘遭垂直落底。據2017年11月數據顯示,瑞士鐘錶對中國市場的進口上升39.8%,是過去30個月來最強勁的成長。

「市場確實在復甦,但仍然非常脆弱,」愛馬仕鐘錶事業執行長多德(Laurent Dordet) 告訴《天下》,愛馬仕鐘錶部近年積極整合多項製錶技術(機芯、錶殼、指針與錶帶等各項零件),展現力圖成為真正瑞士鐘錶製造商的野心。

愛馬仕男錶Arceau系列中使用「千花水晶工藝」的腕錶(圖右)。以「千花水晶工藝」製錶,工匠需要把水晶棒切小段置於金屬底座上,並以手工排列組成圖樣,經燒製塑形,再切割成厚度僅1mm的面盤(圖左)。(愛馬仕提供)

今年首度推出的男士Carré H系列,為延續風格而生,也是進入品牌的入門款;而品牌屋標誌的工藝精神,則體現在新發表的「千花水晶工藝腕錶」,是利用水晶工藝在錶盤上的技法,在鐘錶產業裡僅愛馬仕使用。

4公分的工藝競技場

鮮少有一個產業如瑞士鐘錶業,如此專精、微細,如此分秒算計時間,如此費力在抗衡地心引力,同時卻又如此競爭。

在每一只約莫4公分的錶盤裡,有多達200多件零件(視複雜度而定),裝載有運轉的機芯,錶盤指針與帶動其他功能的裝置與輪軸等。樣樣有精通,既看重功能,也必須具備美學與創新。

近年的創新之一在材質。尤其在錶圈錶殼,過去著重以貴金屬打造,彰顯身分地位,但是對年輕世代而言,已然不合時宜。

總結今年日內瓦錶展,可以歸納出兩大風向:

一、精密陶瓷、碳合金與鈦的材質實驗

《紐約時報》觀察,精密陶瓷技術日新月異,受到多家品牌青睞。

比鋼還硬、比金屬輕盈的精密陶瓷,最早在1980年代由IWC萬國錶及雷達錶(Rado)率先引進。在過去十年來,製作技術已經趨向多樣成熟,價格也愈來愈親民,IWC萬國表研究創新部門經理布魯納(Lorenz Brunner)表示,「精密陶瓷硬度高,可防刮痕、輕盈,親膚性佳。」

宇舶和法拉利合作的70週年陀飛輪計時碼錶,為混融材質、聚合物碳纖維款。(宇舶提供)

近年異軍突起,受到年輕世代喜愛的宇舶錶(Hublot)專研材質。大中華區執行長畢佛(Loic Biver)在一次專訪中告訴記者,他拿起一只與法拉利合作的限量錶款說,「它的錶架,來自三種材質,黃金,碳纖維與鈦金屬。」他解釋,取用3種不同材質的混融,是以機械原理並加入電腦演算,如何在最輕薄的錶架上,獲取最大的耐受撞擊力。

在2004年,畢佛的父親Jean-Claude Biver(現為LVMH鐘錶部門執行長,人稱大畢佛),早先以Big Bang大塊頭粗獷錶款在市場上取得成功以來,宇舶逐漸在兼具傳統製錶與創新材質之間,闢出一條新路。大畢佛的獨到行徑,還包括於錶展期間,在日內瓦湖一艘租來的船上舉辦自家錶展,成功吸睛。

畢佛說,宇舶的製錶廠裡設有化學實驗室,目的在理解材質(的化學變化)是如何形成,以發展製作出未來的材質。

再往高遠處看,年輕新富世代崛起,他們喜愛運動、偏好與眾不同的個人化品味,左右著高級腕錶的發展方向。

其中,2017年進駐台北文華東方的Richard Mille,不但是全球最大旗艦店,也成為新富世代的象徵之一。

品牌與西班牙網球好手納達爾的合作,在網球的極速運動中,腕錶的複雜裝置陀飛輪依然運行無阻;在今年日內瓦錶展上,發表再次為馬球好手唐諾(Pablo Mac Donough)的合作新款,以輕量的專利鈦合金錶殼與精密陀飛輪裝置,從網球到馬球,寫下高端運動奢華腕錶範例。

二、獨立製錶品牌:愈瘋狂,愈受喜愛

傳統製錶外,另一支更勇於大膽創新的獨立製錶勢力,更為契合新世代對於獨特性與真誠性(authenticity)的渴望;而對獨立製錶業來說,透過社交媒體,可以直接與買家溝通聯繫,精準製作,相互觸動產業變革。

獨立製錶師克萊利(Christophe Claret)以曼巴蛇為靈感的錶作。(Christophe Claret提供)

首度在SIHH展出的獨立製錶師高提耶(Romain Gauthier)告訴《紐約時報》,對機械的熱情以及不想和其他人做同樣的事,讓他在取得瑞士洛桑商業學校的碩士後,仍選擇創建自己的品牌。

他聚焦在極限量,與高品質製錶,一年僅生產50只。

在台灣舉辦獨立製錶展5年,創下全球首例將多個獨立製錶共同展出先例的沈曉慧說,消費者看上的是獨立製錶的稀有性,這給了獨立製錶師很大的空間。

獨立製錶品牌MB&F的HM7系列。(MB&F提供)

與獨立製錶師、MB&F品牌創辦人鮑瑟(Maxmilian Busser)熟識多年的沈曉慧說,「鮑瑟告訴我,根據他的銷售統計,愈瘋狂的錶,大家愈想搶,」她證實,以MB&F來看,外放瘋狂的HM系列與較為古典的LM系列,總廠銷售比例約為6比4,但台灣則是7比3,也就是每10支賣出的表,有7支長相很特殊,從顏色到形狀。

這群獨立製錶的擁護者,年齡約30到50歲、受過國際教育,消費能力強、對資訊吸收能力快,渴望個人化的消費者,正在全球慢慢浮出。

在整體產業仍相對保守,一批熱情的獨立製錶師與一群新世代消費者,或許正在形塑瑞士高級鐘錶業的未來,總歸來看,「2018,不是一個讓人感到wow的年份,」沈曉慧總結她的現場觀察。(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