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龍應台:世代之間不是分水嶺,是斷崖

精華簡文

龍應台:世代之間不是分水嶺,是斷崖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4655

龍應台:世代之間不是分水嶺,是斷崖

Web Only

作為「2018天下經濟論壇」的壓軸講者,作家龍應台以「什麼都不相信之後」為題,提出在資訊龐雜和爆炸的年代,「不信任」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主要源自於數位革命以後出生的那一代,以及之前的這幾代。這不是一個分水嶺,而是一個斷崖,她鼓勵跟她同世代的人走出同溫層泡泡,啟動架橋的信任工程。以下是演講摘要:

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個讀者的信,來自一位正在當兵的青年。他說,他每天看到國旗冉冉升起,心裡卻有矛盾,因為他被告知這個國旗是錯的。他有個在忠烈祠服役的同學,雖然對這些為國家犧牲的人很感動,卻有很多人告訴他,那個時代的歷史不正義。他說他變成什麼都不相信的人。

他問我:龍老師,別的國家的年輕人,是否也有同樣的困惑?

全球都不信任

2014年主計處做的調查顯示,台灣有7成的人不信任媒體、國會和司法制度。從1973年到2014年,美國民眾對新聞、國會和學校的信任直線下墜,而且這還是川普尚未上台前。

民主社會走得比較穩的西歐國家,投票率普遍比美國高,會投票代表你信任這個機制。但歐盟在2018年1月發布的報告顯示,各國選國會議員的投票率一直在下滑。

不信任這件事,已經是一個全球的大趨勢,不信任的對象是機構和制度,不管是媒體、大學、法院,或是更直接一些,是那些有話語權、有決策權的人,是我們這代人。

我第一次驚覺自己和世代的差距,是跟我17歲的兒子在巴塞隆納的街上。當時我們進入一家連鎖服裝店,他把我拉了出來,說要生產一條牛仔褲,必須用掉8000公升的水、3公斤的化學物、3兆焦耳的能量,但是價格才7.99歐元。這個連鎖品牌會付給工人多少工資?他當下給我的震撼很強烈,我們的世代差異馬上就呈現了。

另外一個例子是,有一次我和32歲的安德烈在香港,他每天都戴著耳機。整整一個禮拜後,我衝進去他房間,問他到底在聽什麼?他很興奮地告訴我,他在聽《羅馬帝國興衰史》。我想起來這本厚厚的書,放在我的床頭6個月,都還沒看,他卻花了2個禮拜,聽完這本書。這對我來說,是一記警鐘。

世代之間不是分水嶺,是斷崖

我意識到,他沒拿書並不代表沒看書,他戴耳機並不代表沒思考。這是世代和世代之間的分水嶺。分水嶺不是最正確的說法,我會用「斷崖」。

分水嶺還可以爬過去,但我們現在比較像是「斷崖」,中間沒有橋。到底我們的成長背景差距有多大?

以我自己為例,我是在1952年出生。50年代的報紙頭版都在講韓戰,還有中國鎮壓反革命。我們是跟疾病一起成長的,如霍亂和瘧疾。到了10歲,報紙上的頭版是越戰,而大陸正在鬧大饑荒。到了20歲,我還沒有看過電腦。

另外一邊呢?他們生在1997年,是超級電腦深藍(Deep Blue)打敗了棋王的那年。到了10歲那年,iPhone問世,臉書出現了,Google、Airbnb、Kindle、Android 都出現了。從此,人人手上有一個知識革命的武器。

所以,我們斷崖這邊的好幾代人,跟對面1997年出生的人,世界觀怎麼可能一樣呢?

我們所習慣的是媒體、企業老闆和政府長官掌握話語權,可是科技把話語權轉移到了群眾的手裡。我們之所以會走進了不信任的斷崖,是因為這個「大倒轉」。

走出同溫層的泡泡

我們這個世代很希望跟這些小屁孩說:科技再怎麼神奇,不可能取代思想;人工智慧再怎麼智慧,產生不了情感。當我流了一滴眼淚,你可以用科技把正確比例的鹽和水放在一起,但那不是一滴淚,因為它沒有心裡的悸動,AI做不出心裡的悸動。

我們會想跟斷崖那邊的他們說:你要從你的泡泡出來,你必須跟我們這幾個世代的人做銜接,銜接歷史的智慧、歷史的情感,以及累計了好多代的專業知識。

但我們憑什麼跟他們這樣說?

事實上,我們自己在同溫層的泡泡裡。我們對全球化、新科技所帶來的遊戲新規則,其實沒有認識。然後我們自以為是地覺得,你們這些小屁孩,你不懂我們的世代,不懂我們的戰爭,也不懂我們的情感。

我們要不從不信任的斷崖掉下去,要不自己從泡泡出來。只有我們出來,才能在這個斷崖架橋,開啟一個重建信任的大工程。因為我們都知道,信任是社會資本。一個開放社會,如果缺了信任這個資本,整個機制會走不下去。

那你說,責任在斷崖那邊、還是這邊?我覺得是在我們身上,我們要從同溫層走出來、謙虛地認識這個時代的邏輯和深層規則。這是一個好大、好大的挑戰。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經濟論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