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朱敬一:美國杯葛,讓WTO兩大臂膀失能

精華簡文

朱敬一:美國杯葛,讓WTO兩大臂膀失能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604

朱敬一:美國杯葛,讓WTO兩大臂膀失能

Web Only

全球化走到了十字路口,站在國際第一線的中華民國常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團常任代表朱敬一,從歷史脈絡的關鍵事件來看全球化30年的歷程。並提醒台灣:WTO的兩大臂膀:立法和司法,都遇到困難,身為小國的台灣將難處理貿易爭端。以下為演說摘要:

全球化的發展,在這20幾年來可以看到四個重要的元素:柏林圍牆倒塌、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網路通訊,以及運輸技術的改善。

其中,運輸技術的改善,讓很多貿易從不可能變得可能。蘭花貿易便是一例,蘭花在切花後只能存活10到14天,如果運輸很慢,從台灣運到日本之後可能只能再活2天,根本不太可能賣。所以現在很多貿易之所以能發生,就是因為運輸技術愈來愈發達。

但是,柏林圍牆倒塌、中國改革開放、運輸技術改善,只是對全球化造成量的改變。網路通訊的發展,才造真正造成本質上的改變。

手機讓人們到哪都可以接收資訊,這讓訊息的接收、傳送更加多元化。而多元化就創造了很多商機,大家看到的Uber、Airbnb說自己是共享經濟,但其實就是非常快速的配對服務。

網路帶來全球化在本質上的改變,也就同樣帶來了非常多的挑戰。

全球化為什麼沒讓所有人受利?

全球化造成了很多對國內的影響。大致上來說,我們都說貿易對國家有好處,但是好處是不平均的。比較靈活的人得到的好處比較多,資本家是比較靈活的一群,勞工是比較不靈活的一群,所以顯然會造成資本家和勞工之間分到的好處不太平等,甚至有一些人得到好處,有一些人會受到傷害。現在這個不公平的論述形成主流,所以政府的立法,會配合那些比較靈活、能移動資金的資本家。

而且,全球化之下,常常會摧折一個國家原本的制衡制度,資本家的利益和勞工的權益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就形成了「超級資本主義」。

全球化也讓新的商業模式慢慢浮現,但新的商業模式可能會衝擊到我們既有的規範,就會造成衝突。

中產階級消失

全球化造成的不平等,還讓中產階級慢慢消失。很多社會問題之所以產生,就是因為中產階級消失、房價不斷地上漲。例如在台灣,很多年輕人結不了婚是因為買不起房子。

美國總統川普、法國極右派領導人勒龐的出現,就是因為全球化的問題,這些問題不解決,用簡化的民粹就能得到很多的認同。你看川普的競選,就是用非常簡化的方式說:我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但這些問題,並不表示我們就不要全球化。就像馬克思在100年前說資本主義有這麼多的問題,並不表示我們就要回到極權主義或是共產主義。

而我們再來看WTO,WTO成員國的增加可以說明全球化體系是不可逆的,我們不可能自外於全球化的大浪潮。

司法問題不解決,台灣會更慘

問題是,WTO的兩大臂膀:立法與司法,都在慢慢失能。

在立法上,WTO的立法要成員國的共識,但是不同的國家群體因為發展程度不同,他們對於WTO的立法有不同的期待,很難形成一致的共識。

而在司法上,我們要問:誰需要司法?用膝蓋想也知道是弱者。弱國需要WTO的貿易仲裁,像台灣之前跟歐盟的貿易爭端就要依靠WTO的貿易仲裁解決。

如果沒有司法,台灣要對上歐盟相當困難,不論在政治上或經濟實力上。

而WTO的司法,因為美國這個超級大國的杯葛,讓WTO的「法官」人數無法補齊,面臨崩潰的危機。

我們可以看到,在全球化遭遇的困難上,作為「經貿聯合國」的WTO在立法與司法的臂膀失能下,也愈來愈難解決問題。

WTO應該串聯各國的利益點

但全球化是為了提升人的福祉,有沒有什麼課題,可以創造一個價值,且這個價值很難被反對?假如我們能從議題上面,找出一些貿易的方向解決它。

我們看到《巴黎協定》的困境,全球暖化是事實,但是《巴黎協定》並沒有辦法落實解決。如果WTO可以對於有助減碳的商品降低關稅,《巴黎協定》的阻礙就可能變小。

當特斯拉的進口關稅降低,對美國來說是產業利益,就算不同意全球暖化、不同意減碳,它也可能同意減碳的商機,讓巴黎協定可以進一步被落實。

佛利曼(Thomas Friedman)說世界是平的,其實對強者而言,地球永遠是平的,只是全球化讓他們更容易出頭。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經濟論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