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奇異大裁員1.2萬人 前「工業之王」問題出在哪?

精華簡文

奇異大裁員1.2萬人 前「工業之王」問題出在哪?

8月上任的奇異執行長佛蘭納瑞。 圖片來源:奇異官網

瀏覽數

19816

奇異大裁員1.2萬人 前「工業之王」問題出在哪?

Web Only

百年老牌奇異(GE),近年大力擁抱科技、創新,甚至被稱為「125歲的新創公司」。這個媒體爭相報導的數位轉型典範,竟然在交棒3個月後就進入緊急狀態。剛下台的明星執行長伊梅特究竟犯了哪些錯?傳統製造業要靠物聯網科技轉型,會不會終究只是美夢一場?

今年9月,《哈佛管理評論》刊出長文:「我如何再造奇異!」文章一旁的特大張作者照片,是奇異(GE)剛卸任的執行長伊梅特(Jeffrey Immelt)。

伊梅特以第一人稱方式自敘,他如何在16年間,走過衰退與經濟泡沫,對奇異進行一場徹底的改造,重新定位為一家「能定義物聯網未來的數位工業公司」。

「奇異已經做好在未來勝出的準備!」他強調。

奇異前任執行長伊梅特。(圖片來源:flickr@Gage Skidmore CC BY 2.0)

3個月後,原本應當是準備要歡度耶誕的時刻。奇異的發電部門計劃裁員1.2萬人,佔全公司30萬員工的4%。這波年終大裁員被視為8月上任的新任執行長佛蘭納瑞(John Flannery),大刀改革與35億美元成本撙節的一環。

過去1年間(截至美國時間12月18日),奇異股價大跌44%,市值蒸發了約1千億美元,幾乎快等於一家IBM的市值。就連股神巴菲特,也放棄了自金融海嘯以來就一直相挺的奇異股票,根據美國證交所的文件,今年兩季就拋售1060萬股,套現3億美元,並轉買科技股。 

奇異,和他著名的前任執行長威爾許(Jack Welch)創造的「六個標準差」,一直在全球製造業有著神話般的地位。但在過去一年,當美國經濟往上走,科技股大噴發的榮景中,象徵美國工業實力的奇異卻表現低於道瓊指數的大盤平均。甚至連道瓊工業指數中,「工業之王」(King of Industrials)的位置,10年來第一次被波音搶走。

華爾街認為,奇異如今淪為道瓊表現最差的股票,代表一個舊時代的結束。

新任執行長佛蘭納瑞直言:「無法接受」,除了大砍發電部門員工,更一刀砍了象徵穩健經營的股利分紅,這是自2009年金融海嘯以來,奇異第二次削減股利分紅,也是125年來第三次削減股利分紅,造成投資人恐慌,分析師質疑。

奇異發電部門出問題已經不是祕密。「不確定裁員的效果,是不是足以扭轉發電事業,或者整個奇異(的未來),」CFRA分析師柯里多(Jim Corridore)在報告中寫道。

問題1:發電本業競爭力下滑

從2016年底,奇異股價就一路下滑,在投資人的壓力與不滿,是伊梅特在今年8月交棒給佛蘭納瑞、提早下台的原因。

「2018年對奇異是『重啟』(reset)之年,」佛蘭納瑞在隨後的媒體採訪中說。

「從我們最近的表現來看,很明確地,我們需要做一些緊急的大改革,」他指出。

在新執行長的全面改革下,奇異7日宣布旗下電力部門計劃全球裁員1.2萬人。(圖片來源:奇異官網)

佛蘭納瑞開始進行大規模重組。《經濟學人》分析,其重組策略有三大元素:「削減成本」、「強化企業文化」、「回歸本業」

他聚焦醫療、航空及發電能源三大業務。這三大業務佔奇異營收約58%。

砍掉非本業的廣播事業、家電事業並裁減金融部門,軌道交通業務和油氣業務則被劃歸在出售或分拆的清單中。預計到2018年底前,削減成本約30億美元。12月這波發電部門大裁員,就是成本精簡的一環。

因為該部門競爭力,已經岌岌可危。

美國電機企業領域的王牌分析師,摩根大通的圖沙(Stephen Tusa)是最早開第一槍,在去年6月將奇異調降評到「低於大盤」評等的分析師。

他在《霸榮週刊》專訪時指出,三菱重工即將推出一個比奇異效率還高,而且訂價很具競爭力的燃氣渦輪機。因此,在燃油與天然氣發電領域,「奇異己經不是領導者,三菱將在技術上超越他們。」

問題2:前任明星留下的爛攤子

其次,是威爾許時代的成功模式「奇異融資」(GE Capital),變成營運的問題核心。

威爾許的年代,是奇異最輝煌的年代,他大舉併購,任內進行約600件併購案,包括買下RCA而獲得旗下的NBC電視台。威爾許時代的大里程碑,就是聞名遐邇的奇異融資。這個融資公司成為奇異的核心,將奇異從一家製造業本位的企業便完金融控股公司,而在2000年將GE的股價帶上史上的高峰。

奇異金融這種不用蓋工廠就能賺錢的金融操作模式,卻在金融海嘯重創奇異。美國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在2013年判定奇異融資為「具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簡稱SIFI),必須受聯邦政府監管。從此奇異金融不能自由配置資產,也讓這家奇異的核心逐漸成為包袱。

也因此有外媒批評,威爾許帶著「全球最佳執行長」的明星光環離開,卻埋下奇異日後的災難。

奇異前任執行長威爾許。(圖片來源:奇異官網)

威爾許的繼任者伊梅特開始整頓,將非本業的業務逐步砍掉,包括出售奇異融資下的資產。希望到2018年能有9成營收來自核心的工業,來自奇異金融的營收降到1成。

雖然奇異努力回歸本業,但集中的結果是2014年起原物料與油價下跌,奇異核心的油氣事業部受創。近年新興發展的發電事業,因為全球性新興能源發展,對傳統燃煤燃氣的渦輪發動機等產品使用量下降,營收也不理想。寄予厚望的工業物聯網新業務,則尚未產生有影響力的營收貢獻。

而且,奇異過去最為人稱道的就是超群的管理,但在伊梅特時代,螺絲卻開始鬆脫。據了解奇異的內部人士透露,伊梅特時代雖然投入許多創新,卻沒有訂出具體獲利目標。針對這個問題,佛蘭納瑞承諾將依照資料及具體數據來擬訂策略目標。(延伸閱讀:兩大錯誤掩蓋伊梅特功勳 奇異宣布新執行長

此外,這名新任執行長也努力讓奇異更透明化。他坦承,過去奇異的複雜傷害了奇異的營運。

過去財務系統沒有統一標準、十分混亂,這讓外界難以透視奇異的真實財務全貌。譬如核心工業部門對外公布來自營運的現金流是70億美元,但自由可運用的現金流實際上只有30億美元。佛蘭納瑞承諾會提高業務的現金流。

奇異最大的企業文化改革會由上層開始。佛蘭納瑞會重新調整高階主管的薪酬。同時改革董事會成員。這群成員被批評在奇異營運表現掉漆時,也不曾提出挑戰與質疑。

問題3:轉型物聯網效果不彰

另外,這一波股價崩跌,也形同市場對奇異近期力推的數位轉型,包括鉅資打造的Predix工業物聯網平台,投下不信任票。奇異在跨入近年熱門的物聯網、AI及智慧製造、自動化等科技趨勢上,沒有顯著的成效和進展,讓奇異在這波科技競賽中失去先機。 

2014年,奇異推出全球第一個工業數據蒐集與分析的平台Predix。這個平台可以監控飛機、渦輪、核磁共振的機器設備,並蒐集機器高速運轉下的大數據,藉由分析這些數據提升營運績效。其實也就是一套網路平台串接起奇異旗下重要的工業業務部門。隔年,奇異就把集團內所有數位部門整合成GE Digital,還訂出一個遠大的目標,希望在2020年成為全球十大軟體公司。這個目標要靠的就是Predix平台。

但目前的營運狀態及股價,凸顯奇異在物聯網的美夢尚未成真,佛蘭納瑞也在上任後,下調原本設定GE Digital在2020年的營收目標,從150億美元調到120億美元。

摩根大通分析師圖沙更在《霸榮週刊》專訪直言,奇異「過去5年間,花了幾十億美元改造,但在獲利改善卻是成效甚微。」

也因此,奇異這波集團瘦身,外界也觀察是否影響近期往物聯網轉型的方向。

這是百年奇異一個時代的終結,還是大整頓後的再起?道瓊寫實的數字與投資者豪不留情的反應,會是新任執行長最大的難題。(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