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大阿宅教授 為什麼跑去改革台灣排球?

精華簡文

台大阿宅教授 為什麼跑去改革台灣排球?

圖片來源:江貞億提供

瀏覽數

6624

台大阿宅教授 為什麼跑去改革台灣排球?

Web Only

挺身而出參選理事、推動排協改革的熱血教授洪士灝,竟然也是鴻海超級電腦的幕後功臣。他為什麼在2010年被台大校方通知「留校察看」,險些被逐出校門?

去年12月中旬,許多排球愛好者的臉書紛紛轉貼台大資工系教授洪士灝的「參選聲明」,上頭大字寫著「改善台灣排球環境,我義不容辭」。這位在美國念博士時、還會一個人在體育館架網練扣球的資深球癡,正式成為「國民體育法」通過之後,各大運動協會風起雲湧的新理事參選潮中,最新宣布參選排協理事的「素人候選人」。

洪士灝在臉書說明緣由:「前天幾位熱愛排球的年輕人找上我,希望我出來參選排球協會的理事,談了2小時,我被他們的熱情說動了,或許這就是所謂『義不容辭』吧?」

他的文字洋溢著熱血。本人接受採訪時,雖然大半時間維持著冷酷表情,加上不時陷入停頓深思狀態,但一席話仍充分展現他的理想色彩,「這是公民意識的展現,」洪士灝強調,「不能只在台灣之光時才拍拍手,平常都不關心。如果覺得不好,就該實地行動,否則就只是酸民意識。」

圖片來源:贏回排球官網

這位熱血教授究竟是什麼來頭?「參選聲明」上的照片露了餡,洪士灝的個人照,背景是台大資工系的機房。

鴻海超級電腦的幕後推手

曾在頂尖伺服器大廠昇陽電腦(後來併入甲骨文)工作多年的洪士灝,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雲端運算、超級電腦專家。

說來巧合,他宣布競選排協理事後不久,鴻海發表了台灣首座民間商業運轉的「超級電腦」(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簡稱HPC),最高可達6 PFLOPS(每秒浮點運算次數)的處理速度,在世界500大的超級電腦排行榜,可排行到17名。(延伸閱讀:首次亮相,就排進世界第17名,鴻海超級電腦大揭密!

與鴻海產學合作的洪士灝,是鴻海這座超級電腦的幕後功臣。

鴻海超級電腦計劃主持人許壽國博士坦言,鴻海在2016年HPC計劃團隊成立之初,就請教過洪士灝在產品研發上軟硬整合、系統架構上的建議。

也是畢業於台大電機系的許壽國表示,與洪士灝的合作對自己的團隊是很大的技術及經驗提升。因為他過去設計的伺服器、雲端儲存產品多半只重視單機效能與品質的測試項目,但超級電腦不一樣,自己必須掌握怎麼把單機串聯成為集群,「當中網路拓樸怎麼規劃、怎麼評估效能、平行化運算架構怎麼優化,這中間的軟體整合、系統架構沒有reference guide,我們一路摸索,再請教洪教授提供學理的支持,逐步克服所有問題,」許壽國說。

鴻海超級電腦去年12月首度對外曝光。(鴻海提供)

在雲端物聯網、AI崛起的年代,不只鴻海,包括廣達、威聯通等科技公司都曾借重洪士灝扎實的研究,讓公司技術研發更升級。

今年51歲,洪士灝台大電機系畢業、在美國密西根大學拿到電腦博士後,先是進入昇陽,2005年回到台大任教時,他已經快40歲。回國至今,他一直專注在平行處理、效能優化、異質運算、大數據系統等系統架構的研究。

「我一直是很務實的人,無論是選排球協會理事,或與企業產學合作,」坐在台大資工系的辦公室內,洪士灝坦言要解決問題,務實才能帶來實質的改變。

業界熱門教授 卻被「留校察看」

但在重視論文升等的台灣學術圈,這位台灣科技大廠爭相拉攏的熱門教授,幾年前,卻曾經險些被踢出台大。

洪士灝曾在個人臉書披露,他剛回台大教書時,感受到學界只重視用期刊論文點數來掌控教授升等方式,過去的業界經驗不受大老重視,產學合作被認為是搞外務。

「像我這種拒絕寫期刊論文而評鑑不過,在2010年被通知『留校察看,2年後檢討是否續聘,評鑑通過前不晉升薪級』的個案,在台大電機資訊學院中如果不是唯一,大概也是極少數的『敗類』,」他在文中形容當時的自己。

問洪士灝,既然早知道學界有這樣的規則,為何當時拒絕寫論文?「當時比較叛逆,」他笑笑地說,自己其實對台大的規定不大在乎,因為當時想對台灣產學有所貢獻,寧願堅持學術要符合產業需求的原則。

「反正,我有很多更好的去向,」他說。

洪士灝的桌上,放著一顆從美國一路跟著他回台灣、紅白相間的排球百年紀念球,一旁散著不知從哪個機器上拆下來研究結構的零件。他說話時,常常講到一半突然停頓很多秒,但他對於把心中的想法說清楚,有一股執著。

江貞億提供

2002年前後,政府大力推動的「矽導計劃」,前後聘回包括洪士灝在內的一批業界菁英回台任教,希望提升台灣半導體、IC設計的競爭力。

但當時台大評鑑辦法並未跟著實務人才修改,仍以期刊論文為主。「洪教授他們在美國有多年工作經驗的,回到台灣有一個現象,就是對於那種衝量沒價值的期刊,根本沒興趣寫,覺得根本是浪費時間,」台大資工系大老歐陽明解釋。

在產業、學術互動頻繁的資訊科技領域,如同SIGGRAPH之類的頂尖國際學術會議,微軟、Google、Sony等科技企業與頂尖大學、研究機構同台競技,能在這裡發表會議論文,難度、價值不亞於頂尖學術期刊。

但台大過去不承認這塊,經過歐陽明等教授爭取多年,在電機資訊學院終於達成共識。「我們講清楚,有20個資訊工程的國際學術會議,在那裡發表論文,等同在頂級期刊發表論文,」歐陽明說,「台大從5年前開始,在教授升等上的評鑑就有這樣的共識。」

即使同時期幾位回國任教的同事先後離開,洪士灝堅持個人理想而留在台大當「敗類」,雖然台大這個微型變革幫了一點忙,但主要還是憑藉著實力和努力。

他之前就曾和廣達研究院合作,光開發一個產品,就產生5到6篇在一流學術會議發表的學術論文,因此得以在「留校察看期間」迅速發表先前累積下來的研究成果,在2012年升等副教授,接著在4年後快速升等正教授,用自身經驗證明產學可兼顧。

「洪教授近年發表的論文,都是非常傑出的論文!」歐陽明說。

「產學合作不是租研究生給業界用」

相較於目前電資學院系所因AI而起較為熱門的語音辨識、圖形辨識,洪士灝從2005年回國至今一直專注的系統架構與軟硬體整合的領域,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熱門。

「大家現在都在喊要投入軟體,但台灣產業的核心能力是硬體,未來的重點是如何用軟體差異化,讓硬體有升級的空間,是比較務實的做法,所以台灣許多做儲存、伺服器的公司,和洪教授或多或少都有過合作,」一名和洪士灝合作過的企業高層私下評論。

「他在產業界頗受敬重,他的學生訓練很扎實,到企業界蠻受歡迎的,」許壽國觀察。(延伸閱讀:雲端隱形冠軍:我們是「台大資工幫」!

也有人認為,像洪士灝這樣中生代的教授,剛好碰到台灣大學給教授待遇偏低、大老們又卡住各類獎勵資源,成為需要負擔大量教學育才、勞力付出及資源取得卻相對剝奪感最大的一代,只好往外(企業)發展。

「外界對產學合作有很大的誤解,」洪士灝對此正色地釐清,「我們做的產學合作不是租研究生給業界用,更不是接企業外包。」

「做產學合作,是和業界合作高階研發技術,幫助企業轉型升級,」洪士灝話鋒一轉說。

洪士灝憂國憂民的情懷,在個人臉書的論述充分流露,對人才外流、產業轉型、科技部補助計劃的批評,篇篇擲地有聲。更難得的是,他大步跨向企業,投入一己之力帶動改變。

但如同他臉書所云:「如果覺得不好,就該實地行動,否則就只是酸民意識。」(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