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王勝油畫個展:「老辣」的夢 不向日的向日葵

精華簡文

王勝油畫個展:「老辣」的夢 不向日的向日葵

王勝《到達過去》油彩、畫布 圖片來源:毓繡美術館提供

瀏覽數

1406

王勝油畫個展:「老辣」的夢 不向日的向日葵

Web Only
  • 司徒嘉慧

南投草屯的毓繡美術館推出王勝個人畫展《漸失的夢》,油畫中的向日葵愈老愈叛逆,非但不乖乖向著太陽,還尖尖刺刺地扎出畫布之上,像塊斑駁的浮雕似的,傾訴著一生跌宕如夢的故事。

穿過清水模的長廊與一束束南投暖艷的陽光,在山林田圃的群綠相伴下,走進毓繡美術館。

二樓展間前的落地窗外,是片沿坡而生的樟樹林,展間裡則開滿了向日葵,插瓶的、抱手裡的、掛胸前的、戴頭上的、齊齊站在身後如牆的,無論姿態為何,總之就是「不」向著太陽。它們花莖彎垂、花萼枯捲,尖尖刺刺硬朗不屈地扎出畫布之上,紅黃橘綠藍色的顏料厚厚堆疊染抹,像塊斑駁的浮雕似的。「老辣」,62歲的畫家王勝是這麼形容自己畫的葵花。

王勝《被遺忘的境地》局部,油彩、畫布,2011:王勝的油畫如浮雕,用顏料如用陶土,他的創作深受羅丹雕塑作品的啟發。(毓繡美術館提供)

看著羅丹  雕出一幅畫

「王勝在一張畫裡,從寫實走到抽象,從古典技法走到現代油畫,」毓繡美術館館長李足新說,「他的油畫如浮雕,用顏料如用陶土,有時甚至厚達1公分。這樣的雕塑感,要到現場才能感受那豐富飽滿的肌理厚度。」

王勝說,那是因為他喜歡雕塑的塑痕。現在他放在畫室裡作為靈感來源的,都不是名家畫作,而是羅丹的雕塑。

王勝解釋,「羅丹強調塑痕本身的獨特性,不只是解釋性,他的每個塑痕不一定都隨著形體或肌肉結構,有時像是裝飾性的一筆,最後又進入結構裡,他掌握得恰到好處。譬如一個羅丹的老人塑像,那額頭的塑痕像神奇的一撇,一個隨意的筆觸,完全展現了藝術家的功力,讓我特別受啟發。」

你有多久沒有夢見小時候?

王勝在美國已從事創作、教學30年。近10到15年,許久不再想起的兒少時光,鑽進了王勝的夢裡,夢裡盡是中國黑龍江省齊齊哈爾那個他度過前半生的城市,和那裡到處都是的向日葵。

62歲的王勝,長年在美國創作,同時任教於密蘇里州芳邦大學藝術系。他的油畫透過渾厚誇張的用色和筆觸,在畫布上形成特殊的雕塑感,勾勒塗抹出他夢裡所見、生命中意味深長的片刻回憶。(毓繡美術館提供)

王勝說,「中國北方到處都是葵花,小時家裡後院就種著葵花田,我和哥哥們常在裡頭玩耍、捉迷藏。北方的葵花長很大,有時花頭可以長到跟個盆那麼大。花成熟、莖彎曲了,可以像帽子一樣戴上當頭盔,拿個繩子拴上,再拿把木劍,就像戰士一樣。」在王勝《中箭的葵花》、《豐收之船》等油畫作品中,畫中人都跟他的兒時記憶一樣,以葵花為帽。

在那一畦比人還高的葵花田裡,先是藏著一個童年,接著又慷慨地餵飽了一個滿腹懷疑的青年。

王勝高中畢業時18歲,中國正值文化大革命,他「上山下鄉」向勞動人民學習,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他學著種玉米、種葵花,「因為當時下鄉的知青都是在城裡長大的,沒栽種經驗,玉米種不好,結出的玉米粒不飽滿,打出的玉米全是玉米皮,吃不飽。我放羊的時候,餓了就鑽葵花地,吃葵瓜子充饑。」

王勝《雨後》油彩、畫布,2009-2014:畫中人站在大鼓上如立於舞台中央,身周圍滿了葵花。王勝說,他對大鼓有段傷感的回憶:那年,他身為話劇演員暨導演的父親,因文化大革命被揪鬥遊街,他看見爸爸脖子被掛上寫著「反動權威」的牌子,身後還站著個人,咚咚咚敲著一面牛皮大堂鼓。(毓繡美術館提供)

葵花早上向東,午後隨太陽轉西的特性,也被當時的中國政府用作政治口號的象徵。

「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是,一旦葵花成熟接近收成的季節,花頭長得又大又重,它會自己選一個方向,花莖彎下去,再也不轉了,」王勝說,「我覺得也有意思的是,人不成熟的時候,很容易盲目跟隨別人,但當你漸漸形成自己的思惟模式,就誰也不跟隨了,只隨著自己。」這也是王勝畫中一律是成熟老葵的原因。

王勝《豐收之船》,油彩、畫布,2012:雖名為向日葵,但成熟的葵花是不會隨著太陽轉向的。小時候,王勝摘下成熟的葵花當成頭盔玩;幾十年後,王勝畫下成熟的葵花,把它們視作一群自主的戰士,即使炙烈強大如太陽也不能逼得它們再轉向跟隨。終於學會不再盲從,或許就是人一生最大的收穫。(毓繡美術館提供)

走近畫作細看,王勝錯雜的筆觸堆積凌亂,看似抽象難辨。就像一日又一日快樂、失望、激情、痛苦、焦慮留下的軌跡,距離太近時,還看不清生命的全貌。

只有站得遠一點,永恆的主題才會慢慢浮現——一枝枝枯熟的老葵,頂著自己一生的收穫,上千顆葵瓜子果實嵌在花頭裡,壓得花脖子沉甸甸地垂著。

或許,王勝畫的不是葵花,而是自己。

王勝《向日葵交響曲》,炭筆、紙,2008:這是王勝第一幅大型炭筆作品。王勝說,眾葵花彎曲錯落有致,營造出畫面韻律感,像是奏著命運交響曲,在生命徹底枯竭前做最後的掙扎。(毓繡美術館提供)

隨著小河漂出去的夢

拾級踏上美術館三樓,迎面亮橘色的牆上掛著油畫作品《紙船》:湛藍河水上,青荇翠萍悠悠,秋紅落葉堆垛,圈圈漣漪推了推幾艘輕巧巧的小紙船。

王勝說,「小時候家前面有條小河渠,我特別愛疊紙船放到水裡面,常夢想自己可以像紙船一樣隨著小河漂出去。」

毓繡美術館也受此畫啟發,邀請觀眾摺出和畫裡一樣張著三角帆的紙船,寫上夢想,讓它載著你的夢想航向遠方。在記者會現場,王勝也疊了一隻小紙船。問他寫了什麼?他露出淺淺的笑容說,「大膽追夢。」

王勝《紙船》,油彩、畫布,2014:王勝老家的小河被填平了,他只好用油彩,堆塗出記憶裡那一汪湛藍繽紛的河。(毓繡美術館提供)

30多歲時,王勝兒時跨洋過海的夢想,以他意想不到的方式實現了。1987年,他以訪問學者的身分赴美,2年後,天安門事件爆發,他因此滯留美國。童年的紙船在其他畫裡變成了木舟,成為王勝移民經驗的象徵。

王勝當年離家時並沒有把1歲半的女兒帶在身邊,一家人一洋相隔就是好幾年。「還好,幾年後,我在芝加哥機場與女兒團聚,那時她已6歲。再見到她時,我像突然看到一個全新的小孩,我不相信她是我的女兒,抱著她的時候,我感覺連那味道都不是她小時候那種味道,」王勝說,這狀況要到1年後才好轉。

王勝《到達過去》油彩、畫布,2012:一塊塊飄散在水裡的印刷活字版,刻著關於文化大革命的口號字眼:革、命、紅、党、階、爭……,畫面右下角抱著一把葵花的,是王勝當年因移民過程而多年不見的6歲女兒。(毓繡美術館提供)

2015年,王勝再踏上故鄉,他從北京搭上開往黑龍江的火車。一路上車窗外飛逝的風景印象,被他畫成了大幅的炭筆作品《深秋》,如煙如霧的炭筆痕,搭配流淌的松節油,製造出水墨畫般的浮生若夢感與速度感。

王勝《深秋》,炭筆、紙,2017:王勝坐上回家的火車,車窗反著光,北方常見的白樺樹林打眼前晃過,鐵軌、冒著空污的工廠打眼前晃過,時間也打眼前晃過。王勝終於見到了母親,她卻已坐在輪椅上,進入她人生的晚秋。(毓繡美術館提供)

下了火車到了齊齊哈爾,王勝卻找不到任何小時熟悉的地方,老宅拆了、小河也填平了,「大陸的變化沒有譜的快,建築、地景全都變了,我也找不到哪兒是哪兒,」王勝說,「小時候的回憶都沒有了,只有在自己的記憶裡了。」(責任編輯:黃韵庭)

王勝《牡丹花》,炭筆、紙,2016:王勝美國家中後院自栽的牡丹,被剪下來插瓶做擺飾。「通常我是不畫粉嫩鮮麗的花,頂多照相。但這瓶牡丹在快枯竭時,落了一桌的花瓣,卻還有花瓣掛在枝上,」王勝說,「我看見生命的渴求。雖然我畫著牡丹,但我心裡其實想著的是葵花。」(毓繡美術館提供)

【延伸閱讀】
九九峰藝術山 3景點滿足身心靈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只要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