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連6漲,為何油價這麼高?

精華簡文

連6漲,為何油價這麼高?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4050

連6漲,為何油價這麼高?

經濟學人
編譯
  • 黃維德

國際原油價格,再次回升到70美元上下,台灣汽油油價已經連續漲了6週,油價持續創近37個月的新高, 到底為什麼油價這麼高?

對於石油產業觀察者來說,最令人煩惱的或許不是油價起起伏伏,而是解釋起伏的理論不斷更新。

2014年3月,布蘭特原油每桶價格到達3位數字之時,石油巨人雪佛龍當時的老闆認為,缺乏低廉石油,代表「每桶100美元正在成為新的每桶20美元」。兩年後,油價跌破28美元,討論的焦點也變為全球石油供給過度,是因為OPEC試圖搶回市佔。

現在,油價升至70美元上下,分析師也再次開始搔頭。

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1984》中提出了「雙想」,也就是同時相信兩件相互矛盾之事的能力;石油分析似乎也需要類似的認知體操。

當前的三大問題在於,為何油價會違反所有預期,在兩年內上漲超過一倍?為何全球股市對此波上漲的反應,是歡欣鼓舞而非擔憂世界經濟?以及,油價最終可能會停留在什麼價位?

先從油價漲至70美元的旅程開始。

兩年前的重跌,部分原因為需求不振(重大疑慮之一即為中國經濟脆弱易碎),部分原因為供給充沛。大多數人並不相信OPEC會減產,甚至認為OPEC可能根本無法減產。

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者沙烏地阿拉伯,似乎有著各種不要減產的理由;大量供給可以抑制北美頁岩油產業的成長,也能阻礙在制裁取消後重回市場的敵手伊朗。

然而,需求卻快速復甦。中國以更快的信貸成長和支出剌激帶動了經濟。

原物料價格大增;數月之內,全球經濟大範圍走強的訊號即明確現身。

OPEC限制產量的能力,亦超乎所有人的想像;OPEC在2016年11月達成的限制產量協議並未產生立即效應,但到了去年後段,效果已開始浮現。石油庫存下滑,美國尤其明顯。需求超過供給,價格隨之上揚。

不過,油價能上漲到這樣的程度,仍舊讓人相當意外。

高油價常被歸咎於中東的政治混亂;摩根史坦利的拉茲(Martijn Rats)表示,常見的疑慮仍在,但也「並未衝擊實際供給」。頁岩油先前被視作石油產業對價格訊號的彈性回應;一旦油價走高,德州小型生產者就會創造更多新供給。不過,小型生產者面臨新限制,因為融資來源希望它們能更加注重獲利而非產出;此外,從鑽油井到開始生產石油,也得花費數個月的時間。

油價大漲之際,金融市場展現的焦慮十分有限。股市仍舊熱絡,而這本身就是另一個謎團。

自1970年代的石油衝擊至今,市場一直將「油價突增」與「經濟災難」連結在一起。

世界同時是石油的生產者與消費者,因此,油價上升的總體效應原則上應該是中立的;但以實務而言,其淨效益是拉低全球需求,因為中東的石油出口國常會存下一大部分油價上漲帶來的意外收入,受影響的則是西方的石油消費者。

不過,長期下來,富有世界對石油的倚賴已然下滑,例如,美國的需求高峰是2005年。另一方面,石油出國者變得更加倚賴高油價,以支付浮誇的政治支出和進口消費商品。大部分的中東大型石油出口者,需要高於40美元的油價,才能打平它們的進口支出。

在此新形勢之下,油價上漲對富有世界消費者的傷害大減,而且有助緩和中東及非洲大型石油出口者的財政壓力。

縱有各種其他問題,投資人似乎覺得世界經濟變得更安全了一些。而且他們還有其他理由可以歡欣;有了頁岩油產業,高油價等於為美國的投資注入強心針,而投資增加會抬升GDP成長。中國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者,油價上升亦被視為中國健康成長的訊號

石油在眾人眼中從稀少轉為豐沛

潛藏於油價劇烈起伏、以及油價世界影響力開始變動之下的,是一些相當重大的主題:頁岩油崛起、以及OPEC的回應;中東大型石油出口者對高油價的倚賴;美國的石油需求高峰期已過,而且其他地區終究也會如此。這些力量亦將大大影響最終的油價水準。

石油巨人BP的首席經濟學家戴爾(Spencer Dale),在新論文中討論了最終的結果。他認為,石油市場出現的關鍵變動在於,石油在眾人眼中從稀少轉為豐沛。眾人認定石油稀少且發掘成本高昂之時,節省似乎才是明智之舉;石油會比較像是資產而非消費商品,埋藏在地底的石油,就像是存在銀行裡的金錢。

但頁岩油等新供給出現、現有儲藏的回收率上升,以及瞄準大眾市場的電動車崛起,已然改變了眾人的看法。世界上大部分的可回收石油可能永遠都不會開採,因為根本沒有必要。

中東五大石油出口者(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伊朗、伊拉克及科威特)產油成本低於每桶10美元;對它們來說,趁著還有市場的時候,針對高成本生產者削價競爭並爭取市佔,是相當合理的做法。戴爾表示,其財務邏輯已經變為「土地裡有石油,不如錢行裡有錢」。

這是否代表油價遲早會大跌?或許不會,除非頁岩油生產者再次抬升供給。戴爾認為,全球石油需求高峰可能還有數十年之遙,而且需求也不會在高峰期過後劇烈下滑。

而以目前而言,大型石油出口者無法長期承受太低的油價;考量政府支出對石油的倚賴之後,它們生產石油的平均「社會成本」約為每桶60美元。想維持接近開採成本的油價,必定需要改革,而改革通常相當緩慢。

以「雙想」來說就是:油價確實太高,但也可能不會下滑,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大型石油生產者已經太習慣這樣的高油價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