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全閱讀週年慶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花非花,樹非樹,李霽的植物計劃想說的是...

精華簡文

花非花,樹非樹,李霽的植物計劃想說的是...

圖片來源:黃明堂攝影

瀏覽數

9430

花非花,樹非樹,李霽的植物計劃想說的是...

Web Only

將植物作為一項藝術的材料,深入它的內涵,它的微存在,以及它在世界上存在的位置,在台灣,李霽算是第一人。

他的植物裝置藝術辨識度高,不拘泥於任一形式,自成一格。

他是李霽,一位具備建築背景,卻在近年讓植物藝術不斷翻飛出許多可能性的青年藝術家。

從台菜香檳餐廳裡,大件垂吊的植物裝置,仿如中國園林的堆疊,層次分明,重新形塑植物與空間的關係;到與法國精品愛馬仕合作的年度主題藝術家櫥窗《未來博物館》;到最新的合作案,忠泰建設明日綻接待中心裡,大小共7件的《Sketch, Model, Detail》作品。

《Sketch, Model, Detail》是呼應建築從草圖到3D立體形貌,與居住者的細節感受的三部曲。也是以台北中山北路的歷史與地景樣貌,用植物計劃以相對位置佈局、重組的裝置作品。

 「植物的議題,不新也不老,有文化性的表裡,李霽使用的材質,接近人接近生活,可以想像;作品的尺寸,不太大也不太小,可以幻想,不會產生壓力,是一種很舒服的觀看,」忠泰集團副董事長、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李彥良談及李霽作品時說。

巷弄裡沈靜的革新者

台北市西區承德路巷弄裡,一棟50年的老公寓一樓,李霽的「質物霽畫工作室」今年2月遷居於此。老公寓裡狹長的空間,沿著牆面端坐著幾件曾經展出的作品,與進行中的未完之作,既是藝廊也是工作室。

團隊成員安靜地專注於作品,在一塊原生的裸木枝幹上佈局著青苔,「苔原以一點一點沾黏上去再重新塑形,運用快速乾燥技術,重新染色,」帶著記者參觀的質物霽畫執行總監游智皓解釋。李霽以鷹架、層版手造的小宇宙工作站位在最後方。

在2011年,當他還任職於建築事務所時,就一邊嘗試花藝創作,一邊在粉絲專頁上分享,至今積累出一群粉絲與藏家,經常關注著他的新作與動向。

從花藝創作蛻變到植物藝術,並將植物視為一項藝術的材料,深入它的內涵,它的微存在,以及它在世界上存在的位置,在台灣,李霽算是第一人。

「這麼做的用意,與我自己的成長背景,原生家庭有關,」李霽的父親是牧師,從小受到聖經故事啟發,讓他從小認識到人與環境,環境與上帝的關係;而且,老家在花蓮,幼時每年都會在花蓮住上幾個月,從老家看出去是海,後面是山,這份與自然的連結,根深蒂固。

2015年,他在富錦樹台菜香檳的裝置作品,放大了人們對花藝創作的認知,植物脫離了餐桌的擺飾配角,成為空間的主角。

他回想,因為那時餐廳的空間很空,服務人員和顧客之間少了些心理層次,「我用了傳統中國庭院景觀園林的概念,讓植物成為錯落其間的大型量體,讓坐落在不同位子的人看見一些不同的景致,從近景、中景與遠景創造出假山水。」

而且,放任著植物從鮮綠到乾褐,「生命的時序,對我來說是正常不過的事,」李霽說,就像植物,從土裡誕生,最終歸於塵土。

植物的藝術,未來的博物館

很多人好奇,我如何將這兩者(建築與植物)建構在一起,對我來說,「這是生活裡實際發生的事,都在講空間、講生活,講環境與我們生活的連結。」

2016年底,他為台灣愛馬仕的年度主題櫥窗,以「未來博物館」概念,將因為氣候變遷而導致或已然消失的物種生態,依其地形、地質、土壤,植物與動物的微型地景,在13個櫥窗中,以每一個櫥窗都是一種生物的環境場域,一一重構展現。

為期三個月的展出,獲得許多好評。「李霽的作品藝術性高,他關心氣候環境,將他對植物藝術的熱情,以擅長的手法表現得淋漓盡致,並且完成度高,令我們的櫥窗藝術總監感到驚艷,台灣愛馬仕表示。

很少有人像他,那麼專注在植物藝術上,並且走在最前面。李霽坦承,這條路在台灣還很新,一路走來很辛苦,「但也因為很新,充滿可能性。」

那麼工作室生存沒有問題嗎,他的嘴角漾起了笑意。曾經有人問我,「你是不是家裡蠻有錢?」李霽說,其實不是。一直以來都要面對很多壓力,要繳房租、要支付員工薪水,我記得有過兩三次,發完薪水,公司就沒有錢了,「一直還是要煩惱這些事,也很幸運地,撐到現在,」語氣裡淡淡的,說得不鑿痕跡。

跑步在某方面解救了我。

他說著,前年底看到一部紀錄非專業跑者的極地馬拉松紀錄片,讓他重拾過去的跑步練習,今年將進一步挑戰極地馬拉松。

他的柔性與韌性,也像極了植物,藏著難以言喻的可能。以下為訪談摘要:

我好像是藝術家身份,但我也是(品牌)經營者。

我花了大量時間思考每一件作品,到底要用什麼質材去表達,這些材料之間的關係與架構,很像建築。例如,想像從外圍要經過什麼樣的路徑抵達大門,那道大門是厚重的或輕薄的?通過它後,會是迂迴的或直抵玄關與房間?

我將這些佈局想像成建築空間的體驗,作品本身有一種觀看的路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進入。每一個作品都希望能打開每一個人的想像。

建築的訓練影響我很深,要決定那一筆一畫,那一種顏色,都是要有意義的,要有參數依據。我認為,美學的價值是建立在思考之上,現在美學被操作得有些樣板,我想要做的,是讓美醜這件事,脫離二元思考,而有多面向的觀看可能。

我的初衷還是做一個有社會責任,對環境關心的建築師。植物藝術包容性大,和建築、環境可以接軌,愈來愈接近我想做的模式。這幾年的經驗,讓我體會到:

做自己相信的事,就會吸引相信你的人,自然而然地。

最終,我希望質物霽畫能夠成為一個可以完整討論生活美學,與居住空間的完整光譜的計劃。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歡慶 全閱讀2歲了】無限暢讀,再贈$300隨行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