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陳奕迅專訪:我不想叫陳奕迅

精華簡文

陳奕迅專訪:我不想叫陳奕迅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15256

陳奕迅專訪:我不想叫陳奕迅

Web Only

他會在新歌發表會、訪談中,不斷提到各個專輯創作者的名字,因為他總想讓大家知道,是自己碰到一些很厲害的才華,才有今天的成就。「我小時候很討厭自己的名字,」陳奕迅說,「我一直都是很隨波逐流的人,我覺得應該跟著大隊走,我是這樣的人。」想要不被突出的小孩,長大成了舞台上的巨星,外界看陳奕迅很有自己個性、有個音域很廣的嗓音,好像唱什麼都輕輕鬆鬆、手到擒來,但其實陳奕迅對音樂是嚴肅、對自己很挑剔。

採訪完陳奕迅後和攝影記者在人行道上聊天。他憂喜參半地說,「怎麼辦?我拍到的都是Eason各種古靈精怪的表情,好像沒有一張比較正經的?」還來不及反駁,攝影又忍不住露出有點得意的表情說,「不過,這就是Eason!」

除了那些熨貼人心的歌曲,陳奕迅的率真性情與謙和風度,是歌迷們愛他的另一個原因。

作為華語樂壇的標竿人物,43歲的香港歌手陳奕迅,被封為歌神張學友的接班人,因為英文名字叫Eason,所以也被歌迷暱稱為E神。陳奕迅的國語招牌歌曲包括《十年》、《好久不見》、《K歌之王》、《愛情轉移》等,新專輯《C’mon in~》又唱紅了《誰來剪月光》、《披風》。

陳奕迅性情率真,與歌迷無話不談。(王建棟攝)

他經常打扮新潮,頂著一頭誇張捲髮或是愛因斯坦式的爆炸頭;在台上和歌迷無話不說、瘋瘋癲癲像個沒長大的小孩。他也會在新歌發表會、訪談中不斷提到各個專輯創作者的名字,因為他總想讓大家知道,是因為自己碰到一些很厲害的才華,才有今天的成就。

出道22年,發行超過40張國語、粵語專輯,陳奕迅曾被《時代》雜誌形容為影響香港樂壇的風格人物。根據中國道略音樂產業研究中心發表的《2016中國演唱會年度報告》,去年陳奕迅在中國開了21場演唱會,拿下3.07億人民幣(約13.8億台幣)票房,在華人歌手中排名第二(第一名是周杰倫,3.27億人民幣;第三名是五月天,2.40億人民幣)。

現在的陳奕迅,就像新專輯裡《放》的歌詞:「放開形象/跳出約束的框框/放下習慣/自由需要一點膽量」,或許還沒辦法完全「隨心所欲/我說的算」,但他自己也說,「現在做事比較自量、量力而為。」

外界看陳奕迅,做音樂輕輕鬆鬆、手到擒來,但實際上,他是很嚴肅的,對自己很挑剔。(王建棟攝)

我不想叫陳奕迅

陳奕迅的「迅」字,是由魯迅而來,陳爸爸喜歡魯迅,他和哥哥的名字裡就都有一個「迅」字。

「我小時候很討厭自己的名字,因為我覺得這名字很離群,沒有人有奕字,也沒有人有迅字。我一直都是一個很隨波逐流的人,我覺得應該跟著大隊走,我是這樣的人,」陳奕迅說,從小到大都喜歡熱鬧,喜歡群體社會的概念,連英文名字都想叫William或Jack,很普通的,不想叫Eason。

想要不被突出的小孩,長大成了舞台上的巨星,外界看陳奕迅很有自己個性、有個音域很廣的嗓音,好像唱什麼都輕輕鬆鬆、手到擒來,但其實陳奕迅對音樂是嚴肅、對自己很挑剔。

就連新專輯包裝的細微瑕疵,他也很在意。不完美讓陳奕迅挫折。(王建棟攝)

發脾氣的原因都是自己

「你看你手上的專輯,有沒有發現什麼包裝上的問題?」陳奕迅指著折折疊疊、包裝設計複雜的CD,挑出了原本該有兩道折痕,但卻因有一道折痕比較淺,讓專輯沒有百分百密合的細微瑕疵。

不完美讓陳奕迅感到挫折。

「他從來沒有因為人家做了什麼而發脾氣,發脾氣的原因都是因為自己,」陳奕迅經紀人甘菁菁說,陳奕迅對自己要求很高,如果演唱會上覺得沒有唱好,一下台就不講話。

「他幕前幕後一個樣,上次在台灣辦四場演唱會,第一場唱得很開心,安可了5首歌;第二場狀態不好,結果連一首安可都沒有!」看過無數次陳奕迅唱同一首歌,甘菁菁認為,他最厲害的地方是每一次都能把同一首歌唱出不同感情。

王建棟攝

一首《十年》,站穩兩岸三地的天王地位

陳奕迅也是選秀比賽出身,1995年他還在英國金士頓大學念建築系時,暑假回香港參加新秀歌唱大賽,唱了張學友的《望月》一舉拿下冠軍、開始出唱片。

但其實他是一直到2003年唱了台灣製作人、作曲家陳小霞譜曲、林夕作詞的《十年》,才算奠定了兩岸三地天王歌手的地位。

「為什麼2003年會有《十年》這首國語歌,是因為2002年我唱了粵語版的《明年今日》,當時唱片公司說這首不做國語版很可惜,大陸肯定會紅,那時都會考量中國市場啊,」陳奕迅說。

他回憶,當時自己很反感,為什麼要為了打市場去做一個迎合觀眾的版本,但後來第一次在中國公開演唱《十年》時,發現台下上萬人都跟著合唱,才知道《十年》真的是讓他站穩中國市場的一首歌。

陳奕迅從來都不是會跟唱片公司對抗的藝人,就像他對待身邊的人一樣,會希望大家都開心,他覺得自己滿幸運,既有流行的口水歌,也能唱那些藝術成分較高的歌。他現在已經能完全主導自己的專輯製作,想找什麼人合作都能有好結果。

接受《天下》專訪時,陳奕迅的表情豐富,一度讓攝影記者難以招架,直呼「這就是Eason!」(王建棟攝)

一身把清水變雞湯的本事

「陳奕迅的心胸相當寬大,他的能力絕對是比我們看到的還多出很多,但跟他合作的同時,或許他能力已經比你強了,但他還是會很尊重你的專業,所以所有作曲、作詞人,都會想把作品交給他,」為陳奕迅寫了《十年》、《好久不見》等經典歌曲、也為他製作《黑.白.灰》專輯的陳小霞觀察。

她認為,以陳奕迅現在的地位,想要出專輯太容易了,一下子就能拿到很多好歌,但可以看出他做每張專輯都花了許多時間磨練,「他是喜歡挑戰的人,每張專輯都會思考很久,並不會滿足於『這歌好聽我就唱了』的簡單做法。」

陳小霞回憶,當年她並不覺得《十年》是自己特別出彩的作品,但製作人陳輝陽很喜歡,拿去找林夕做廣東歌詞《明年今日》,給了陳奕迅唱,在香港大賣。

「這大概就是Eason厲害的地方,可以把清水變雞湯,」她記得提出要做國語版時,陳奕迅一口回絕,後來是因為尊重她是製作人,就答應了。

「對於唱歌這件事,他常用看似輕鬆的方式來表達,實際上對他來講,是很嚴肅的,」陳小霞認為,陳奕迅有一種聽不膩的聲音,「透露一個小祕密,我在錄音室裡聽過他唱聲樂,唱得很好。」

王建棟攝

《好久不見》是為了唱給那個他

問陳奕迅為什麼總能把歌唱得真摯動人?他笑著說,「欸,其實我也很想知道!」

他形容自己是old school(老派)的人,喜歡看書、不那麼喜歡社群媒體,「我常覺得沒什麼好講的,我的東西都在歌裡了吧,大家都知道了吧。」

他說看歌詞就像看文章、看詩一樣,沒有給自己設定特定的風格,「像《好久不見》這首歌,我一聽到,就覺得這首歌如果張國榮還在世的話,肯定會唱得很好聽,我唱這首歌的方式是因為他,或許我跟其他人一樣,很想念他,想暗地裡向他致敬。」

這次幫新專輯寫了5首詞的葛大為指出,陳奕迅經營音樂的態度,是很謙虛地吸收創作者給他的能量,「我覺得這是比較難得的,別人可能會覺得像他這樣的歌手很麻煩,但我每次和他合作幾乎都沒有什麼修改,他會聰明地接下你給他的球,像是黑洞一樣一直在吸收,然後轉換成他自己的東西。」

嘿,別怕!

葛大為觀察,陳奕迅是會把心事與煩惱放在自己心裡的人,他會希望照顧到每個人、讓每個人都開心,「我這次寫的幾首歌,就像他暗地裡的內心活動,對外像是浪子啊、瀟灑啊,但所有的隱忍都在家裡頭,大概就是我們這個年紀的角色設定。」

如果走在香港街頭,遇上的路人會對陳奕迅說,「要為香港多做點事啊!在香港多唱點歌!」或許現在香港、台灣比較沮喪,但陳奕迅想在新歌《披風》裡告訴大家:「我懂你呀/做了惡夢/像獨行俠搞丟了披風/想飛飛不動/也不威風/嘿別怕/還有晴空」。(責任編輯:李郁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