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五四三》想到國外工作,我該取個英文名字嗎?

精華簡文

《經濟五四三》想到國外工作,我該取個英文名字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070

《經濟五四三》想到國外工作,我該取個英文名字嗎?

Web Only
  • 王道一台大經濟系教授

改叫Tom、Mary、David...,真的能幫你在外國職場旗開得勝嗎?美國、澳洲、加拿大三國經濟學家,紛紛做了實驗。

台灣人似乎很喜歡幫自己取英文名字,不管是自己選個好聽的名字,還是小時候上美語課要自我介紹卻沒有名字,就讓老師當場幫你取一個。有些人覺得這樣跟外國朋友在一起時自我介紹比較容易讓對方記住、比較融入西方社會。但也有些人覺得直接用中文拼音的名字更特別、更讓人印象深刻,也讓外國朋友學著念中文、尊重多元文化。

問題是,你有想過取個英文名字會如何影響你在就業市場上對潛在雇主的吸引力嗎?在台灣,許多外商公司都會用英文名字互稱,甚至變成流行。但如果你想要去國外找工作呢?

低學歷工作,取得英文名有用

在就業市場上,關於性別或種族歧視的討論不少。舉例來說,同樣職位、同樣學經歷的男女薪資一直都有差異,而且女性薪資較低的情形很普遍,並非侷限於部分產業。但這究竟是來自我們看不見的人格特質差異(比如說女性不喜歡競爭),還是因為雇主有性別歧視,則需要進一步探究。舉例來說,有經濟學家就設計實驗測量人們對競爭的態度:在請人做某個工作的時候,看他會選擇「論件計酬」還是參加「贏者全拿競賽」。透過測量原本看不見的人格特質,我們就能控制這項特質的影響,來看是否還存在薪資上的性別歧視。

問題是,即使是控制了一項特質,還是可能有別的差異造成薪資差異,而不見得就是雇主的歧視。

為了直接測量就業市場上的姓名歧視,在哈佛和芝加哥大學的實驗經濟學家做了一個實驗。他們送出近五千份學經歷類似的履歷,去應徵當地低階藍領的工作,其中一半的姓名是美國黑人社群常見的名字,像是Lakisha跟Jamal,但是另一半的履歷上則寫著美國白人常見的名字,比如說:Emily或 Greg。實驗結果發現,白人常見姓名有面試機會的機率是9.65%,比黑人常見姓名(6.45%)要高出一半。表示即使控制了履歷上可見的資訊,號稱種族平等的美國依然存在著雇主對美國黑人的就業歧視。[1]

最近有澳洲的經濟學家用類似的實驗研究當地的就業市場:他們送出四千七百份類似履歷,只有名字隨機給定為Michael Smith (白人)、Feng Lin (華人)或Michael Lin (改用英文名字的華人),但三組履歷連住址街道都一樣、只有門牌號碼不同,也都宣稱念過澳洲當地高中、都用白人口音錄製電話留言、排除這些因素的影響。實驗結果顯示,白人履歷有面試機會的機率比華人高8%。而改用英文名字,在低薪藍領工作可以大幅降低這個差距,卻在高學歷人力市場沒多大用處、邀請面試的機率增加有限。[2]

高學歷工作,當地學經歷才是關鍵

針對擁有大學學歷的移民,加拿大的經濟學家則做了更大規模的實驗,總共送出近一萬三千份履歷。加拿大採用點數制篩選,所以加拿大移民普遍學歷不低。

但即使同樣擁有在加拿大當地的學經歷,光是姓名改為移民來源大宗的印度、巴基斯坦、華人常見姓名(如Shreya Sharma, Chaudhry Mohammad或Tao Wang),甚或是希臘常見姓名(如Lukas Minsopoulos),就會讓回應邀請面試的機率從16.0%降低到11-12%。[3] 這表示雇主會因為看到外來移民常見姓名而懷疑求職者的語言能力,卻忽略履歷上顯示良好語言能力的其他指標。

有趣的是,他們也有考慮「改用英文名字但維持華人姓氏」的情況(如Michelle Wang),結果發現同樣擁有當地學經歷時,華人的移民第二代改用英文名字,面試機會依然顯著較低(12.5%)。

如果學經歷不在加拿大,要怎麼要扭轉劣勢呢?

有趣的是,實驗結果顯示,此時如果華人改用英文名字,收到面試的機率居然能大幅回升,弭平學經歷的劣勢。也許因為這個結果太特別,論文並未多作著墨。

但是看到這樣的正面結果,想到國外工作,沒招的時候,也許取的英文名字還是頂有效的。


[1] 請見Bertrand and Mullainathan (2004), “Are Emily and Greg More Employable Than Lakisha and Jamal? A Field Experiment on Labor Market Discriminati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4(4), 991-1013.

[2] 請見Ooi, Chowdhury and Slonim (2017), “Racial Discrimination and White First Name Adoption: A Field Experiment in the Australian Labour Market,” working paper,改寫自Ooi的博士論文第一章。

[3] 請見Oreopoulos (2011), “Why Do Skilled Immigrants Struggle in the Labor Market? A Field Experiment with Thirteen Thousand Resumes,”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 Policy, 3(4): 148-71.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