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管中閔:台大不從根本改變 給再多錢仍會出問題

精華簡文

管中閔:台大不從根本改變  給再多錢仍會出問題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5417

管中閔:台大不從根本改變 給再多錢仍會出問題

Web Only

即將成為台灣高教龍頭台大校長的管中閔,非台大背景出身,曾被遴選委員形容「不是在順境中當選的校長」,也在遴選過程中用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的歌詞和學生對話,更用希臘神話比喻自己將帶領台大走出高教的複雜變局。社會各界無不引頸期盼,管中閔到底能為台大帶來什麼變革。

「我是和以前不一樣的校長,」一月五日剛選出來的台大新科校長管中閔,在遴選結果出爐後隔一天,首度和國內媒體見面,身著一襲白襯衫,神采奕奕暢談自己的治校理念,「我想要做的是未來大學,」他開門見山地說。

管中閔直言,台大面對的問題比起傳統大學複雜得多,從社會責任、國際化到未來學習模式都不同,他希望台大成為像史丹佛一樣,能預見未來的大學。而在整場說明會中,他不斷強調史丹佛2025計畫,更預計推出台大版的2025報告書,就是希望從下而上,讓台大成為實踐變革最重要的關鍵,正面迎擊當前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

舉凡國際排名退步、教育經費縮減、學術倫理、國際競爭力不足以及人才斷層等問題,都在他的治校藍圖裡。「如果台大的根本不改變,就算給台大再多經費還是會出問題,」他說。

譬如近年台灣教授被國外大學挖角,以及大學教授老化、師資嚴重不足等都是問題。以台大而言,助理教授比例僅18%,而在將近2100名的專任教師中,50歲以上的老師就超過一半。

管中閔擔憂,未來10年,台大有3分之1的教授即將退休,若缺乏招募優秀人才的競爭力,「台大所面臨的人才困境迫在眉睫,是重中之重的問題!」

要解決人才困境,增加經費與預算彈性化是關鍵。管中閔說,台灣談到薪水或是經費通常是線性思維,譬如達到特定目標給特定薪水,然後往上疊加,「這就是線性,斜率都一樣。」但他認為要鼓勵或是吸引特別傑出的學者教授,一定得有彈性。

為了多增加這塊經費,管中閔預計要強化與活絡校友網絡,健全募款機制以解決人才問題,「我初步估算,如果多出三到五億的金額,就可以改變現在的人才競爭劣勢。」

同樣迫在眉睫的還有各界所擔憂,台大國際競爭力與國際連結問題。管中閔參考史丹佛2025計畫,企圖分別建立C school、U school和T school。C school以台大現有的創新創意設計學院作為主要的框架,增加新的跨領域課程與創新教學法。T school則是提供終身學習的空間。U School是管中閔最強調,建立連結歐美的國際平台,強化高教國際合作。

舉例來說,亞洲高教市場大餅從新加坡、香港、中國跟日、韓都在爭奪,許多歐美名校在這些國家設立分校,管中閔認為,台大可以比照浙江大學或是上海交大,利用現成的校地、校舍與學校資源,例如徐州路校區,和其他歐美名校合作成立聯合國際學院,建立國際品牌。

但要建立國際品牌,意味著得找出台大乃至於台灣的特色。管中閔觀察,新加坡高教多強調管理,上海因為是世界金融中心,以金融財經為主。反觀台灣有科技優勢,台大可以發展非傳統金融領域的合作,結合數位、人工智慧與金融,強調大數據做精準行銷,農業方面則可以走智慧農業,重新定義台大的國際定位。

只是台灣社會關切的,還是台大的國際排名。在管中閔眼中,建立國際品牌跟國際排名並不相同。管中閔不給數字目標,而是認為國際競爭力是看台大如何進階到下一個層級,從研究、教學等層面讓世界看見台大,而非斤斤計較排名。

「國際排名可以藉由一些方法衝上去,像過去五年五百億的預算讓台大在短時間內排名達到130,但是如果沒實質改變也沒用。你應該到全世界問這些學校,他們心目中的台大是什麼,這才是重要的指標。」

管中閔會如此強調台大的國際競爭力,是因為他觀察到學生的徬徨,「學生都會問我,畢業後可以幹嘛,我怎麼在國際上跟人競爭。國際化你不得不面對。我想要讓學生看到對未來的期望,年輕人就像草東的音樂,雖然厭世,但對社會有熱情、有希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只要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