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高出低進」沒人才    4年後,台灣人才缺口全球最嚴重  

精華簡文

「高出低進」沒人才    4年後,台灣人才缺口全球最嚴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6466

「高出低進」沒人才    4年後,台灣人才缺口全球最嚴重  

Web Only

人才爭奪戰在全球如火如荼開打,4年後,台灣將成為全世界人才缺口最大的國家,但這場戰役中,台灣總是缺席。今年四月行政院院會通過的「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雇用法」草案,在五月底立法院經濟委員會上審查時引發爭議,再次掀開台灣面臨腦礦流失,卻對開放仍有顧慮的困境。全球競爭下人才的流動(Brain Circulation),放在台灣,卻變成單向的腦礦流失與枯竭(Brain drain)。這也才讓政府驚覺,必須找到高端專業技術的人才,但人才在哪裡?有多少企業需要這樣的人才?

今年主計處首度公布統計,正視台灣人才外流的議題。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至少就有72萬4000人,高達72.5%都是高學歷。相反地,台灣的外籍白領人才僅3萬人,這數字還是包括將近一半的語言補習班外籍教師。

曾任經建會副主委研擬台灣人才政策、現任監察院監察委員陳小紅,則用「高出低進」形容這樣的困境,她的表情嚴肅,顯得焦慮。

根據萬寶華人力銀行調查全台1800家企業,有66%的企業關心人才外流議題,超過9成企業主認為政府和企業都沒有足夠的措施減緩人才外流和吸引人才回流。

迫切的需求,卻搭配嚴格的移民法規與低薪環境,外國人才想進也進不來。

怪象:沒工作簽證還得繳稅

高高瘦瘦,眼睛炯炯有神,今年不到30歲的法國年輕人阿偉(化名),畢業於法國知名電影學院,主修電影特效與動畫。兩年多前因為愛情來到台灣工作,卻台灣工作規定大學學歷,而法國學制跟台灣不同,文憑不被承認,申請多次都拿不到工作簽證,要合法進到台灣,只能結婚後靠依親簽證。

但結婚前,他甚至過了一年沒有工作簽證、但按薪水繳稅給政府的日子。「台灣對電影產業很不重視,相關職缺很少,薪水很低,語言溝通也很困難,」阿偉坦言,若不是因為愛,對於電影從業人員來說,不會是第一個選擇。

這樣的問題對來台工作外國專業人才來說,屢見不鮮。當雇主幫員工申請工作簽證時,所費程序與時間良久,長達半年。而等待的期間,外國人才就可能到其他國家。

高稅率、高管制 企業只能賣夢想

連台灣甚具代表性,研發電動機車的新創公司睿能創意Gogoro,打下世界級市場,但公司內部國際人才比例也不到一成。全台第一家研究電動超跑和賽車的新創公司行競科技,其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洪裕鈞也回憶,公司曾聘請一位頂尖的工程師,卻因為工作經驗未達到標準年限,沒有辦法來台工作,錯失人才。

「他們來台灣工作是重視台灣的實力,但台灣卻把他們擋在外面,」洪裕鈞感嘆。

台灣人才跟國外人才永遠是互補的,不是取代,不同文化的刺激與創意激盪,都是在這樣的狀況下產生,」不願具名的Gogoro高層解釋,聘用外籍專業人才為了創新與團隊合作,加上名額法規有限制,排擠效應甚少。

因為稅負限制,也讓許多外國人才望之卻步。根據就業服務法,外國人來台工作183天以下,扣繳稅率是20%%,但183天以上,最高稅率到45%,降低外國人才來台工作誘因,甚至希望公司補稅負差額。

這也導致,許多需要國際人才,願意給高薪的企業,在政府嚴格管制下,很難搶人,不管是行競科技或Gogoro,對國外人才賣的是夢想、創新與職涯發展,「我只能加倍用力去搶人才,因為Gogoro在產品有創新、文化也有趣,但總不能對每個人,你都賣夢想跟前景,」Gogoro內部高層感嘆。

台灣企業想要的人才進不來,而想來台灣工作的外國專業人才,卻可能超過九成企業都不需要。

萬寶華專業人才事業總經理吳璧昇,長期媒合企業和專業人才,他認為大部分企業沒有需求,「不是給不起薪水,就是產業發展上還不需要相關技術,沒有職缺給外國人才。」

吳壁昇觀察,很多外籍人士主動投遞履歷,想來台灣工作,「根本推不出去,企業端沒有聘僱外國人才的思維,」吳壁昇認為,台灣有97%的企業都是中小企業,注重的市場在台灣,需求自然少。

3萬外國人才分散,無法形成社群

人才的工作和生活無法平衡,也是問題。Gogoro曾經想延攬跨國行銷人才,但講到要搬到台灣的時候,對方發現台灣不像新加坡或香港,外國人無法形成社群,相對的很多程序和環境就不友善。

這些,都是台灣面臨人才淘空,想延攬人才時遭遇的困境。台灣面對人口結構與全球產業結構創新的變化,也曾提出不少解決方案。而這次「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草案」,看在陳小紅眼裡,有其時代意義,也認為政府是玩真的。

早在馬政府時期,就從人口、人力與人才三個構面開始思考政策發展,但2010年開始提出的方案像口號宣傳,沒有徹底落實。

陳小紅坦言,馬政府時期,偏重人口和人力政策,研擬提升生育率與青年就業,重點沒放在高階人才。「以前很少談創新產業,現在認真打拼還不夠,需要知識密集,加上新政府推產業創新,人才的品質得提升,」陳小紅分析,現在政府的政策方向擺明了推創新,才發現台灣缺了高端人才

過去,台灣推動育才、攬才與留才方案,推出僑外生留台相關政策。「僑生評點制度留才,是開放外籍專業人士的第一步,現在至少政府動起來,」陳小紅說,台灣現在時機成熟,但「再不落實,所有政策都是空的,因為沒人才可執行政府產業政策。」

攤開法案,被詬病的法規限制,包括稅負過高、居留與工作簽證問題,都開始鬆綁。「至少有給出明確的訊息說,我要開放,」陳小紅笑答。

舉例來說,拿到工作簽證的外國專業人才時間可從三年延長到五年,而眷屬同樣可依親居留;行政院也模仿新加坡發就業金卡,而專業工作者也可享有健保、退休金等福利。而稅負方面,在台灣待滿183天,年薪超過兩百萬元的部分半數可以不用課稅,期望減輕負擔,也放寬永久居留者在台灣居留的天數限制。

台大國發所教授辛炳隆指出,這次法案的確是延攬外國人才的必要配套,因為外國人才來台,考量的是待遇和工作願景。法案對於外籍專業人才和眷屬的工作權與居住權都有保障,更納入子女居住教育與工作問題。

假實習真工作如何解

但除了上述條文,草案中最大爭議點,就是台灣開放外國專業人才要來台找工作,可申請尋職簽證,最長可待一年。草案20條則開放全球五百大學生或畢業兩年內的外國畢業生可申請一年的實習簽證,在台灣專業領域實習。

這兩項條文引起外界極度反彈與質疑。辛炳隆認為,開放實習簽證等同於避開薪資門檻,缺少防弊機制,擔心假實習真工作,引進廉價勞動力,壓低台灣年輕人自身議價能力。他也認為,相關主管機關沒有解釋實習計畫如何審核,如何確保真正實習,保障學生權益。

但企業界反而樂觀,企業自己為了產業競爭力,也會篩選最好的人才,但前提是得開放,「先跨出這一步才能開始,讓他們愛上台灣,」Gogoro高層說。

這幾年因為各國亟欲培養國際化人才,歐美多鼓勵學生到海外實習,陳小紅觀察,申請台灣實習很困難,因為法規沒有相關簽證,認為政府可以透過限制實習時間,針對不同國家開放不同員額,不用擔心大開後門的問題。

法規的鬆綁與開放,看在業界與專家眼中,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效益,因為台灣人才困境,還是得回歸產業轉型與升級。

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認為,台灣的整體就業環境不好,產業無法升級,經濟像一灘死水,不應著墨在人才進來之後該怎麼辦,而是應該問,為什麼人才進不來,思考如何調整產業結構。

「會因為法律一修,優秀人才就來嗎?還是台灣只需要會說當地語言的人而已?」辛炳隆也批評,政府修法沒有評估衝擊與外溢效應,包括會帶動多少專業人才來台,外商投資與競爭是否有提升,都沒有評估。

吳壁昇分析,台灣傳統走電子零件製造業,是單一產品大量化,無法提升企業價值,就算政府開放,但延攬人才,跟產業息息相關。知識經濟時代,台灣在知識與創新的夾縫中要生存,「如果對吸引好人才沒有決心跟方法,也沒有舞台,台灣是沒有競爭力的,這個草案是解決外國人才來台困難的第一步,但沒有辦法解決真正的問題,」林之晨語重心長。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立即訂閱】深度觀點不間斷,每天不到7元