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七張圖表 破解彭淮南20年如何改變台灣經濟

精華簡文

七張圖表 破解彭淮南20年如何改變台灣經濟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28316

七張圖表 破解彭淮南20年如何改變台灣經濟

Web Only

對7、8年級生而言,央行總裁等於彭淮南,很難講出其他人的名字。明年2月,彭淮南將走下政治舞台,告別主持20年理監事會議的中央銀行。他帶給台灣經濟哪些改變?新總裁會不會守住「彭淮南防線」,確保出口競爭力?

曾被點名為下屆央行總裁人選的林全,9月卸下行政院長,高興地說要趕快去辦老人卡。相較於林全66歲卸下公職,在位將近20年的央行總裁彭淮南,已年近80。這位比美國任期最長的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任期還長的總裁,歷任4位總統、15屆內閣,將在2018年2月25日走下政治舞台。週四(12月21日)的央行理監事會議,是他總裁任內最後一場大秀,備受關注。

儘管各界勸進聲浪不斷,新央行總裁人選也青黃不接,但彭淮南就像是播放錄音帶似地,一再重複:「央行總裁是我最後一項公職,也是我最後一個任期。」

最大功勞:穩定匯率

在民粹高漲的台灣社會,為什麼「內閣最老面孔」彭淮南民調支持率居高不下,也在藍綠立委陣營最吃得開?

中研院經濟所研究員陳明郎認為,要歸功於彭淮南的高政治敏感度。他舉例,兩岸服貿沒過,對金融業去化游資影響很大。「廠商在台灣看不到未來,不向銀行借錢,然後你又不讓銀行借錢給在大陸的台商,結果才有近年來10兆資金閒置在銀行,」陳明郎認為,彭淮南口口聲聲說要盡力去化游資,但不見他出面呼籲10兆資金應該去支持產業的海外投資。

高支持率讓彭淮南能捍衛專業,成為罕見公開與企業家、立委唱反調的行政首長。他曾經在匯率問題上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隔空交火,最近有立委希望開放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NDF),彭淮南霸氣回應:「自己一輩子不會開放。」

無論外界叫他「強勢總裁」或「獨裁者」,攤開總經數字,彭淮南領導央行五分之一個世紀,通貨膨脹率維持在2%以下,匯率介於28.5至35.3之間,俗稱「彭淮南防線」。

「穩定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功勳,」國票金總經理丁予嘉說。

在金融風暴上台,堅持促貶不促升

時間倒帶回1998年,當時亞洲金融風暴正熾,泰國、印尼、南韓遭到外資炒家狙擊,亞幣競貶,重創經濟。彭淮南坐鎮央行,一年內三度降息,同年關閉NDF,儘管被罵金融自由化開倒車,但讓台灣倖免於難。

彭淮南的「炒匯殺手」盛名在外。他對自己外匯交易的功力,頗為自豪。他曾公開談,他在當央行外匯局局長時,為了讓外資投機客搞不清楚方向,常常是要買的時候先賣,要賣的時候先買。

前德意志銀行總經理、遠銀董事吳均龐也有切身經驗。他說,外匯交易員為了炒作外匯,常會聯手在整點買或賣台幣,造成台幣大幅波動。

他印象深刻,有一年彭淮南在下班後找了幾家外銀總經理,問大家:「為什麼外匯交易室都在10點買/賣外匯」,他笑笑地問,也沒有直接要求大家不准做,但給在場外資銀行主管很清楚的訊息:他都知道市場動態,你們最好小心。

但彭淮南促貶不促升,卻苦了進口商和一般民眾。因為台幣不值錢,進口商從國外買原料或民眾購買舶來品,就要花更多錢。

丁予嘉認為,彭淮南對匯率保守,跟他在亞洲金融風暴上台有關。「如果外匯不穩定,對島國影響很大,讓他對外匯有陰影,」丁予嘉猜測。吳均龐也說,台幣不是國際貨幣,市場流通量小,很容易成為外資炒作標的。再加上,台灣不是IMF、世界銀行和亞銀的成員,一旦熱錢匯入,沒人會救台灣,因此彭淮南才會強勢維持守勢。

壓低利率,成炒房推手

具爭議的,不只匯率政策。19年來,彭淮南讓台灣的利率從6%多降到不到2%。兩波大幅度連續降息就在2001年和2008年,先後是美國達康泡沫破滅、911恐攻和全球金融海嘯,美國經濟衰退,台灣遭殃,當時央行幾乎月月降息。

央行降息,廠商向銀行借錢的成本降低,有助刺激景氣回溫。但長期在利率低檔徘徊,存款戶利息變薄,荷包大幅縮水。

更嚴重的後遺症是,低利率形同鼓勵房市炒家向銀行借錢炒房,造成房市狂飆。儘管央行2010年祭出房貸管制,仍壓抑不住房價一路上揚。

「經濟不好,還是要有正常的利率水準,但在經濟好轉時,又未調升利率,資金成本的概念全沒了,」陳明郎不滿地說。他舉例,他1995年買房,貸款700萬,每個月利息要繳5萬,但現在貸款2700萬,每個月利息竟然只要繳4萬。難怪投機客都向銀行借錢炒房。

陳明郎認為央行的問題在於,兩個時段大量降息,藥下得太猛,又沒在經濟好轉時,把利率調回來。

國外主要央行決定利率政策,大多看兩個指標:就業和物價。但在台灣的「中央銀行法」,央行經營目標之一,叫協助經濟發展。因此,彭淮南不只常寫報告給總統,提供海內外經濟局勢觀察與政策建議,也影響他的匯率政策。

丁予嘉觀察,彭淮南很重視台灣經濟成長課題。台灣投資環境愈來愈差,外人直接投資愈來愈少,結果台灣經濟只靠出口獨撐,「如果他放手讓台幣升值,台灣經濟成長最後的動力就會跛腳!」丁予嘉說。

比較少人知道的,他也是央行經濟研究處計量經濟科的主要推手。

華南金控副總經理徐千婷,曾長期在央行經研處服務。她說,彭淮南雖沒有博士學位,但本身愛研究,也重視研究。彭淮南私下常自豪地說,在他手上成立了計量經濟科,做總經預測和政策模擬,「足見他對科學化經濟分析的重視,他就是一名經濟學家,」徐千婷說。

專注、認真、愛閱讀,讓彭淮南總是做好準備,甚至預先看見危機。1997年他當中國國際商銀董事長,韓元還沒受狙擊前,他就下令外匯交易室停止與韓國交易,避開日後危機。2016年6月英國脫歐公投,台灣時間中午傳出脫歐派勝出,央行也是財經部會第一個寫出完整報告。

彭淮南將在2018年2月25日將結束央行總裁任期,明天(21日)是他任內最後一次主持例行理監事會議,備受市場關注。(天下資料)

隨著央行進入後彭淮南時代,穩定的雙率政策,還會持續嗎?

未來,央行還會維持「穩定」嗎?

丁予嘉說,答案是也不是。他認為,頭兩年,新總裁的作風不會變,但慢慢地利率會往上走,匯率政策文風不動。「OECD國家的生產者物價指數(PPI)一直往上衝,但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是平的,代表企業利潤愈來愈薄,各國政府面臨的難題是,如何讓通膨健康上升,」丁予嘉解釋。

另一個挑戰將是央行監理,如何因應新時代的需求。吳均龐以金融科技為例,央行是銀行中的銀行,但隨著科技業跨入金融業務,央行在加密貨幣、區塊鏈、P2P小額匯兌必須有更開放的心態。

「未來是還沒划過的水路,」吳均龐充滿詩意地說,新央行舵手的責任,將要在維持經濟與金融穩定之虞,還能因應跨業與新經濟業態的挑戰。(責任編輯:王珉瑄)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